新筆趣閣 > 贅婿 > 《贅婿》第二二八章 圍城(二)
    ,

    對于半路上真會遇上方臘亂匪的情況,基本上還是出乎寧毅預料之外的。此時的杭州城中,這些人雖然憑借著地震的影響以及猝然發難所占的先機暫時能夠得以肆虐,但持續的時間必然不可能很長,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人就愈會傾向于憑借此時的城市廢墟做躲避,逃得生機再考慮下一步的計劃。

    考慮到這些人肆虐時間不會太長的同一時間,寧毅心中其實也在擔憂著太平巷那邊的情況,眼見著那街道上的慘象,而后竟會乍然遇上那十余名亡命之徒,寧毅也是愕了一愕。但事到臨頭需放膽,他也在第一時間做出了決斷。而后持刀奔走,后方剩余的人,也就在片刻之后,呼喝著朝這邊追趕過來。

    附近的幾條街區建筑本就不算好,此時已經被地震震得稀稀拉拉,有的地方圍墻倒塌,有的房屋本就被地震震開,經過了幾日時間的雨水沖刷,這時候剩下殘破的梯柱與房粱,也有早先的時間里經歷了火災的,剩下枯黑的殘垣斷壁。其實周圍完好的人家也是有的,有的家里還有人,關了門不敢出來,也有的因為這邊受災較重,在早先幾天以及今天的兵兇之中就已經逃掉。

    豐幾名身體上下被鮮血染紅了的兇徒便分了幾路在這些廢墟中追趕而來。奔跑在前方的寧毅只是一身書生袍,手上拿著一把刀,竟還再布條綁住,看起來實在有些不倫不類。但他沖勢迅猛,曾經早年在經歷某些車情時養成的這種持刀習慣幾乎也已定型,奔跑之中卻也有一股理所當然的氣勢。

    穿過前方的廢墟,轉身上街道,后方追趕的眾人也都改變了方向,有的翻過了轟然垮塌的矮墻,有的沖過烏黑的泥污。寧毅的跑速雖快,但這些人中,婁也有更快的,其中一名持單刀的高個子便明顯在速度上超過了其他人,當寧毅意識到轉彎的不明智,直接沖過前方一個廢墟時,那人已經將與寧毅之間的距離足足縮減了一半,沖過一堵矮墻時抓起一顆磚頭,轟的擲了過來。

    這時候戰場之上的遠程武器雖然以弓箭為主,但若是一般的爭斗,中程的時候終究還是隨處可見的石頭最為稱手,簡單方便,砸誰誰不好受,真正有些力氣的人其實多少都有練過這方面。寧毅正奔過一根柱子,砰的一下那石頭在柱子上爆開,飛濺的木屑與石塊濺得面部隱隱生疼,稍稍往側后方一看,那道身影與他之間的距離也就再度拉近了。

    再跑過十幾米的距離,只是穿過了一間原本該是客棧大堂的房間,后方的謾罵聲陡然停了一停,寧毅轉身奮力揮刀,深厚的黑影也已經躍了起來,遮蔽后方的日光。

    砰一的一聲巨響,幾乎在白日里都濺出了火huā來,大蓬的鮮血就從寧毅的身體陡然沖過,一道刀光幾乎是飛過了他的耳際,噗的一下,半截刀鋒扎進遠處廢棄的房屋木料里,隨后是砰砰砰的聲音。

    寧毅的手臂被這一下震得生疼,連他自己都不太清楚具體發生了什么,也很難確定后方飛躍劈砍而來的男人到底有沒有什么不可置信的眼神。他的這把防身刀具是自江寧臨走時托康賢找人給他打造,造型稍微傾向后世的軍刀、砍刀,利于單純劈砍,純以質量而言,康賢手底下能給他的東西,也絕對是百煉以上的好鋼,放在這年頭幾乎算是寶刀一把了。陸紅提曾說過他那些單純講究悍勇簡單的招式和風格在真正的高手大師眼前只是個笑話,但眼前這人終究不是什么高手大師,毫無huā假的一刀對撞,在陸紅提所留下的爆發氣功推動下,發揮了驚人凌厲的威勢。

    在視野當中,后方追趕的那人跳起猛地劈下,前方那書生也是在奔跑中奮力轉身一刀,隨后便是混合在一起的劇烈響動,躍起那人連人帶刀的被劈過去,幾乎整個xiōng腔都被劈裂大半,那尸體伴隨著觸目驚心的鮮紅sè就像是在書生身邊沖過的一桶潑墨,轟然沖瀉。而由于角度的問題,以這簡單一刀將對手劈開在旁邊的書生身上,竟連一滴鮮血都沒有染上,他只是踉蹌幾下,轉身便繼續奔跑起來。

    這一刀簡單粗暴,干凈利落到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也來不及細想,寧毅繼續狂奔,后方的人群在微微的安靜之后依舊繼續著嘶吼追殺,幾顆石頭差點落在寧毅tuǐ邊,不過失了力道,只是單純發泄罷了。跑到前方一個十字路口時,寧毅的腳步,陡然間停了下來,轉過身體,后方追趕的人也陡然停下了腳步。

    在寧毅側面的街巷中,赫然已經見到兩名士兵的身影。其中一人寧毅竟然認識,卻是先前叱呵著讓寧毅繞道的大胡子。這人與他后方跟隨的士兵身上看來都沒什么傷,寧毅看見他們,感到大抵其余的士兵也是在不遠處,舉起刀鋒對準了追來的亂匪,示意他們這邊有人,但那大胡子看著寧毅在路口持刀的姿勢,卻陡然間愕住了。

    一時間三方都安靜下來,寧毅站在最〖中〗央的路口,士兵與亂匪彼此都看不見對方,但見這架勢,自然能夠確定大概是些什么事,兩名后來的亂匪沖上一旁堆積瓦礫的突破,在烈日之下朝著那邊巷道望過去,這時候,也終于看見了彼此。

    寧毅斜著目光望向巷道里的大胡子將官與士兵,這兩人呆了片刻,隨后,轉身拔tuǐ就跑。

    瓦礫堆上的亂匪將目光朝寧毅轉了回來,寧毅張開嘴嘆了口氣,轉身繼續飛奔而去。

    寧毅奔向的是街尾的一處開著門的民宅院子。這時候他已經大概感覺出來,陸紅提所教授的內功在強身健體,用于輔助奔跑上固然有一定效果,但最重要的還是瞬間的極限爆發力,難怪陸紅提也說這算不得什么上乘內功,用多了傷身體。相對來說,身后這群人中就有好幾人的速度要稍微強過他的,除了先前那人被他一刀砍死,這時候剩下的人也已經在漸漸的追上來,在這類追逐中,無謂的轉彎已經成為很傻的事情了。

    沖過那無人的院落,寧毅猛地蹬著圍墻邊的一些雜亂物品,翻過后方的圍墻,縱身躍下去的時候,才看見有兩個人正站在街道對面側前方一點的地方看著他。這邊街道上此時就這兩個人,一男一女,站在前方的女子身材看來jiāo小,戴著斗笠、méng了紗巾,身上穿的是如同少數民族一般huāhuā綠綠的裙裝,站在那里像個秀氣的衣架子,目光顯然透過面紗正在看著忽然翻墻面來的寧毅。她后方那人卻是身材高大樣貌粗獷的中年男人,看起來卻像是少女的跟班,背后背了一只長長的木匣子,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么。

    寧毅躍下墻來,踉蹌幾步方才站穩,手臂卻是下意識地朝那兩人揮了揮,喝了一聲:“快走!”不過他這一聲卻并非因為下意識的想要救人,反倒是因為心中浮起來的某些不詳感覺,話一喊完,他朝著另外一個方向沖過去。驚鴻一瞥中,那少女看著他似乎微微偏了偏頭,而在那幾乎拖到地面的民族huā裙中,少女在裙下lù出的一只繡鞋微微往后退了退,隱入裙中。她的裙子以藍綠黃為主,只有那裙擺之下的繡鞋上沾了鮮血。

    奔跑遠了,后方追趕的亂匪也已經過來,他們的語氣似乎也有些錯愕,寧毅隱約聽得他們在說:“劉……頭、頭領……”

    “劉大彪……”

    不知道為什么,這稱呼讓寧毅感到有些古怪,倒又說不出來古怪具體在哪里。微微回頭看時,少女與中年男子也正在那幾名亂匪當中朝這邊望過來。這時候他跑到了這邊街角,朝旁邊看了看,才真正松下一口氣來。

    上百名士兵在一名小將領的帶領下,朝著這邊撐過來了。

    那邊望過來的眾人朝這邊望了幾眼,隨后,那身穿民族huā裙的少女首先轉過了身,朝著一邊的岔道走了過去……

    ………,………,……………………,………

    再度回到太平巷時,時間已經到下午了,城中的各處sāo亂都已經暫時被撲滅。寧毅肩膀上其實被飛出的斷刀刀鋒帶了一下,有一道傷口,當然,其實倒也并不嚴重。太平巷今天并未受到亂匪的沖擊,一切都好。讓娟兒稍稍包扎過后,寧毅開始在耿護院等人的陪同下一道出門,一家一家的開始拜訪附近真正有實力的富商大戶、鏢局武館。

    這時候城外混戰,城內狀況如同暴風雨之中的小舟,大戶人心惶惶,若是小家小戶,也已經過得更為艱難。寧毅所作的這些,并非為了救下這座城市,這已經超出他所能做到的程度。即便未雨綢繆,所為的,也只是自己家人以及極少一部分人的利益,他自然也只能做到這些。口才與說服力,結合大勢,原本就是他的強項,不到兩天,他便與附近的許多人士聯系,做出了“密約”城市若好,那便一切都好,城市若不好,這密約也就有了一定的作用。

    這幾天里的時間里,引導著城內城外戰局的眾人也是一刻都沒有閑著,戰端開啟第二日,除了西南錢唐門的戰事,原本防護最為疏忽的北門附近也陡然發生戰端,而在城內,已經潛伏在城內的某人指揮了一群亂匪不斷制造混亂,到第三天,南邊的碼頭有一名官員想要偷船逃跑,隨即人群之中發生了混亂,有官員想要逃跑的事情開始在城內傳播,這件事情足以證明隱藏于城內的那名運籌帷幄者的厲害。

    與此同時,更多更多屬于方臘的流民、軍隊,開始在驅趕或者調集下,朝著杭州這邊聚集過來……

    ………,………,…,!。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