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贅婿 > 《贅婿》第三七九章 未央(四)
    “你和云竹姐,就是想把我嫁出去了……”

    “扯我就行了,不用扯上云竹啊,她……”

    “反正就是覺得我年紀大了,過幾年就沒人要了,你們就算是為我好,說的也是這個,我又不是不知道。”

    房間之中,錦兒語氣生硬,寧毅皺了皺眉:“那再過幾年是不太好談這個了啊,你現在可以當正室,再過幾年,就算有喜歡的,多半也只能是妾室了。能當正室至少比當妾室要好吧,蘇文昱不錯啊,你不喜歡那就算了,我也不是要逼你,你干嘛發這么大脾氣……”

    “云竹姐也不是正室,她還是被你養在外面的呢。”

    “你有點無理取鬧……”

    錦兒從進來開始,話語一直冷冰冰的,自方才的開口,也確實有些賭氣的感覺在其中,寧毅沉默片刻:“我們希望你能當正室,你……不值當去當人家小妾,但現在算了,你不喜歡,我不插手了好吧。”

    錦兒將腦袋偏向一邊:“反正我也不是要來跟你說這個。”

    “那你要說什么?”

    “我現在不想說了……”她咬著牙關,聲音像是從心臟發出來一樣微小。

    “……那我說了這么多都白說了?”寧毅不禁有些氣餒。

    錦兒吸了吸鼻子看著他:“反正你說得很開心啊,長篇大論的,寧立恒,你心里覺得自己知道我為什么找你吧?你總是這個樣子,誰心里想什么你都知道……”

    “我說錯了你可以說出來……”

    “我為什么要說出來,你什么都知道,你那么厲害,我為什么要說出來!我就是不說,我就是看你不舒服。看著你就煩,就過來找茬的,我干嘛要說出來!”

    坐在那邊并攏雙腿,交疊著雙手在腿上的女子陡然間說了這一通,語調不高,但語速卻是極快,說完之后,就那樣盯著寧毅。寧毅也愣了一下,錦兒那邊的神態看來帶著幾分委屈。他也覺得可能是自己做錯了什么沒有注意到,一直都心平氣和,這時候當然也不至于生氣,只是有些氣餒。

    “你大姨媽來了吧……”

    “什、什么姨媽……”

    “月信月事葵水……大姨媽!”

    寧毅語速極快地解釋了一番,那邊錦兒的臉色才有些不知所措的紅了紅。然后又白了下去:“不、不關你的事,你不要臉!”她頓了頓,又仰起頭,“路上的時候,你還抱了我,你說了給我交代的,交代呢?”

    “能怎么交代?那事情是為什么你都知道。你前面是梁山的燕青,我逼不得已,還能怎么樣?我還能把手砍了給你嗎,你要不要!”寧毅將話語頂了回去。隨后偏著頭舒了一口氣,窗外夜風吹來,將桌上燈盞的火焰吹得亂動,寧毅伸手擋了一下。然后放上燈罩,隨后繼續說話。

    “不想跟你吵架。如果我真有什么做錯了就跟你道歉。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家里人想要把你推銷出去,我有點沒完沒了的在后面推波助瀾,離開了一直住的江寧,現在這地方完全不熟悉,將來除了云竹也許你就沒什么認識的人了,你們今天上午出去還看到了那個尸體,你們又不好說不好問。你心里煩來煩去堆在一起,想發脾氣,我能理解,你煩的到底是什么你就說出來啊,你們女人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什么都能猜到……”

    兩人對視片刻,寧毅吸了口氣:“還是說是為了那個死了的女人鬧心?我也不舒服,那擺明就是太尉府干的,人家位列三公,不舒服又能怎么樣。秦嗣源都動不了他,要不然你想開心,我想個辦法把那個高衙內弄死得了?是不是要……呃,你……”

    “你根本不知道我干嘛找你……”

    “……你別這個樣子啊。”

    淺黃色的光芒里,眼淚從女子的臉上滑下來了,寧毅吶吶無言,同時也覺得自己有些無辜。那一邊,錦兒吸了吸鼻子,然后推開凳子站了起來,流著眼淚轉身要走,寧毅也站了起來。

    “你到底想怎么樣!?”錦兒走了兩步,寧毅這邊才低喝出聲,她也站住了,“到底發什么脾氣,要說什么,你就痛痛快快地說啊!現在根本不像你,猶猶豫豫的!大家朋友一場,元錦兒,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現在像個什么樣子!我話多?我瞎猜?要不是把你當朋友我用得著像小丑一樣在這里開玩笑活躍氣氛,這種當知心姐姐的事情我根本他媽的不擅長!弄死別人全家的時候我也用不了兩句話……”

    “那你弄死我啊!”錦兒回過頭來,哭著吼了一句。

    “我不敢不怕你,但什么事情不能坦坦白白的說,蘇文昱到底有那點不好了,我就想不通了你抗拒成這樣,你喜不喜歡他可以先放下也不用發這種脾氣啊,你到底想找我罵些什么也可以坐下來慢慢罵清楚。你要是肯說,我就不開口等你罵完好不好……”

    “我過來想跟你說我喜歡你……”

    “錦兒同學,溝通這種事情呃……”

    “……”

    “呃……”

    房間里安靜下來了,錦兒說完這句話,回過了頭,背對著這邊伸手抹眼淚,看起來就要朝門外走,但終究也沒有邁開腳步,寧毅在這邊呼吸了兩次,再次開口倒也每隔太久,聲音有些低:“你如果只是想看我難堪,這個玩笑就開過了……”

    “我也希望只是跟你開玩笑的……”她用手背捂著口鼻,吸了吸鼻子,“我根本就不想喜歡你,我討厭你,最煩的就是你了……”

    她說完這些,過了好久,才回過頭來,眼淚還是在一直流,聲音哽咽:“談判?我就是過來跟你談判的,談什么判啊?寧立恒,你不過是個入贅的男人,多事、討厭、煩人……”

    寧毅在那邊有些不知道該怎么表達,微微抬了抬頭:“你媽的……”

    那聲音不大,但終究還是能被人聽到的,那邊錦兒偏了偏頭,哽咽中問道:“你說什么?”

    “沒說你……”

    “你還罵我……”她哭著說了一句,然后遲疑了一下,終于走前一部,抓起被寧毅擺起來的一只茶杯,退后一步才朝他扔了過去,那茶杯扔得沒什么力道,寧毅順手擋下一下,摔在地上。

    “……我最煩的就是你了,我討厭你的多事,你是什么人啊,你算我的什么人啊。我不成親關你什么事!我為什么不喜歡蘇文昱,你在背后說的我就是不喜歡,怎么樣了!”

    “……我討厭你的賴皮,明明說好了我喜歡云竹姐的,你亂七八糟,你連身份都給不了云竹姐……你還抱了我,你說了要給我交代的,交代呢,你以為你插科打諢一下就過去了……我又不是笨蛋,如果不是我讓事情過去你真以為我隨隨便便就忘記了?啊?”

    “……我討厭你的圓滑,你說的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唧唧歪歪的一大堆,你知道些什么,是不是覺得我還會被你說的感動到啊!”

    “……我最討厭你自以為是,你不是很厲害的嗎!在別人面前很威風的嗎!動不動就殺人全家,梁山的那些人也被你整得團團轉,你總是覺得自己知道別人心里在想什么,可怎么現在就一點都猜不到了,我為什么不高興,為什么要找你的茬,你就猜不到了。關蘇文昱什么事啊!你搶了云竹姐,還要把我推給別的男人,我才生氣了,因為是你推的!我討厭你!我討厭我自己……”

    “……我討厭我自己喜歡你……”

    她哭著,哽咽著,將桌上的茶杯一個個的往寧毅這邊砸過來了,終于要轉身出門,然后又抹著眼淚轉身,朝桌子上踢了一腳:“談判……我討厭你罵我……”

    桌沿砰的撞在寧毅的大腿上,寧毅伸手按了一下,桌上的茶盤朝地下掉去,寧毅另一只手一抓,從上方抓住了茶壺,但那紫砂壺的壺身光滑,下一刻,還是掉了下去,寧毅手中只剩一個蓋子,茶壺在地上摔碎了。

    錦兒砰的一下推開房門,哭著跑了出去,在房門外偷聽的人群一陣騷動,寧毅看見云竹有些慌張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跑過了房門,朝著錦兒追了過去,至于其他的,這幫人里許有小嬋,或者還有蘇文昱蘇燕平等人,趕緊在寧毅看不到的時候做鳥獸散了。

    “這種事情……”

    他嘆了口氣,將茶壺蓋放在桌子上,看著那蓋子發了一會兒呆,然后伸手將它揮開了桌面,讓它摔在地上碎成幾瓣。

    事情還不知道怎么解決,眼下自己肯定是糗大了,他從這邊出去,回去院子的路上,看見蘇文昱與蘇燕平還在那邊的門口說著什么,看見他過來,本想避開,但終究只是讓到了旁邊,打個招呼后目光閃爍地偷看寧毅的神情,寧毅從兩人身邊走過去,然后指了指蘇文昱。

    “以后……自己的妞自己泡……”

    說完,走了。

    這邊月上梢頭,待寧毅的身影不見了,蘇文昱與蘇燕平才敢繼續說著話。

    “你不生氣啊……”

    “我早就看出來了……你知道的,二姐夫一直說什么泡妞……他做其它事情,實在是厲害,不得不佩服,但說到泡妞嘛……”

    “怎么?”

    “……嘿嘿,我覺得他根本就不擅長……”

    “有道理,這下看二姐夫怎么辦……”

    **************

    成系統的劇情,不想拖太久,嗯,第二更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