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贅婿 > 《贅婿》第四一九章 心戰第一 兵敗如山(下)
    兵無常勢、水無常形,戰爭之道千變萬化,所謂軍心,常常也不是那么簡單的可以把握,但若是真要量化歸納,其實也有不少的東西,有著足夠的普適性。

    從古至今,大軍作戰,真正讓軍隊崩潰的從來就不是實體上的打擊,一個人的意識為千萬人的意志所裹挾,自己怎么想,從來就不是重點,真正決定勝負的,往往是每一個人對整個團體的看法,若能綜合歸納,再取其中一個平均值,便是這支軍隊的強弱。

    嚴格的訓練、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有著強悍的體魄,有著不能后退的理由,嚴苛的軍規,令行禁止的每一次操練。這所有的東西走到最后,其實都是在人的心中加上一份籌碼,“我們很強”、“我們大家絕不會退”,籌碼越重,軍隊便越強,所謂軍心,到最后就是這么簡單的一回事,而想要達成它,需要千錘百煉。

    梁山眾人在下山時原也是一支有著這樣信念的軍隊,只是他們的“很強”的認知并非來自訓練、軍規這些東西,而是在每一次的搶奪與殺戮中,看著敵人的畏懼逐漸形成的,當武朝內憂外患,三山五岳的朋友都在聚集過來,給予大家的,就更有了一種大勢所趨的信心。可惜這種山東一地再無敵手的自信,也真是壓下了太多的隱患。

    當這些東西在幾天內一次被引爆,戰場殺戮展開時,沒有多少人是認為自己會退的,他們還是渴望贏,渴望勝利。可惜所謂的軍心從來就不在這上面,而在于當對面喊出那樣的謠言來的時候,眾人心中會覺得“不可能”還是“有可能”。

    僅僅相隔一線的心理。當匯成軍心,決定的便是千萬人性命的歸屬。

    陽光照在云上,將下午的光景渲染得明媚,祝家莊上,喊殺聲持續,一直就沒有停過,莊內的喊話還是興奮地持續,一撥一撥的人沖上石墻,然后又被殺下來。只有梁山中高層的眾將領才能明白。自己這邊的傷亡正在持續的增加,而且隨著時間的過去,梁山眾兵卒的戰意,還在不斷地降低。

    短短一個時辰的時間,梁山這邊的傷亡數目。恐怕已經接近三千人,這是因梁山上眾多首領孤注一擲般的強攻而造成的巨大損傷,無數的旗幟涌過去,而又被壓回來。祝家莊的那圈石墻,正在梁山眾人的眼中不斷變得堅固和高大。

    而到得此時,梁山這邊傷亡的速度已經開始趨緩。當最初的狂熱過去,在里面不斷的喊話當中。軍心的動搖士氣的下降,一撥一撥沖上石墻的兄弟被淹沒之后,在正面沖鋒的兵卒,多少都已經有些猶豫。甚至于一些中小頭領,都開始權衡是不是撤兵才是正途,誰也沒想過一萬五千人到最后要跟三千人打成消耗戰。

    “有什么好說的!這事一開始的時候不就知道了么!打不下這莊子,咱們會都回不去!”戰場一側。魯智深包扎了傷口,提了禪杖便開始組織下一波的進攻。他此刻也已經殺得雙目通紅,“帶種的便跟灑家再沖!”

    而在另一邊,林沖等將領也在持續地給手下打氣,當山中相熟的兄弟或是屬下猶豫著過來詢問是不是要保留實力,打成這樣上面會不會想要撤退。卻也是這些在宋江做動員以前曾多少反對過強攻的頭領,在此時選擇了最堅決的進攻。

    軍心已亂,有人過來找他們詢問的,或許還能壓住,但這樣的軍陣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心中或許已經存了這類想法,卻不愿說出來的,那才是問題。

    可開了弓,此時已經沒有回頭箭了。

    對梁山眾人來說,承受著不斷積累的巨大傷亡,感受著軍心的潰亂與士氣的動搖,這是無比巨大的壓力。但對于祝家莊的人來說,以區區三千人抵御住這樣一撥一撥的進攻,就算梁山兵將此時的戰力已經低迷到一個令人發指的程度,他們也絕不會沒有壓力。人數的傷亡也同樣在他們的頭上積累,進攻的一方,無論如何都還有上萬人,可以一直持續著飽和的攻勢,但守御的一方,同樣也是要飽和的。

    等到什么時候他們無法維持住飽和的防御,真正的機會也就到了。

    身處祝家莊內,一直由盾牌拱衛著的寧毅也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這一點。不斷被抬下的傷員、死者,莊子里的婦人與小孩的哭聲,同樣的也將焦慮的情緒播撒在每一個人的心上,甚至于已經有人沖過來哭喊著問:“朝廷的軍隊在哪里!朝廷的軍隊在哪里!”

    祝彪等人一直在給莊子里的人打氣:“你們看到了!梁山這幫雜碎越來越弱了!他們就快打不下去了!今天我們撐住,他們就死——”

    梁山的人確實是越來越弱,但首領帶頭的沖鋒仍舊不可小覷。寧毅早已將身邊的弩弓分開兩撥,專門對付這些精銳的沖鋒者,同時之前就安排好的各種喊話也在不斷地發揮作用,但對于戰局會如何發展下去,梁山的人會撐到怎樣的程度才可能崩盤,實戰經驗不足的他其實也看不出來。

    梁山之上山頭林立是一個最大的缺點,然而在對面眾多頭領還仍舊保有理智的時候,他們又偏偏能夠將對手下的控制力維持在一個底線上,不斷地以自身的魅力統率一部分手下發動進攻。

    這個時候,如果真能有某個大頭領在戰場上倒戈,那或許就可能決定戰事的走向。可惜,縱然不少人都能看到梁山可能兵敗,要讓他們干脆地投過來,自己還是無法給予對方這樣的信心的,他們最多也只會選擇保存實力,然后撤兵跑掉。

    能夠耍的心機,此時已經耍完了了,寧毅領著人在莊內奔走,盡量填補著自己可以看到的漏洞,殺退一撥一撥的進攻。同時在戰局已經進行到白熱化的此刻。祝家莊內的牢房之中,有一些事情,也在悄然發生著,幾名被關押在此的男子,已經用實現準備好的工具,打開了牢房的門鎖。

    幾日以來,寧毅給放回去的俘虜下了任務,而在他們做完之后,就可以回來接受祝家莊的庇護。這樣的庇護當然不會立刻就以上賓之禮招待。而是仍然關押在牢房里,給些好吃好喝,待戰后再行處理,以免出現意外。也是因為這樣的模式,在這之前。吳用刻意地選擇了一些人,回到祝家莊準備進行反間。就在祝家莊已經自顧不暇,就連牢房看守都不再夠的此時,他們清除了障礙,悄然沖出了牢房。

    迎接他們的是一片混亂與四面烽煙,莊子如同暴風雨中的孤島,正在巨大的攻勢下不斷地動搖著……

    還在燃燒的柴枝被人叢石墻上轟然倒了下來。

    張順在地上一個翻滾。越過了一具被燒得半焦的尸體,沖向側面的人群。

    “張大哥……”

    “上——”

    進攻之中,聲嘶力竭地大喊,那帶領著眾人進攻的小頭目他也認識。張順的呼喊中。抓住梯子沖了上去,張順緊跟其后。然而還未爬到石墻上,鮮血便從上方飛出,一根長矛刺向了那小頭目的身體。將他刺了下去,幾個祝家莊莊戶出現在上頭。一個人拿著那染血的矛頭就刺下來,張順揮刀一擋,眼見更多人過來,也只得再退回去。

    兵海交織,梁山這邊選擇強攻的點也在不斷地變化,張順奔行在戰陣之中,不多時,便與楊志匯合,搶了個機會,架著三架長梯,帶領手下兵卒一頭強攻而上。他們在城墻上殺了幾人,聚起十幾個兄弟后,眼見著那邊祝彪帶人殺了過來,立刻放棄墻上的這一點地方,帶著十來人沖進莊內。

    如波浪般的進攻就已經令祝家莊防守不暇,只要自己這邊在莊內引起混亂,對方一定要派更多人來圍堵他們,而他們完全可以去沖殺石墻上的任何一點。張順雖然外號“浪里白條”,但身武藝高強,性子也是悍勇,與楊志配合,便是只有十余人也并不害怕什么,轉眼間沖向那石墻的另一邊。他們沖過幾間房屋,斬殺兩名經過的莊戶,陡然間,看見隔了房屋與這邊并行的另一側道路上,一只鐵盾一閃而過。

    “哈哈,混元霹靂手!”

    楊志一路奔跑,指著那邊朝張順低聲說道:“殺他。”

    十余人飛奔過去,到得前方十字路口,轉彎便朝那邊沖過去,那一面的道路上,人影也終于出現,鐵盾、持弩者,被圍在中央的那名貴公子,朝這邊轉過頭來。

    “殺——”楊志雙手握刀,瘋狂前沖,張順也是一樣,對面的弩弓已經升起來對準這邊,真是半點猶豫的時間都沒有,然而陡然間,張順看見了那一張臉,對方站在那兒,偏了偏頭。

    “混元霹靂手”雷鋒,在這之前,就算梁山這邊已經被折騰得雞飛狗跳,他也覺得對方是個大麻煩,但老實說起來,對這個人,他是沒什么多的感覺的,當楊志說殺他,他也覺得:自然,要殺他。

    但在這一刻,復雜的感覺隨著那人的樣子升起在心中,這個人是……這個人是……

    想起那一天的血與火……

    對方發出了嘆息,平平常常的:“啊……張順。”

    石墻外側,攻打莊子的一部分人陡然聽見了一聲聲嘶力竭的吶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樣的喊聲,他們其實經常能夠聽到,當眾人對石墻發起殊死沖鋒時,夾雜了勇氣,為了對抗恐懼而發出的吶喊聲,只是在這石墻外,有幾個人還是能夠聽出來這聲音到底屬于什么人。

    他們只是不明白,為什么張順會在莊里喊出這樣的聲音來。

    這一側,與那邊宋江等人觀看戰局的土坡最為接近。席君煜等人看著那石墻里,原還在說:“張順兄弟和楊志兄弟已經殺進去了,等他們制造亂局,或許便有機會……”隱約的,這喊聲傳過來,眾人都屏息聽著,然后,些許的騷亂,果然從石墻里傳了出來,那里面正在廝殺。

    “強攻!叫附近的兄弟強攻!”席君煜指著那里大喊,讓士兵發出信號,附近的頭領便有林沖,領著人合圍而上。梯子還未架上,陡然間,人影出現在石墻上,那是幾道被瘋狂逼退的背影,被逼上石墻,然后被刺下墻外,其中便有張順的身影,他們身上都被扎了數只弩箭,此時推過來的是幾面鐵盾與后方不斷刺出的長槍,張順的身體被兩三把長槍刺穿在空中,然后掉落下來。

    幾面鐵盾立在墻邊,后方的弩弓開始往墻下射,宋江護目含淚,看的呀呲欲裂,也在此時,另一番變故,陡然在那石墻上發生了。

    幾名漢子從側面摸過來,陡然殺入了那石墻上的盾牌陣中。

    吳用在樹下撐著樹干站起來:“哈哈,出手了!出手了!我的安排奏效了!殺了他!殺了他!”

    那忽如其來的攻擊在石墻上引起了小范圍的混亂,眾人聚精會神地看著,就連有一名探子飛快地從后方過來,向宋江和吳用報告了一些什么,吳用都用力揮了手讓他先別吵。席君煜看看吳用的表現,也明白了一些什么:“繼續強攻!配合繼續強攻啊!”

    石墻上的廝殺暴烈而凌厲,吳用安排的人在刺殺上就頗有心得,有心算無心之中,轉眼間殺了進去。拱衛旁邊的士卒反應不及,被殺了兩人,一面鐵盾也倒了下去,宋江、吳用等人聚精會神地看著,席君煜也聚精會神地看著。終于,兩個人殺向那混元霹靂手雷鋒,簡單的幾下交手,那雷鋒看起來狼狽地飛退,還撞倒了旁邊的人,兩名刺客緊隨而上,一人被飛來的一干長槍刺穿,另一人揮舞鋼刀,直劈而下。

    席君煜、吳用咬緊牙關,跨出一步。

    砰的一聲,響起在石墻上,血花從刺客身后噴出。

    陡然間,周圍像是空蕩蕩的,席君煜原已經到了喉間的話,忽然間因為意識到了某件事情而說不出來。

    不遠處,正提起斧頭準備沖殺的李逵聽見這個聲音愣了一愣,土坡附近,還有兩個人,各有不同的反應,分別是受了傷的“病關索”楊雄與正好過來的“錦毛虎”燕順。

    石墻上,那貴公子將撲過來的刺客尸體推開,這邊樹下,吳用的手緩緩的,拍了拍樹干:“還是……失敗了啊……”他喃喃嘆了口氣,但這時候升起的挫敗感反倒不多了。想起方才過來回報的探子,似乎焦急地說了句“武瑞營”,回過頭來想要詢問,陡然間發現有幾名兄弟的臉色不對:“怎么了?”

    燕順看著那邊,伸手指了指,張了張嘴,下意識地看過席君煜一眼之后,嘴唇像是有些干澀地開了口:“那個是……那個是……”

    宋江轉過了頭:“可惜還是未能殺了那混元霹靂手……”

    “可那是……血手人屠……”

    “江寧的那個……”楊雄低喃了一句。

    宋江愣了愣:“什么血手人屠?”眾人或多或少的也有這樣的疑問,畢竟腦子一時間轉不過來,但片刻之后,當眾人忽然回憶起某些事情,無比復雜而又有些陰冷的詭異感覺,就無聲地降臨了。

    “……他、他是……啊?”

    烽煙環繞,廝殺還在持續,鮮血與生命不斷的流逝著,持續的戰場上,奇異的感覺,降臨了這里。

    求雙倍月票啦啦啦啦!!!^_^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