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之星劍傳奇 > 《網游之星劍傳奇》第九百四十章 囂張的新人
    遠距離傳送向來不是什么美妙的體驗,這個擱那方地界都是一樣。..

    當傳送光影消失后,強烈的失重暈眩感立時讓一幫人橫七豎八的摔倒了一片,引來附近一片哄笑聲。

    慕容鳳雖然勉強站穩了身子,但也是頭暈的厲害,眼前直泛重影,耳中更是嗡嗡作響,過了好久才適應過來。

    這時一個身穿灰色法袍的老頭抱著一塊水晶打磨而成的方鏡走上前來,一臉正容的說道:“觀幾位應該是初來召喚師峽谷,可需要一些簡單的介紹?”

    “不,不需要!”奧妮克希亞眼中直冒金星,搶著回答道。

    灰袍老者也不廢話,深深地幫菜鳥一眼,心說有你們來求我的時候,便甩手轉了回去。

    立時附近的哄笑鄙夷聲更熱鬧了。

    慕容鳳揉著眉心掃視了一圈,現自己身處在一個圓形大祭壇上,祭壇似建在一個小鎮里,小鎮中心有一顆十米多高的水晶柱甚為醒目,此外小鎮中還有許多石屋建筑,那房屋門口的招牌,酒館旅店雜貨鋪皆有。

    而附近的街道上正聚著一群喝得醉醺醺的‘妖魔鬼怪’們的笑話。總之這些家伙當中就沒有一個人樣的,全都是些青面獠牙的異域種族。

    “笑什么笑!!!”正被遠距離傳送后遺癥折磨的頭疼欲裂的奧妮克希亞立時飆了,掐腰瞪眼道。

    “喲,那里來的小娃娃,還沒斷奶吧?也敢來召喚師峽谷,哈哈哈哈!”

    “瞧瞧這幫小菜鳥,簡直是極品啊!”

    “這算是把老弱病殘幼集齊了吧,哈哈哈!”

    立時哄笑聲更大了。

    “找死!!!”奧妮克希亞眼中戾氣一盛,甩手就是一火球術呼了過去。

    轟隆一聲,直接將那幫的家伙炸的人仰馬翻,笑的最大聲的幾個家伙更是被轟成了渣渣,拼都拼不回去了!

    這下子可就捅了馬蜂窩了,一下子喧嘩陣陣從四面八方圍聚過了一大幫神色不善的人群。

    先前那個灰袍老頭更是黑著臉飛折返回來,呵斥道:“你們做什么?不知道基地里是禁制動武的嗎?有什么矛盾去外頭自行了斷!”

    “你又算哪根蔥?”奧妮克希亞斜睨道。

    灰袍老頭立時被氣的一窒,抖著胡子怒瞪道:“老夫乃是戰爭學院特派管理員,專職維護雙方基地秩序,任何破壞規矩之人都將受到……”

    老頭正義正言辭著呢,卻見慕容鳳直接無視了他,招呼眾人大手一揮道:“走吧,別忘了我們來此的目的。”然后就帶著一幫人徑直從老頭身邊呼啦啦的走了過去,都沒帶正眼瞧他,完全就是赤果果的無視,狂傲的沒邊了。

    但是圍堵的人群卻沒人肯讓道,皆是一臉不善的盯著他們。

    臉色漿紅的灰袍老者立時換上了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根本沒有上前勸解的意思。

    慕容鳳見人群不肯讓道,雙眼一瞇閃過一絲寒芒。對于礙事的螻蟻她向來不會有什么太好的耐心,手一抬就摸向腰間卻摸了空,才想起自己現在是弓箭手,便直接卸下了復合弓握在手中。跟在她身后的幾人立時會意,立即摸出了各自的兵刃。

    圍堵的人群起碼有五十六號人,來自世界各地,更有許多來自異界的強者。但誰都沒想到這幫初來乍到的菜鳥居然敢如此囂張,不但在基地中一言不合就殺人,面對幾倍人數還敢拔劍相向。

    就在對峙的氣氛陷入冰點時。

    “是誰膽敢在此鬧事?”忽然人群后面傳來一聲怒喝,人群立時自動讓開了一道。然后就見一位披掛黃金戰甲,身背亮銀長槍的人類將領邁步而來。

    人群中立時竊竊私語,口中多有提及什么:“總管大人來了,這幫小菜鳥肯定要遭殃了。”的幸災樂禍的言詞。

    趙信越眾而出打量了慕容鳳等人一眼,神色閃過一絲驚訝,心說這是哪國的二世祖組團來此鍍金了?

    也不怪他如此想,實在是因為這幫人外表太無害了……

    “你們是何人?”趙信皺眉問道,但語氣卻緩和了不少。他明顯是想岔了,誤以為是那些老鳥調戲人家小姑娘在先才會引起騷亂。畢竟這里龍蛇混雜,這樣的事情可是時有生。但按理說戰爭學院的管理員應該及時出現制止才對。

    趙信正腦補著狗血劇情呢,那位灰袍老者立即湊了過來,在他耳邊悄聲嘀咕了幾句。

    慕容鳳一抖耳朵,臉上閃過一絲冷笑,直接開口道:“你這老狗少在這里搬弄是非,本尊和這位趙總管壓根就不認識,又何來言語不敬?”

    “你——!”灰袍老者被當面揭破謊言,還被人家罵作老狗,臉色那叫一個精彩。指著慕容鳳臉上變顏變色的,半天還不了嘴。

    趙信卻是一皺眉,睨了一眼灰袍老者一眼,但卻沒多說什么。畢竟這位所代表的可是戰爭學院的臉面。

    趙信目光瞥過幾人佩戴在胸口的英雄徽記,訝色一閃,說道:“此地不能動武,更不能自相殘殺,幾位難道不知道嗎?”

    “不知道!因為我們是第一次來這里。”慕容鳳回答的異常光棍,把趙信給噎了一下,半天接不上話。

    趙信抽搐了下嘴角,最頭痛的就是每次招待這些初來乍到卻啥也不懂的新人。偏偏這些家伙大都是恃才傲物的所謂天才。而對付這些人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直接丟到外頭晾一宿就徹底老實了。

    奧妮克希亞見這什么破總管被噎的說不出,便不耐煩的呵斥道:“想找茬就劃下道,你們隨便來多少人,本公……咳,我都接了!沒膽就趕緊滾開!”

    這話說的霸氣,卻成功的把所有人的怒火都挑了起來。就連趙信的臉色也掛不住了,他就沒見過如此囂張的家伙。一來就壞了規矩不說,還敢挑起眾怒。

    人群里立時叫罵聲不斷,若不是有趙信在前頭站著,說不定有人擼胳膊直接沖過來了。

    慕容鳳冷漠的掃了所有人一眼,直接一側身退到了一旁。

    奧妮克希亞一見如此就明白慕容鳳是讓她放開手腳胡鬧了。這丫頭立時亢奮的深吸了一口充滿濃郁魔力的空氣,然后獰笑著直接抬手就凝聚出一顆巨大無比的級炎爆彈!

    現場瞬間鴉雀無聲!

    “繼續叫啊,怎么不罵了?”奧妮克希亞磨著尖牙,獰笑道:“剛才不是都跟狗一樣吠的很歡嗎?現在誰再叫一聲”

    現場依舊鴉雀無聲!

    “算了,小妮。”慕容鳳搖搖頭,走上前直接推開擋路的趙信,人群立時自動分開一條寬敞無比的道路,默默的注視這幫囂張的菜鳥揚長而去。

    小鎮很小,一條長街不過千米長。

    慕容鳳一行人走過長街,街兩邊的屋里不時投射出來各種目光。有敬畏的,有復雜的,也有不善的。但卻沒再有不開眼的家伙跳出來找打臉。

    剛才奧妮克希亞那級炎爆雖然沒丟出來,但是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股毀天滅地的恐怖能量,所以小鎮里的所有人都被嚇壞了。等這幫菜鳥伊利克,立時各種小道消息不脛而走,然后又迅通過各種渠道傳回了各方勢力。

    一行人出了小鎮大門就先見兩根高聳的水晶塔,塔頂魔力涌動時刻凝聚著駭人的能量波動。

    “這兩座水晶塔應該是防衛哨塔吧?”莉莉絲騎著小黑仰頭道:“高級的,就是不知道威力怎樣?”

    “要我試試不?”奧妮克希亞唯恐不亂道。

    “別!”慕容鳳立即拉著這丫頭,汗顏道:“正事要緊,別再起幺蛾子了。”

    一行人穿過雙塔迎面就是三條大路。

    “月影姐姐現在去哪里找那家伙啊?”所有人都容鳳,等她下決定。

    慕容鳳撓撓頭,尷尬道:“先前光顧著想對策了,忘記問那家伙躲在峽谷里什么地方了。”

    眾人絕倒一片。

    “嘛,算了,吧。”慕容鳳倒也干脆,隨手抓來一根樹枝往地上一拋,樹枝落地指向中路。

    “走中間!”慕容鳳大手一揮,直接領著一幫人走向中間大路。

    就在一行人亂糟糟的選擇中間大路遠去后,幾個鬼鬼祟祟的身影也從小鎮里摸了出來。

    “這幫菜鳥居然全部都跑中路去了?他們想干什么?會不會玩啊?”

    “鬼知道那幫家伙是怎么想的。”

    “唉,好不容易停戰兩天,又沒得消停了。”

    前不久瓦羅蘭大6上生了一件震驚世界的大事,讓各方勢力無不風聲鶴唳。自然各國參加試煉的英雄們基本上也都被急召了回去。所以召喚師峽谷也難得休戰了兩天。兩邊更是約定還滯留在峽谷里的英雄外出狩獵可以,但是不能越過中間那條界河。

    “等著吧,等天黑了那怪物一出來,有這幫菜鳥哭的時候。”

    天黑別出門,可是每一位來到召喚師峽谷的英雄都會被前輩們告誡的第一守則。

    因為一到了晚上,峽谷深處會出沒一頭可怕的怪物。沒人知道那怪物從哪里冒出來的,也沒人見過那怪物的真面目,因為凡是遭遇過那怪物的人都會被一道閃電轟成渣渣,有些人甚至連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被免費送了回城。

    久而久之,那怪物就成為了一個傳說,并給這怪物取了個外號——‘夜魔’。

    這幾個鬼祟人影跟著腳印摸進了中路,卻不想迎面碰見一只小京巴蹲在路當中,正吐著舌頭歪頭打量著他們。

    “這……哪來的狗?”

    “管它哪來的,肥的,要不逮回去晚上正好燉一鍋狗肉解解饞?”

    “哈哈,甚妙,哧溜。”

    卻不想那京巴似聽懂了幾人的人言,眼珠子一瞪直射出兩道激光……,然后不屑的啐了一口吐沫,扭著屁股離開了。

    小鎮內。

    趙信聽人來報,驚愕道:“死了?怎么死的?那些人竟敢如此無所顧忌?”

    “回稟總管,不是死在那些人手中的。”報信之人一臉尷尬。

    趙信皺眉道:“哪那三家伙是怎么死的?”

    “是,是半路上遇見了一條怪狗,然后被那狗一眼瞪死了。”報信之人都不好意思往下說了。

    趙信也是滿臉黑線,心說這峽谷里最近真是不太平。前不久接二連三的生邪魔入侵事件,到了晚上又有夜魔作祟。如此以往下去,指不定又會蹦出什么幺蛾子呢。

    “行了,你下去吧。”趙信提起亮銀槍,心說那幾人還得自己親自去盯著才行。免得越過了界又惹出什么麻煩來。

    趙信背著長槍剛從屋里出來迎面就遇見一熟人,驚訝的打招呼道:“希維爾你怎么又回來了?你不是剛被學院急招回去了嗎?”

    “來散散心。”希維爾臉色略顯蒼白,摸出一瓶好酒丟給趙信,說道:“陪我出去轉轉?”

    “戰爭女神親口相邀,在下自然恭敬不如從命了。”趙信笑著接住酒瓶,提議道:“正好蓋倫和娑娜都還在,要不叫上他倆一起吧?”

    “也行。”希維爾自己又掏出一瓶酒猛灌了一口,問道:“蓋倫那小子能下床了?”

    “人倒是沒什么大礙,就是腦子比以前更一根筋了。要不然我早就將他送回去了。”趙信苦笑著搖搖頭,問道:“倒是你沒事吧?我聽說你在界河雙城……”

    希維爾又灌了一口烈酒,打嗝兒道:“運氣好,撿回半條命。學院的那幫老家伙還算有點良心,給我開了個半年帶薪假期。”

    趙信搖頭苦笑,隨手招來一人吩咐去將蓋倫和娑娜找來,回頭見希維爾不停灌酒,開口勸道:“少喝點,我可不想等會兒背你回來。”

    希維爾壓根不聽勸,自顧自的灌著烈酒。

    趙信無奈以及,好在前去找人的那位很快回來了,但卻只帶回一位身穿紗裙懷抱瑤琴的少女。

    “娑娜怎么只有你一個人?蓋倫那小子呢?”趙信問道。

    娑娜撥弄了下琴弦只是搖搖頭,旁邊一人無奈道:“回稟總管大人,我剛才去過蓋倫屋里,沒找到人,估計那小子又一個人偷溜出去浪了吧。”

    趙信搖頭無語,心說那小子千萬別遇見那伙人才是……

公告: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