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之星劍傳奇 > 《網游之星劍傳奇》第九百八十九章 意外跌出
    時至深夜,但學院內的街道上依舊人來人往,熱鬧非凡。?ranwe?n?w?w?w?.?
  
      尤其是秘法塔的門口更是人聲鼎沸,沿街兩邊的人行道擺出了長長一溜夜宵燒烤攤……
  
      空氣滿是各種混雜在一起的燒烤香味!
  
      莉莉絲剛走出小巷只是掃了一眼就懵了,定住腳步愕然回頭對娑娜問道:“這這這是什么情況???”
  
      娑娜比她還懵,同樣愕然道:“這美食一條街不是在中心城那邊嗎?怎么搬這里來了?”
  
      雷恩加爾撓撓頭,尷尬道:“好像是因為召喚師峽谷那邊戰事焦灼,所以秘法塔里的傳送大殿每天都有大量人員物資進出,所以短時間內這里的人氣就爆棚了!”
  
      莉莉絲抓狂萬分道:“那我們的行動怎么辦啊?估計只要咱們一動手,整條街上的人都知道了!”
  
      奧妮克希亞深吸一口空氣中濃烈的燒烤香味,哧溜口水說道:“要不我們先找個攤位吃頓夜宵,等月影姐姐來了再做打算?”
  
      眾人無不一臉黑線。
  
      能在如此緊要關頭還能怎么心大的,也只有這個吃貨了。
  
      這時街角傳來一陣甲胄碰撞聲,引起了一片騷亂。
  
      “又是那幫陰魂不散的家伙!”莉莉絲連忙轉身道:“先躲起來!”
  
      這時就聽不知是誰大喊了一聲:“城管來啦!快跑啊!”
  
      轟地一下,整條街條都跟炸了窩似的。
  
      一時間雞飛狗跳,所有人都亂作了一團。尤其是那些攤販直接一推餐車撒腿就跑,連錢都不收了,那速度簡直讓人望塵莫及。
  
      莉莉絲這幫人哪見過這種場面,全都驚呆住了。
  
      “你們還愣著干嘛?快溜啊!要不然落在那些城管手里,當心罰的你們連底褲都不剩!”就見一人一手提著酒瓶一手拿著烤串飛快跑過,嘴里嚼著東西還不忘好心提醒一句,然后一個箭步躥進了小巷子里,眨眼就沒影了!
  
      “高手哇!”奧妮克希亞眼中滿是小星星的贊嘆道:“居然還能一邊吃東西一邊逃命,簡直帥呆了!”
  
      “別廢話了!咱們的機會來了,跟我上!”莉莉絲立即小手一揮,趁著滿街的混亂向秘法塔方向快步沖去,眾人立即紛紛跟上。
  
      秘法塔的門口日夜都有裁決神殿的騎士進行值守,內部更有一位大騎士輪班坐鎮。如果一旦遇到什么強敵從傳送陣里反向入侵,大騎士即使不能力敵也能馬上向外發出求援。
  
      而今夜負責值守的大騎士耶摩剎,看名字就知道是位異族。不過這種情況在瓦羅蘭大陸上很常見,即使各大王國的歷史上也經常出現身居高位的異族。
  
      因為在瓦羅蘭大陸上有句名言:背叛取決于利益,忠誠同樣源于利益。即使是惡魔也可以用足夠的利益進行收買到忠心。
  
      耶摩剎的祖上就是一個邪惡的半魔人,但歷經幾代人的洗腦感化,現如今卻已經成為戰爭學院裁決神殿的一條忠犬。
  
      當外面的街道上出現騷亂后,他便站在高塔三層辦公室的窗邊冷笑的下令:以安全為理由禁止任何人擅闖秘法塔。
  
      顯然是想把那些慌不擇路的學生給擋在大門外。而駐扎守衛秘法塔的裁決騎士團確實也有這個權力。
  
      所以當莉莉絲一幫人沖到傳送大殿門口時,立即被兩個全副武裝的裁決騎士冷聲呵斥,禁止他們進入秘法塔。
  
      都已經是圖窮匕見的時候了,莉莉絲哪還顧得怎么多,直接對左右一使眼色,雷克頓和雷恩加爾兩個金牌打手立即跨前一步將兩個裁決騎士頂撞進了大門。其余人立即緊隨其后蜂擁而入。
  
      “唉?你們是什么人?現在這個時間傳送大殿停止使用,禁止任何人進入,你們不知道嗎?出去,出去,都給我出去!”
  
      一進黑塔大門就先是一間巨大的接待大廳,若來者想要使用傳送陣就必須先在這里的服務臺提交申請,然后經過三個工作日的審核才能給予答復。當然私人的傳送費用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起的。所以這傳送大殿平日里就是一個清水衙門,也就這幾天南北兩頭都在打仗,才讓這里的人氣瞬間爆棚了起來。
  
      此刻,幾個粗壯的女服務員正湊在一起清點自己今天一天的小費收入,忽然見到一大群陌生人涌了進來,立時沒好氣的大聲呵斥起來。
  
      莉莉絲冷著臉直接一抬手釋放出黑暗天幕籠罩了整座黑塔,凡是身在塔內的所有人立時被封閉了五感六識,如同沒頭蒼蠅一樣四處亂竄。
  
      “上!”莉莉絲一聲令下,立時所有人分散開來各司其職。揍人的揍人,關門的關門。
  
      很快塔內的防御力量都被控制了起來。
  
      大騎士耶摩剎更是如同死狗一樣被拖到了莉莉絲面前。
  
      莉莉絲沒有任何廢話,直接以魅惑術控制了他的心神,然后下令道:“去打開傳送大殿的大門。”
  
      耶摩剎雙眼空洞的回答道:“主人,開啟傳送大殿的大門需要三把魔鑰,我手中只有一把。”
  
      “為什么還有這規定?”莉莉絲詫異的看向娑娜。
  
      娑娜茫然的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雷恩加爾皺眉道:“應該是戰時的特殊規定,畢竟這傳送陣就如同一扇大門,既然能送人出去,自然也能讓人進來。”
  
      “另外兩把魔鑰在誰手中?”莉莉絲立即對耶摩剎逼問道。
  
      耶摩剎如實回答道:“一把在秘術學院魔導師杰拉德手中,另一把在一個新來的家伙的手中。我也不知道那家伙叫什么名字,那人來了之后就呆在九層的冥想大殿里沒出來過。甚至就連餐食都是安排專人送進去的。”
  
      莉莉絲眉頭一皺,問道:“那個杰拉德在哪?”
  
      “那老酒鬼去中心城區參加一個宴會了。”耶摩剎呆呆道。
  
      “該死!”莉莉絲咒罵一聲,立即又問道:“能不能用外力強行破開傳送大殿的大門?”
  
      “不能!!!”耶摩剎想也沒想的就回答道:“傳送大殿的魔法大門剛剛曾經了一番加固,又從高塔穹頂引入了一條魔力潮汐充當能源。除非你們能先切斷大門的魔力供給,否則就算是半神強者來了也需要費一番手段才能強行破開。但這扇魔法門已經與傳送陣的操控矩陣聯結了在一起,一旦大門遭受外力破壞,操控矩陣馬上就會啟動自毀程序。”
  
      莉莉絲頓時無語了,心說你們有必要如此防范嗎?人家只是來借個道啊!
  
      奧妮克希亞問道:“莉莉絲我們現在怎么辦啊?”
  
      莉莉絲也沒想到會遇到這種情況,關鍵是慕容鳳沒給她備用計劃,只囑咐了一句若是遇到意外狀況就讓她便宜行事,至于怎么便宜行事全看她的臨機應變能力了。
  
      莉莉絲凝思片刻,立即吩咐眾人道:“雷克頓,亞索,雷恩加爾,阿木木,小黑,眼魔你們留下守住這里等月影姐姐趕來。我,小妮,娑娜去找那個杰拉德拿魔鑰。”
  
      “只有你們三個人去是不是太危險了?”亞索擔心道。
  
      “有我和小妮在,你就別擔心娑娜了,我保證將她安全的帶回來,行了吧?”莉莉絲白眼道。
  
      亞索被瞧穿了心思,不由尷尬一笑。
  
      娑娜淡然一笑,便跟著莉莉絲和小妮從后門溜出了黑塔。
  
      中心城區位于秘術學院的東邊,英雄聯盟議會的南邊,裁決神殿的西邊,正好是三方勢力的交匯之處。
  
      所以此區不但是商店云集,也是豪宅遍布。
  
      有娑娜帶路,三人很快就繞到了這里。
  
      “莉莉絲你知道那個杰拉德在哪里嗎?”奧妮克希亞看著人頭攢動的街道,不知從何處下手找人。
  
      “找人打聽一下不就知道了。我們先前剛進來的時候不是還遇見了一群黑灞軍官嗎?那幫人好像也是來參加什么酒宴,估計是同一家人舉辦的。”莉莉絲目光亂飄尋找合適的下手目標。很快一個在街邊上兜售魔法餅干的少年引起了她的注意。
  
      “跟上。”莉莉絲立即翻上罩帽帶著奧妮克希亞和娑娜快步朝那人走去。
  
      一來到近前,這個少年立即向三人兜售起自己烤制的魔法餅干,吹得天花亂墜。
  
      莉莉絲腳步一定,裝作好奇被吸引住了,隨手掏出一枚銀幣買了一袋餅干,少年立時高興的直冒鼻涕泡,估計忙活了大半宿還是第一單成功的生意。
  
      莉莉絲目光流轉,裝作不經意的打聽道:“我們初來這里,受邀來參加一個宴會,但是與帶路的人走散了,請柬也在那人身上。你知道這附近有誰家正在舉辦宴會嗎?”
  
      少年渾然不知自己已經中了魅惑術,自然也沒發現莉莉絲話中的破綻,連忙回答道:“小姐您說的應該是卡爾大公家的舞會吧?最近也就他那家在舉辦宴會,幾乎半個城的貴族都來了。”
  
      “卡爾大公?!”莉莉絲心中一訝,便問道:“那請問這卡爾大公的宅邸在哪里?”
  
      少年立即轉身一指道:“就在那邊,這條街走到頭再右拐,門面最奢華的那家就是了。”
  
      “呃?人呢?”少年回過頭卻發現三人不見了,撓頭迷糊道:“難道是趕著去參加舞會的貴族小姐?”
  
      另一邊,三人已經循著少年的指示摸到了卡爾大公奢華宅邸的高墻外。
  
      墻內雖無高樓,但卻長屋鱗次櫛比,荷塘曲廊點綴環繞,宛若一座皇家園林。
  
      此刻正在這座豪宅的后院里舉辦著一場人聲鼎沸的露天酒宴。
  
      莉莉絲三人很輕易的就躲過暗哨翻墻摸了進來,但一見到這人頭攢動的宴會卻馬上傻眼了。
  
      因為來參加宴會的人實在太多了,根本弄不清那個才是杰德拉。
  
      “娑娜你認識那個杰拉德嗎?”莉莉絲輕輕擋開一片草叢,悄聲問道。
  
      娑娜凝眉道:“曾見過一面,但印象不深。”
  
      “見過就行,那人長什么模樣?”莉莉絲立即問道。
  
      娑娜立即仔細回憶起來:“黑發棕眼短須,瘦高個子,喜歡穿繡有符文金線的貴族魔法長袍,拿著一根鑲有紅寶石的手杖。愛好品酒,鑒賞古董藝術品,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老牌貴族,而不像一位魔導師。莉莉絲你真的有把握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制服一位魔導師嗎?萬一出點差錯,這宴會上怎么多人,我們可是插翅難逃的啊!”
  
      “有七成把握。”莉莉絲嚴肅道:“所以我才帶上小妮做雙重保險。”
  
      “咦?你帶上我不是因為擔心丟下我惹事嗎?”奧妮克希亞一臉驚訝道:“沒想到你怎么看重我呀?”
  
      莉莉絲白眼道:“我是怕我萬一失手了,好讓你直接來硬的。”
  
      “啊哈!那你可找對人了,因為這個我最擅長啦!”奧妮克希亞盯著那些人身上的珠寶首飾雙眼直放光道。
  
      娑娜頓時汗顏不止,有些后悔跟來了。
  
      “莉莉絲這里人好多啊!要不我們干脆直接來硬的算了!”奧妮克希亞毫無耐心的慫恿道:“畢竟夜長夢多,萬一大鱷魚那邊出現什么狀況,我們也好及時趕回去啊!”
  
      莉莉絲斜睨道:“那你有把握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把這里的人統統殺光嗎?”
  
      奧妮克希亞居然真的沉吟了片刻,然后嚴肅道:“你若是能用黑暗天幕封鎖這里三十息,我就有把握殺光這些螻蟻!”
  
      娑娜聽得臉都白了,心說夜之女士明明在開玩笑啊!你千萬不要當真胡來啊!
  
      好在莉莉絲直接回絕道:“那就沒戲了,因為我的黑暗天幕還隔絕在秘法塔那邊呢。以我現在的能力只能封鎖一個地方。”
  
      “那要找到什么時候去啊?”奧妮克希亞撓著頭在噪雜的人群中不停尋視附和杰拉德外形的身影。
  
      “看那邊的主廳。”娑娜生怕這兩位等不及了直接來硬的,趕忙出主意道:“像這種酒宴一般都是身份較低的在院里,身份較高的人在屋里。那個杰拉德身為魔導師,肯定有這資格進主屋里。”
  
      奧妮克希亞立即雙眼紅芒閃爍道:“那感情好,我放個火把他們逼出來!”
  
      “不要!!!”娑娜臉都綠了,然而還是晚了!
  
      只聽轟地一聲,那座主屋的屋頂上突然炸開了!
  
      但奧妮克希亞卻一臉驚愕的怪叫道:“本公主還沒出手呢!那個混蛋搶我的戲了?”
  
      “有刺客!!!”忽然凄厲的尖叫聲在那屋內驟然響起。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