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之星劍傳奇 > 《網游之星劍傳奇》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來投
    一個分神期修士的分身就逼的慕容鳳絕招盡出才堪堪震懾住對方,讓她得以從容脫身。火?然?文??  www.ldylra.twn?www.ldylra.tw`com
  
      如果真的遇到本尊出現,恐怕慕容鳳能不能活著回來都是兩說。
  
      “果然這修真界的新資料片難度比自己想象的還要高出許多啊。”慕容鳳揉著胸口回到鳳棲樓,一進門就遇見神色匆匆的卡布拉姆。
  
      “啊,冕下您回啦!太好了,我正要去找您呢。”卡布拉姆高興道。
  
      慕容鳳問道:“大半夜的找我有什么事?”
  
      “是有關那菊花幼蠶的!”卡布拉姆激動道:“我剛剛有了大發現。”
  
      “哦?走,去你實驗室。”慕容鳳立即道。
  
      二人立即返回卡布拉姆的生物實驗室,只見幾個粗大的透明艙內關押著一只只肥滾滾的菊花幼蠶正在吐絲結蛹。其中一只已經完成了結蛹,進入蛻變狀態。
  
      卡布拉姆吩咐兩名身穿生化隔熱服的實驗員小心翼翼的將這只繭蛹給抬了出來放在實驗臺上進行掃描讀取出各種數據,然后對身旁的慕容鳳激動道:“冕下請看,這繭蛹固化后居然可以防各種儀器探測掃描,而且表殼溫度是恒溫零攝氏度,如果將它丟路邊,估計不管是誰都會將它當做一塊石頭。”
  
      慕容鳳眼中精光一閃立即想到了這繭蛹的特種作戰價值,問道:“能分析出它的構造成分嗎?”
  
      卡布拉姆說道:“因為這繭蛹本身就能防各種儀器掃描,必須進行采樣分析才行。但問題是里面的幼蟲孵化后,這繭蛹就會自我分解成一種粉塵。我目前已經收集了一些繭蛹粉塵進行分析,但里面有許多未知元素。想要投入實用階段恐怕需要一段時間。”
  
      卡布拉姆說著拿出一罐裝有白色粉末狀的粉塵的試管,輕輕晃動之下粉塵立時飛揚飄散閃耀出點點銀光,十分的炫目。
  
      “這玩意兒看起來像是魔法粉塵……”慕容鳳搓著下巴,靈光一閃道:“你等著,我給你叫個幫手來。”
  
      “幫手?誰?”卡布拉姆一臉詫異道。
  
      “一位**師。”慕容鳳嘿笑一聲迅速離開了生物實驗室趕往克爾蘇加德的魔法塔。
  
      對于慕容鳳的深夜到訪,克爾蘇加德顯得很不爽,因為一位魔法師需要充足的冥想才有精力在白天進行各種魔法實驗與研究。
  
      但當慕容鳳把來意一說,克爾蘇加德立即急不可耐的沖到了卡布拉姆的生物實驗室。
  
      “這魔法粉塵!這魔法粉塵!這魔法粉塵!”克爾蘇加德盯著試管內的閃耀著迷人光芒的粉塵,激動道:“沒錯了!這魔法粉塵一定是星光之塵!”
  
      “星光之塵?”慕容鳳與卡布拉姆異口同聲的詫異道。
  
      慕容鳳立即追問道:“這玩意兒你認識?”
  
      克爾蘇加德連連點頭道:“當然!這星光之塵可是眾多魔法材料中極為稀有的存在,我也是從古代魔法師的筆記中了解過這東西的作用!”
  
      克爾蘇加德捏著試管,問道:“口說無憑,我需要馬上試驗一下。你這里有試驗魔法的次位面空間沒?”
  
      卡布拉姆一陣汗顏道:“次位面空間沒有,危險生物隔離區倒是有。”
  
      “跟我來,去隔壁武器研究區的靶場!”慕容鳳立即帶著二人來到武器研究區的靶場。
  
      就見克爾蘇加德先布置下幾個元素防護法術,然后掏出一本充滿歲月氣息的魔法書仔細翻看了幾頁,最后才打開試管倒出一點星光之塵在指尖一搓,同時照著魔法書大聲念出了一段拗口的咒語!
  
      “霜龍吐息!”立時一團星光點點的寒霧從克爾蘇加德的手中噴涌而出,將前方近千米寬的巨大靶場全都凍結了起來,只要把起伏的冰面銼平一點就完全可以當個溜冰場用了!
  
      卡布拉姆看的目瞪口呆,下巴都快脫臼了。身為一名科幻流派的生物學家,他哪見過如此炫酷華麗的魔法啊!
  
      接下來克爾蘇加德又接連試驗幾個記錄在古代魔法師筆記本上需要星光之塵才能施展的古老咒語。這其中大部分都是冰系法術,也有一個被古代魔法師稱為次元鏡像的分身法術。
  
      窩在慕容鳳領間的蓮兒把這一幕瞧在眼中,偷偷記下了所有咒語。
  
      而慕容鳳一眼就相中了這個次元鏡像的分身法術,強烈要求克爾蘇加德馬上教她。因為這個次元鏡像居然能完美的復制出數個自身鏡像,并且還能模仿本體進行攻擊,當然只限于幾個低階的冰系法術或者純粹的物理攻擊。擔對慕容鳳來說這簡直就是為她量身定制的神奇法術。
  
      克爾蘇加德畢竟是慕容鳳名義上的魔法導師,所以慕容鳳愿意學,他自然愿意教。不過繁瑣的古代魔法不比現代簡化版的魔法,施法時需要多種條件,比如施法材料,咒語,手勢以及相配套的精神力構造魔力回路。毫不夸張的說想要學習一個古代魔法的難度絲毫不弱于理解微積分、空間解析幾何與線性代數、級數、常微分方程之類高數的難度。
  
      不是這方面的專業學者,即使把整套魔法構建原理擺在你們面前你也看不懂。
  
      所以慕容鳳足足花了三天時間才勉強學會這次元鏡像,不過也只能制造出一個鏡像分身,而且維持時間只有短短的30秒。
  
      慕容鳳對此有點略感失望,但克爾蘇加德瞧向慕容鳳的眼神都變了!
  
      “你這丫頭該不會是魔法女神的私生女吧?”克爾蘇加德汗顏道。
  
      慕容鳳聳肩道:“你想多了,我可是一位虔誠的月神信徒。”
  
      “你說句話的時候良心不會痛嗎?”林琳恰好出現,一臉黑線道:“趕緊的,跟我走一趟。”
  
      慕容鳳摸了摸心口,不疼,然后問道:“去哪?”
  
      “去機場啊,不是你下命令將那什么劍癡帶回來的嗎?”林琳白眼道。
  
      慕容鳳一拍額頭,道:“你不提這茬,我都差點忘了。走走走,導師我先回去啦。”
  
      “去吧。”克爾蘇加德終于能得清凈,巴不得慕容鳳早點離開。
  
      不過慕容鳳前腳剛走,卡布拉姆后腳就腆著臉上門了。
  
      這位地精生物學家自從初窺魔法的炫麗后就徹底迷上了這種充滿魔幻的神奇力量,所以這幾天只要逮著機會就以各種名義上門求教。
  
      對此克爾蘇加德很無語,因為世間有一個連三歲小孩都知道的常識,那就是卑劣的地精是被魔法女神最為嫌棄的存在,所以地精壓根沒辦法成為一名施法者。
  
      克爾蘇加德已經很明確的提醒卡布拉姆他想成為一位施法者是完全不可能的,但卡布拉姆就是不死心,天天上門死纏爛打,讓克爾蘇加德極為頭疼。最后又在慕容鳳的支持下,不得已只能收下卡布拉姆先當個魔法助手。美其名曰一起研究星光之塵的潛在價值。這下克爾蘇加德就更沒借口拒絕卡布拉姆天天來竄門了。
  
      “**師,**師,您看我今天需要幫什么忙嗎?”卡布拉姆一來就跟在克爾蘇加德屁股后頭問個不停,就算沒事也要找點事做。偏偏這家伙又有慕容鳳親自推薦的,所以克爾蘇加德也不能或者說不敢敷衍了事,畢竟魔法實驗的危險性可一點都不比化學實驗之類的安全多少。
  
      “你,那個……”克爾蘇加德揉著眉心突然想起這家伙貌似還是什么生物學專家,便有了主意,說道:“我今天要研究一個古老的黑魔法,是一種神奇的變形法術。你幫我解剖一下幾種生物標本并詳細記錄一下這些標本的身體構造吧。”
  
      “好好,**師您可算找對人咧。解剖術我最擅長啦。”卡布拉姆立時躍躍欲試道。
  
      克爾蘇加德哼笑一聲,帶著卡布拉姆來到魔法塔的第三層實驗室,結果二人進去沒五分鐘卡布拉姆就沖出來吐得稀里嘩啦,臉色那叫一個慘綠慘綠的。
  
      克爾蘇加德端著一杯熱茶來到卡布拉姆身后,輕笑道:“怎么?你不是說自己最擅長解剖術的嗎?只不過瞧見幾具標本就吐成這樣了?”
  
      卡布拉姆原本以為所謂的解剖只不過是解剖一些小動物,卻沒想到那實驗室里的標本竟然全都是些地獄妖魔、惡魔和邪魔,甚至還有幾頭猙獰丑陋的魔化怪物!
  
      而且實驗室里的場景簡直就和屠宰房一樣,太考驗人的承受能力了。
  
      不過為了學習魔法成為一名強大的施法者,卡布拉姆一咬牙直起身子道:“我只是吃壞肚子了,再來!**師您就說要先解剖那~那個標本吧。”
  
      克爾蘇加德心中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地精雖然沒有成為施法者的資質,卻有著許多人沒有的執念,或許能另辟蹊徑也說不定。畢竟上古時代也沒有所謂的魔法女神,還不是照樣滿地都是古代魔法師。
  
      ***
  
      “投名狀呢?”慕容鳳一見到臉色黑如鍋底的劍癡便直接問道。
  
      劍癡臉色不善道:“你都已經和天星宗宗主交過手了,還認為我能回去嗎?”
  
      “哦?”慕容鳳訝然道:“那娘們居然就是天星宗的宗主?難怪怎么硬茬啊!”
  
      劍癡一臉無語,心說你連對方身份都不知道就和人家大打出手還順便將他給賣了,不帶怎么坑人的。
  
      “好吧,既然你已經無家可歸了,我就勉為其難的收留你好了。”慕容鳳大發慈悲道,卻讓劍癡越發恨的牙癢癢,但他還有求于慕容鳳,所以只能忍氣吞聲的問道:“我現在能去月眠谷了嗎?”
  
      “別急啊。”慕容鳳笑呵呵道:“難得來到我的黃金城不先到處逛一逛嗎?”
  
      劍癡很直白道:“我身上一分錢都沒有!”
  
      慕容鳳立時臉色一板,更加直接道:“送客!”
  
      一旁林琳的滿臉黑線道:“我說你這丫頭翻臉也翻的太快了吧。”
  
      “我樂意我高冷我傲嬌,咋地,你不服?”慕容鳳直接起身,一臉不耐煩的催促劍癡道:“還愣著干嘛?走啊!”
  
      “去哪?”劍癡一臉黑線道。
  
      慕容鳳反問道:“你不是說要去月眠谷的嗎?走啊。”
  
      “哦。”劍癡連忙起身。
  
      慕容鳳忽然又提醒道:“300金幣的傳送費就先從你的工資里扣了。”
  
      劍癡腳下一拌,差點摔一跟頭,滿臉黑線的問道:“什么就從我的工資里扣了?還有咱們什么時候簽訂過雇傭合同了?”
  
      慕容鳳一副奸商嘴臉道:“就剛才啊。我不是說既然你無家可歸我就好心收留你了嗎。”
  
      “這也算啊?”劍癡徹底無語了:“那話說你打算一月給我多少工資?”
  
      “三十金幣。”慕容鳳哼道:“正好我鳳棲樓還缺一個看門的。”
  
      “你在耍我嗎?”劍癡咬牙切齒道。
  
      “沒有。”慕容鳳倨傲道:“因為你就值這個價,除非你能證明自己更有價值,我就付你相應的工資。”慕容鳳壓低聲音,冷笑道:“而且別忘了你現在可是指望著我把你從那個鬼地方撈回來呢,所以你最好端正一下你的工作態度。”
  
      劍癡握著劍柄瞪著一雙牛眼,最終還是選擇了服軟,嘆氣道:“好吧,三十金幣就三十金幣,但我要先預支一年的工資。”
  
      “這個好說,你月薪30,年薪就是360,扣除掉傳送費用還剩下60金幣。”慕容鳳直接一摸腰包掏出60金幣笑瞇瞇的遞給劍癡。
  
      六十金幣雇傭一位劍道宗師當一年打手,這世上恐怕沒有比這更劃算的買賣了。
  
      劍癡面無表情的手下金幣直接塞進自己包里,哼道:“你就不怕我事后跑路?”
  
      慕容鳳冷笑道:“那你除了溜回劍魚星座就沒地方可去了。”
  
      劍癡哼了哼兩聲沒有再多嘴。
  
      慕容鳳忽然好奇問道:“對了,你還沒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劍癡淡淡道:“名字只是一個代號而已。”
  
      “那行。”慕容鳳點點頭道:“那我以后就叫你狗剩好了,或者文雅點,比如諸葛山珍,夏侯鐵錘之類的,朗朗上口又好記。”
  
      劍癡感覺自己要瘋,快要控制不住拔劍的沖動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