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之星劍傳奇 > 《網游之星劍傳奇》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反其道而行之
    玻璃珠子一落地立時發光發熱,直晃的二人無法直視連連后退。
  
      “不好!這玩意兒該不會要爆炸了吧?”劍癡驚呼道。
  
      “閉上你的烏鴉嘴!”慕容鳳怒哼一聲,自己卻溜的飛快。
  
      劍癡連忙追上,嘆氣道:“我早就勸你不要亂來,你偏不聽,瞧吧,這回真出事了吧。”
  
      慕容鳳退后百米后便停下嚴陣以待,白眼道:“你除了會說風涼話還會別的了嗎?不會就給我閉嘴!”
  
      劍癡覺得自己這叔的身份當的實在是太憋屈了。
  
      這時發生異象的玻璃珠子越發明亮了,宛若一顆小太陽綻放出強烈刺眼的光芒。附近的草地與樹木全都被強光高溫引燃,逼的二人不得不退出了樹林。
  
      “這動靜太大了。”慕容鳳皺著眉頭道。
  
      劍癡自然清楚她在擔心什么,問道:“是你的血激活了那顆珠子,現在就沒一些心靈感應之類的感覺嗎?”
  
      慕容鳳白眼道:“你玄幻小說看多了吧!這種情況哪來的心靈感應?”
  
      這時那玻璃珠子忽然光芒一斂沒了動靜,仿佛剛才散發出來的強光只是一場幻覺。
  
      二人對視一眼正要小心翼翼的上前查看,卻沒想到那玻璃珠子突然自己蹦了起來,然后朝天空中射出一道七彩霞光!!!
  
      “神器???”慕容鳳一時目瞪口呆,旋即臉色劇變!
  
      因為這道七彩霞光簡直是直沖云霄,遠在千里外都能瞧得見。這還不得引來多少麻煩啊!
  
      但是這還沒玩,七彩霞光維持了幾息漸漸消散,卻化作漫天金花緩緩飄下,當真是美輪美奐。
  
      而這些金花仿佛如雪花一般,一落地就消融的無影無蹤。
  
      慕容鳳與劍癡對視一眼,都不知道該做什么表情了。
  
      這時那顆玻璃珠子終于消停了,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算是沒了反應。
  
      慕容鳳立即飛身上前小心翼翼的撿起一瞧這神奇珠子的屬性……
  
      【琉璃珠子】
  
      品質:普通(白色)
  
      說明:一顆看上去很普通的琉璃珠子,但似乎被狗啃過。
  
      ————————————————
  
      “坑爹吶!!!”慕容鳳抓狂的差點將這破珠子又丟掉。
  
      劍癡搖頭無語道:“我覺得咱們還是先離開這里為妙!”
  
      “嗥——!”忽然一聲似龍吟的獸吼響徹云霄,把二人嚇了一大跳。
  
      慕容鳳立即扭頭循聲望去,瞬間臉色劇變驚呼道:“不好!趴在山頂上的那頭豬被驚動了!!!”
  
      “肯定是你手中這顆珠子引起那靈獸王的注意!”劍癡催促道:“你要么趕緊丟掉,要么趕緊跑!”
  
      “撤!”慕容鳳直接將珠子往包里一塞,轉身撒腿就跑。忽然剛被塞進包中的玻璃珠子自己飛了出來朝天空中綻放出一道七彩霞光,跟著又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
  
      二人一時相對無言。
  
      “要不你去撿起來看看。”慕容鳳示意道。
  
      “不要!”劍癡直接一口回絕。
  
      “撿不撿?”慕容鳳虎著臉。
  
      劍癡翻翻白眼,輕嘆一聲彎腰去撿起玻璃珠子,結果這珠子又亮了,但卻如燭光閃爍了一下就滅了……
  
      慕容鳳腦中靈光一閃,伸手拿過玻璃珠子,立時綻放出璀璨的七彩霞光!
  
      慕容鳳又趕緊將玻璃珠子塞到劍癡手上,立時七彩霞光崩滅變成了弱弱的燭光。
  
      “這破珠子是幾個意思啊?是瞧不起我嗎?”劍癡瞬間怒了。
  
      “哈哈哈,我明白了!”慕容鳳大笑一聲,推著劍癡撒腿就跑。
  
      再不跑,山頭上的那頭豬就要破陣而出沖過來了!
  
      不過那頭豬還沒沖來,但見到七彩霞光的各路人馬卻已經是從四面八方聞風而來。
  
      劍癡感覺自己捧著的玻璃珠子就是一個真正的燙手的山芋,想丟還給慕容鳳卻被她拒絕道:“別給我,我一碰到這珠子就會讓它綻放七彩光芒,你先幫我拿著。”
  
      劍癡一邊狂奔一邊汗顏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容鳳一翻手祭出彎弓搭箭道:“我只猜到大概怎么回事,但是還需要研究一番。”說著一箭飆射了出去。
  
      就見前方出現一頭膘肥體壯的妖怪擋住了二人去路,橫著一把開山斧一臉獰笑道:“識相的就留下寶物——呃!”
  
      利箭咻地一聲扎進了這妖怪的眼睛,直接將它釘死當場!
  
      慕容鳳飛速沖過,順手撿走這妖怪掉落的裝備。劍癡一臉黑線的跟在后頭,回頭瞥了一眼提醒道:“后頭有人追上來了!”
  
      慕容鳳嗯了一聲,忽然一個急停轉身道:“你先走,我去解決掉那幾個尾巴。”
  
      劍癡絕對相信慕容鳳的實力,所以腳下不停的點點頭,飛奔而去。
  
      “別讓那個男的逃了,寶物在他手上!”追上來的幾個人立即互相呼喝道:“分頭追!三寶道友你去攔住那個女人!”
  
      被叫到的是一個肥頭大耳的胖和尚,咧嘴憨厚一笑宛若一尊彌勒佛。但是此人卻是百十年前縱橫修真界的一個兇名赫赫的大妖僧,因為喜食人肉,尤其是嬰兒肉而被正道門派聯手圍剿,不得不遁入幽淵洲加入邪道門派中的百仙門。
  
      “哈哈哈,好一個細皮嫩肉的小丫頭,貧僧今天算是有口福了。”三寶妖僧一瞧清慕容鳳真容立時眼放綠光,嘴里直哧溜口水,仿佛餓死鬼投胎一般直沖了過來。而其他幾個邪道修士則迅速分散開來追向劍癡。
  
      慕容鳳冷哼一聲,一拍掛在腰間的狗皮袋召喚出鬼將去擋下三寶妖僧,而她自己則抽出了電光炮就是一通掃射!
  
      這幫邪道修士那見過電光炮啊,當場被炸的人仰馬翻。然后又被快如鬼魅的慕容鳳近身一一當場滅殺,連元嬰和魂魄都沒跑了。
  
      而那三寶妖僧仗著自己一身佛門神通認為專克鬼將這類妖魔邪祟,所以一沖過來就先輕敵了三分,結果與鬼將一交手就差點被一刀劈成兩半,丟下一條胳膊轉身就逃。
  
      但慕容鳳卻要趕盡殺絕以絕后患豈會容他逃走,畢竟這些人都已經見過她和劍癡,知道寶物在他二人手上。
  
      就見慕容鳳一翻手祭出了一塊黝黑的板磚,然后掄圓了一把飛擲了出去。
  
      三寶妖僧立時感到背后一陣呼嘯傳來,嚇得他亡魂出竅,連頭也不敢回的直接來了個懶驢打滾。結果是躲過了板磚,卻沒能躲過鬼將尾銜而至的奪命一刀!
  
      “這些人的魂魄都歸你了!”慕容鳳冷漠的將幾個邪道修士的元嬰和魂魄全部丟給鬼將吞食。既然要趕盡殺絕,可不就是打死了事。抽魂滅魄肯定是少不了的,不然這些修士只要遁走一個元神就有可能泄露寶物。
  
      鬼將目光一閃,立即將幾個邪道修士的元嬰魂魄一口吞食了下去,然后地上的三寶妖僧也不打算放過。卻沒想到這妖僧已經修煉出了法相金身,即使被鬼將斬殺后也只遺留下一顆舍利子,而他的元神早已不知道躲到那里去了。
  
      慕容鳳對這種情況也只能搖頭無語,收回板磚和鬼將便迅速撤離了此地。
  
      而此地的戰斗動靜也很快吸引來了一大群人,但是慕容鳳早已遁走,而且還抹去了沿途留下的蹤跡,讓這些搶寶人全都撲了個空。不過那個僥幸逃得一命的三寶妖僧卻是如慕容鳳所料,將他們二人樣貌宣揚了出去,并言之鑿鑿的聲稱確實見到二人手中有一件散發著七彩霞光的寶物。
  
      重寶動人心,一時間風云匯集,人人都在尋找二人的下落。就連正在探索古跡的不少人在聞訊后也紛紛跑下了山想要殺人奪寶。畢竟這處古跡遺址中即有詭異濃霧彌漫又有強大的靈獸出沒,想要在其中尋找到寶物實在太難。而從別人手中搶奪到寶物顯然就容易多了,顯然大部分人都是怎么想的。
  
      而這其中要數那位冥火尊者最為憤怒和抓狂了,因為他可是與那寶物失之交臂的。
  
      而這世界上從來不缺少聰明人,從先前冥火尊者發布的通緝令中不少人就自行腦補出那一男一女肯定是從冥火尊者眼皮子底下搶走了什么重寶才惹出來怎么大的動靜。
  
      既然重寶現世已經確鑿無疑,自然有更多的人下山加入了搜捕二人下落的隊伍。
  
      然而這些人恐怕做夢都不會想到,慕容鳳帶著劍癡繞了一大圈又偷偷溜回了古跡遺址里。畢竟這片古跡中迷霧彌漫,沒有比這里更適合藏身了。
  
      “你不是說山頂上的那頭靈獸王要沖這寶物來了嗎?你怎么又帶著我跑回來自投羅網了?”劍癡警惕四顧,忍不住悄聲問道。
  
      慕容鳳小心翼翼的將玻璃珠子包裹在一張獸皮中,確認只要自己不接觸珠子就不會發光這才長舒了一口氣。然后才回答道:“那頭豬似乎被什么強大的禁制給禁錮住了,不能離開山頭范圍。我們只要不上去送死應該就沒事。”
  
      “應該?”劍癡一臉黑線道:“那有個萬一呢?而且被其他人撞見了怎么辦?”
  
      慕容鳳斜睨道:“這還用說嗎?當然是直接宰了!”
  
      劍癡對這樣的答案早已有所預料,所以一點都不感到意外,也懶得去爭辯,轉移話題問道:“你還沒告訴我這顆破珠子到底是什么寶物呢!”
  
      慕容鳳一邊在前開路一邊回答道:“這珠子應該是某種能夠檢測個人資質或者潛力的法寶。”
  
      劍癡立時秒懂,驚奇道:“能夠檢測人的資質和潛力?你怎么推斷出來的?難道就因為你拿在手中綻放七彩霞光,我拿在手中就跟風中殘燭似的?”
  
      慕容鳳一攤手道:“我也是瞎猜的,不過你看那些玄幻小說里不都是這樣寫的嘛,主角加入某某門派然后一檢測資質,哇喔,居然是五行俱全自帶七彩霞光的極品靈根,學啥看一眼就會,修為更是一天筑基,三天大乘,七天就能位列仙班,這資質簡直是萬年難出一位超級天才。”
  
      劍癡一臉黑線道:“沒有你這么變著法兒夸自己的,你就直說你自己是那個萬年難得一見的超級天才不就得了。”
  
      慕容鳳颯然一笑道:“那你找個更合理的解釋啊!”
  
      劍癡翻翻白眼,顯然也找不到更合理的解釋。
  
      “嗯?什么味?”慕容鳳忽然駐足聞了聞,納悶道:“誰把藥給煮糊了?”
  
      “什么藥煮糊了?誰會在這個鬼地方煮藥?”劍癡訝然道。
  
      慕容鳳眼中精光一閃,飛身躍上旁邊一座亭子極目遠眺,然后翻身下來興奮道:“前面有片藥園子,快走快走。”
  
      “藥園子?”劍癡也是立時雙眼放光,迅速跟上慕容鳳。
  
      二人很快摸到了藥園子外頭,劍癡沒慕容鳳的邪王真眼,只能透過迷霧影影綽綽的看清大片田壟。
  
      慕容鳳深吸一口氣,輕咳道:“沒錯了,這里確實是片藥園子。穿過這片藥田有一座很大的宮殿,估計是座煉丹房,那股藥糊味就是從那里飄出來的。”
  
      劍癡也深吸了一口氣,卻只聞到一縷十分淡薄的藥香。
  
      “那我們還等什么?”劍癡橫劍道:“趕緊進去瞧瞧,說不定能找到某些絕跡的靈草神藥。”
  
      慕容鳳摁住他,密語道:“急什么!你現在沖進去只有死路一條!”
  
      “什么意思?”劍癡一皺眉,立即意識到了什么,連忙蹲下悄聲道:“里頭有靈獸?”
  
      “廢話!沒靈獸守護我早沖頭個進去了!”慕容鳳一拍劍癡肩膀指了個方向,然后迅速轉移陣地悄悄摸到了這片藥園子旁邊的一片茂密的銀杏樹林里。
  
      慕容鳳如靈貓一般躥上了樹梢,劍癡也手腳并用的爬了上來,卻依舊什么都看不清。
  
      “有人來了,正好可以給我們探探路。”慕容鳳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后指了指林子外頭。
  
      果然片刻后,一陣悉悉索索的動靜飄了進來。
  
      “七個,全是人類修士。”慕容鳳目光湛然道:“不過瞧打扮不像是邪道魔門的修士,看來抱著趁火打劫目的家伙有很多啊。”
  
      劍癡隨口道:“估計是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散修吧,畢竟有宗門的修士都趕回去保護自己的宗門了,誰還有這閑心和膽量跑來九丘洲撈便宜。”
  
      慕容鳳搖搖頭道:“可能吧,可惜這些家伙壓根不知道這片藥園子里窩著什么怪物。”
  
      “到底是什么怪物窩在里面?連你都不敢去招惹?”劍癡好奇道。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饑_渴!!請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復制)!!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