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之星劍傳奇 > 《網游之星劍傳奇》第1221章 雨中劫車
“我知道那里有修車廠!”小香兒立即舉手道。
  
  牧雪白眼道:“你不用說我都知道,P港嘛。但問題是我們現在去P港找死嗎?”
  
  “哎呀,不是P港啦。”小香兒哼道:“難道我會不知道P港現在有多危險嗎?我說的是礦場!”
  
  “礦場?”慕容鳳點開衛星地圖看了一眼,發現這礦場就在P港北面的山區里,旁邊還有一大片工廠區。只不過從P港向北前往礦場會途徑一片無遮無攔的田地,這要是被人盯上了那就連躲都沒地方躲了。
  
  牧雪卻皺眉道:“那礦場的資源雖然沒有P港豐富,但是同樣會有很多人選擇跳在那里落腳,而且路有點遠啊。”
  
  小香兒說道:“我說的那修車廠并不在礦場里面,而是在邊上,靠近東邊的廠區。”
  
  牧雪搖頭道:“這有什么區別嗎?萬一驚動了那些喪尸,對方可不管我們來做什么的,肯定會一窩蜂的從四面八方涌過來。”
  
  劍癡這時回頭道:“你們還沒商量好嗎?發動機快支撐不住了,估計再開一會兒就要趴窩了。”
  
  蘇姚說道:“要我說干脆換輛車得了,省得如此麻煩。”
  
  “不行!”牧雪和小香兒難得一次異口同聲道。
  
  牧雪分析道:“那些民用車怎么有我們的裝甲車結實,萬一遇到喪尸大軍我們躲在車里好歹還有沖出去的機會。”
  
  “就是就是。”小香兒應和道。
  
  蘇姚搖頭笑道:“我看你們倆純粹是怕死。”
  
  “哎呀,蘇姨話不能怎么說嘛。”牧雪怪叫道:“這裝甲車可是稀有載具,我們玩一百局都不一定能搶到一輛。現在好不容易撿到一輛,怎么能不堅持到最后留個紀念呢。”
  
  蘇姚搖頭道:“行行行,怎么說都是你有理。”
  
  劍癡無奈道:“那你們決定好去那了嗎?”
  
  牧雪與小香兒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道:“去P港!”
  
  “哈?”劍癡一臉驚訝道:“你們剛才不是說千萬不能去P港的嗎?怎么突然改主意了?”
  
  牧雪攤手道:“因為礦場太遠了啊,我怕裝甲車堅持不到那里,還不如冒險去P港找家修車廠。而且就算找不到修車廠,我們也能在城中輕易再找一輛車代步。但如果去礦場萬一裝甲車在半路上趴窩了,那我們難道要徒步冒雨趕路嗎?”
  
  “好吧,怎么說都是你在理。”劍癡盯著衛星地圖一打方向朝P港方向駛去,說道:“不過我把丑話說在前頭啊,萬一遇到什么意外狀況可別賴我啊,是你們決定去P港的。”
  
  慕容鳳這時問道:“往前不遠不是有座小鎮嗎?為什么不去那里碰碰運氣?說不定能找到修車的地方。”
  
  牧雪無奈道:“月影,我們玩這游戲已經好十幾次了,那里有好東西,那里有危險都已經有經驗了。”
  
  小香兒點頭道:“嗯嗯嗯,前面那座小鎮我已經來過不下十次了,連輛三蹦子都沒有,更別提修車的地方了。”
  
  “好吧,聽你們的。”慕容鳳這個小萌新只能從善如流。
  
  劍癡盯著衛星地圖又問道:“這P港怎么大,那個修車廠在哪里?”
  
  “在城西。”牧雪指點道。
  
  “城西?”劍癡皺眉道:“我們現在在P港的東邊,豈不是要穿過整個城區才能到達那個修車廠?”
  
  “誰讓你穿過整個城區了,你不會從城市的北邊沿著郊區繞過去嗎?”牧雪白眼道。
  
  “繞怎么遠的路還不如去那個什么礦場呢。”劍癡嘀咕了一句,但沒敢和這丫頭爭辯。畢竟他和慕容鳳一樣都是第一次玩這大逃殺,是比慕容鳳還萌新的小菜鳥,因為人家好歹還有一手精湛的槍法,而他對自己的槍法卻沒多少信心。
  
  慕容鳳這時卸下兩把狙擊槍開始檢查擦拭起來,這是前世一個老兵的習慣,后來傳授了給他并告誡他只有時刻保持你手中的武器在最佳狀態才能在關鍵時候救你一命。只不過她前世經手的都是在工業母機中一體化成形的電磁或光能制式武器,在耐操性上是現在這兩把老古董沒法比的。所以慕容鳳在拆卸檢查時顯得更為仔細和認真,也能夠更好的了解自己手中這兩把武器的性能。
  
  檢查完兩把狙擊槍后,慕容鳳又拿出那幾盒狙擊專用子彈看了看,然后又與普通的通用子彈對比了一下,發現這狙擊子彈的彈頭更為尖細和修長,重量也略微更重,顯然是為了讓子彈在飛行過程中保持直線彈道同時飛的更穩更遠。另外彈殼也比通用子彈略大了一些,應該是為了裝下更多發射藥讓子彈獲得更大的初速度,估計彈殼內部裝填的火藥也會有所不同,不過慕容鳳也沒仔細到拆開一顆子彈瞧瞧。只是親手將一發發狙擊子彈裝填進清理過的彈匣,確保在激烈戰斗時不會發生卡殼的囧事。
  
  一旁的牧雪見慕容鳳檢查武器如此認真也跟著有學有樣,只有沒心沒肺的小香兒纏著蘇姚嘰嘰喳喳的一個勁聊天。不過這丫頭手上是把AK,所以懂得人都不會多說什么。
  
  “前面有情況!”劍癡忽然開口提醒道。
  
  “什么情況?”慕容鳳立即上前詢問道。
  
  “有火光!”劍癡一指道:“好像是從P港那邊。”
  
  “火光?”牧雪也好奇湊上前詫異道:“怎么大的雨居然還能起火,看來P港那邊很熱鬧啊。”
  
  隨著距離近了,車上幾人也隱隱約約能聽見從P港方向傳來隆隆爆炸聲。
  
  慕容鳳忽然一抖耳朵,警惕道:“有車聲正向我們沖過來!快隱蔽!”
  
  “抓穩了!”劍癡左右一瞥,立即一拐方向讓裝甲車沖下公路一頭扎進一片樹林中。
  
  眾人躲在車內精神高度集中,大氣不敢喘一下。
  
  片刻后就見大雨瓢潑的公路上飛馳來幾輛汽車,這幾輛汽車一路互相追逐射擊,顯然不是同一路人。
  
  關鍵是這些汽車后頭還烏泱泱的追著一大群喪尸……
  
  “快啟動車子馬上離開這里!”慕容鳳立即低呼道。
  
  結果劍癡連續幾次發動裝甲車都沒能成功,急的他滿頭大汗道:“不行了,發動機好像徹底不停使喚了。”
  
  “那可怎么辦?”小香兒握著AK慌張道:“要不我們逃吧。”
  
  牧雪白眼道:“憑兩條腿能逃多遠,要我說干脆和那些家伙拼了。”
  
  慕容鳳臉色一沉,拿起狙擊槍說道:“管不了那么多了,你們把能帶上的東西都帶上,我去搶輛車來。”
  
  “我去幫你!”劍癡也趕緊拿出自己的步槍。
  
  “不,你留下保護她們在這兒等我。”慕容鳳翻上風衣罩帽推開車門就跳進了雨幕中。
  
  牧雪連忙將門帶上隔絕了外面的刺骨的冷風。
  
  而雨中的慕容鳳就像是一個幽靈刺客,背著狙擊槍飛快爬上路邊一棵大樹橫蹲在樹杈上架起了狙擊槍。
  
  然后就見一輛輛汽車從樹底下飛馳而過,慕容鳳卻始終沒有出手,直到一輛綠色帆布吉普車出現在視野中才端起了槍口。
  
  那吉普車內擠滿了人,核定限載五人卻擠上去了七八個人,難怪慢吞吞的落在最后面。
  
  不過車上的火力卻異常兇猛,光是輕重機槍就有三挺,手雷更是一路跑一路丟,把追在后面的喪尸大軍炸的人仰馬翻。
  
  正準備動手的慕容鳳忽然見到那車上探出一人扛著一桿火箭筒咻地一下射了出來,只不過這人瞄準的不是后面的喪尸大軍,而是前面幾輛汽車。
  
  就見火箭彈帶著一道白煙呼嘯而過直接命中了一輛越野車,將整輛汽車都給炸上了天。
  
  那吉普車內立時響起一陣鬼哭狼嚎般的怪笑聲。
  
  “一群瘋子。”慕容鳳呸了口雨水屏住呼吸瞇起眼睛,當吉普車駛到一處拐彎時立即扣動了扳機。
  
  不到百米距離子彈轉瞬及至,立時吉普車的駕駛座上炸開一團血霧,旋即正要拐彎的整輛車瞬間失去控制一頭歪撞在路上一棵大樹上。
  
  車上的那些人也撞的七葷八素,紛紛跟喝醉了一樣跳下車四處尋找放冷槍的家伙。
  
  啪!
  
  即使加裝了消音器,M24開槍的動靜依然如同一聲響亮的擊掌聲,不過好在恰逢大雨天又加上一百多米的距離,使得對方又一人中彈倒地后,那群人依然沒有找到冷槍是從哪邊射過來的。
  
  “是狙擊手,快隱蔽!”立時有人慌張的喊道。
  
  “這狙擊槍怎么沒聲音啊?”
  
  “肯定是加裝了消音器!”
  
  “那些喪尸馬上就追上來了,還隱蔽個毛線啊!趕緊開車跑路啊!”
  
  “鐵頭去開車,其他人都躲到車后邊去。”
  
  “老大,子彈是從哪兒射過來的?”
  
  “你問我,我問鬼去啊!”
  
  啪咻噗!
  
  “啊,鐵頭也被爆頭了!”
  
  “我看見了!我看見了!東邊,是東邊,子彈是從東邊射過來的!”
  
  一幫人紛紛躲到汽車或大樹的西邊,再沒有誰敢隨便露頭。
  
  慕容鳳自然不會跟著這群人干耗著,在狙殺掉那個想要偷開車門的家伙后,立即翻身滑下了大樹向對方快速沖了過去,同時摸出一個閃光彈捏在手中。
  
  百米距離對慕容鳳來說不到十秒就沖到了近前,順手就將閃光彈拋了過去。之所以丟閃光彈是怕傷到那輛吉普車,畢竟她是打劫汽車的而不是來殺人的,雖然兩者之間并沒有多少區別。
  
  “啊!手雷!快跑!”這樹后頭擠在一堆人,正緊張的不知如何是好,忽然見到一顆雷落在身邊,立時看也沒看見蹦起撒腿就跑。
  
  慕容鳳抬手就是一槍又放倒了從樹后面蹦出來的家伙,然后就見樹后嘭地一聲巨響帶起一片白光。
  
  慕容鳳二話不說直接收起狙擊槍抽出工兵鏟加速沖了過去。
  
  這時樹后頭又踉蹌晃出一人,慕容鳳一鏟子劈在這人脖子上噴濺出一蓬血花,然后飛起一腳將尸體踹開撞倒一人,跟著殺進人群一鏟子一個如同宰小雞一樣干凈利落。
  
  殺完最后一人后慕容鳳一甩工兵鏟上的血漬,連包都沒舔直接拉開車門拽下駕駛員的尸體自己跳上了車迅速發動了吉普車向著裝甲車拋錨的地方沖去。
  
  而這時后面的喪尸大軍已經追近不到三百米距離。
  
  慕容鳳開著吉普車在復雜的樹林中一路飛馳猛沖,沿途刮倒灌木小樹無數,等到她將車開到裝甲車旁邊一個甩尾急停,兩個后視鏡都已經不見了蹤影。
  
  “是我,快上車!”慕容鳳沖裝甲車內大喊一聲。
  
  然后就見幾人推開車門提著大包小包擠上吉普車,慕容鳳見劍癡單手提著那挺火神機炮哼哧哼哧的往車上塞,不由一臉黑線道:“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帶著這玩意兒做什么?”
  
  “這機炮可是一槍未開呢,直接丟這兒太可惜了。”劍癡塞好機炮后立即跳上副駕駛位置催促道:“快開車,那喪尸追過來了。”
  
  后座的牧雪和小香兒已經開始掃射那些喪尸。
  
  “坐穩了!”慕容鳳直接一轟油門就讓吉普車飛竄了出去,劍癡死死抓住扶手看著窗外一片模糊的景色仿佛被勾起了某些久遠的回憶……
  
  “小鳳開慢點開慢點,這片地方太顛簸了,當心翻車!”蘇姚被顛騰的俏臉煞白,忍不住提醒道:“后面那些喪尸已經被甩掉了,啊,當心樹!”
  
  慕容鳳雙手翻飛如殘影,讓吉普車如脫韁的野狗在樹林中橫沖直撞,卻把車上幾人嚇得驚叫連連。
  
  “前面有石頭!啊啊啊!要撞上了!”就在吉普車避開一棵大樹后忽然前方又突兀的出現了一塊大石塊,而看這車速分明是躲不開了,眾人不由發出齊聲驚呼。
  
  卻見慕容鳳直接猛打一把方向,讓吉普車在濕滑的草地上來了一個飄逸至極的甩尾側滑,車身幾乎是蹭著這塊巨石飛速飄過,然后扭著車屁股沖上了一片緩坡,這才讓狂飆的車速有所放緩。
  
  “啊啊啊啊!!!”但眾人似乎被驚嚇過度了,居然還在尖叫。
  
  慕容鳳將吉普車橫停在坡頂,回頭白眼道:“都別叫了,當心又將喪尸招來。”
  
  眾人這才停下尖叫,但看臉色一個比一個精彩。
  
  牧雪拍拍胸口,心有余悸道:“月影我發誓以后再也不坐你開的車子了,也包括飛船。”
  
  另外三人一致點頭,顯然十分贊同牧雪的話。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