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之星劍傳奇 > 《網游之星劍傳奇》第1632章 俘虜
    “先知大人?”巨魔信使趕緊攙扶住搖搖欲墜的迦爾達拉。
  
      迦爾達拉擺擺手道:“我沒事,你趕緊去吩咐車隊準備啟程,不,給我單獨準備一匹快騎。”
  
      “啊?”巨魔信使傻眼道:“這如何使得?”
  
      “有何使不得?”迦爾達拉瞪眼道:“難不成我在你眼中已經老到騎不了迅猛龍了?”
  
      “不不不,屬下絕無此意。”巨魔信使趕緊領命去準備快騎。
  
      “先知……”薇婭欲言又止。
  
      迦爾達拉輕笑擺手道:“行了,你不用說了。軍情緊急老夫我先走一步,你一定要做好防范工作。”
  
      “嗯,我知道輕重。”薇婭點點頭。
  
      迦爾達拉又轉身對慕容鳳歉然道:“真是讓閣下見笑了。”
  
      慕容鳳起身道:“先知言重了,事從緊急您自去便是。”
  
      “賈拉克照顧好閣下,千萬不要再失禮。”迦爾達拉叮囑了冰牙一句,便告辭離去。
  
      原本就簡陋的宴席吃到一半先走了一位,留下的幾人自然也無心繼續。
  
      薇婭命人將慕容鳳帶到客房休息,還專門為德雷格瑪爾搭了一頂帳篷,而她自己則忙著連夜帶隊巡查邊境。
  
      一夜風雪。
  
      慕容鳳第二天一早登入游戲,發現神廟內的氣氛明顯有些不同,到處都是神色匆匆全副武裝的侍僧。找來冰牙詢問才得知大祭司薇婭昨夜巡防邊境居然真的撞見了一支維庫人斥候小隊,雙方在漆黑的風雪夜中激斗了一場,誰也沒討得便宜。
  
      “冕下……”冰牙一副欲言又止。
  
      慕容鳳斜睨道:“怎么?想讓我出手?”
  
      冰牙訕笑道:“小人的心思果真瞞不過冕下您。”
  
      慕容鳳冷哼道:“你若是有點用,我還用得著繞遠來這里?早在要塞那邊就能打跑那些維庫人為你樹立聲望了。”
  
      冰牙尷尬的直撓頭,自然相信慕容鳳肯定能說到做到。
  
      一旁的德雷格瑪爾嚼著肉骨頭說道:“冕下,要我說費那么多事做什么。您亮出真身,這些巨魔還不乖乖納頭便拜?若是有不服的您讓我去將那些人全給宰了。”
  
      “嗯,你這主意不錯。”慕容鳳點頭道:“那些洛阿神靈也順便交給你解決吧。”
  
      德雷格瑪爾臉色一僵,干笑道:“冕下我只是說笑的,您別當真啊。”
  
      “吃你的早餐去。”慕容鳳斜睨一眼,對冰牙說道:“想讓我出手你自己也得拿出本事來,我給你紋的符文可不是為了好看。”
  
      冰牙咬咬牙道:“冕下您吩咐吧,這一回小人保證不慫了。”
  
      “行,我就再給你一次機會。”慕容鳳認真道:“那些維庫人的斥候既然已經摸到了這里,想必大隊人馬已經離這里不遠,你去給我抓個舌頭回來!”
  
      冰牙頓時臉色一垮,幾經變幻。
  
      慕容鳳還以為這貨又要慫了,卻沒想到冰牙一臉慷慨就義的模樣咬牙說道:“是,冕下,這一次小人保證完成任務,若是不能完成……估計小人也不能活著回來了。不過請您看在小人的面子上,請出手保小人部族一次!”
  
      慕容鳳點點頭不再廢話:“你去吧。”
  
      冰牙磕了個頭,便一臉毅然的轉身離去。
  
      德雷格瑪爾質疑道:“冕下您覺得這小子能做到嗎?那些維庫人可不是什么善茬。”
  
      慕容鳳淡淡道:“以那慫貨的實力當然做不到。”
  
      德雷格瑪爾汗顏道:“那冕下您還讓他去送死?”
  
      慕容鳳說道:“不經歷生死考驗那家伙估計永遠不會成長。但如果沒能通過考驗,那也沒什么好說的了。”
  
      德雷格瑪爾一時無語異常,對大魔王的冷血有了深刻感受。
  
      而冰牙這一去就是一天,德雷格瑪爾甚至已經斷言這貨八成不是跑路了就是死在外頭了,反正不會再回來了。
  
      然而臨近傍晚,一支巡防邊境的衛隊卻將冰牙給抬了回來,一同帶回來的還有八顆維庫人首級以及一個還吊著半口氣的維庫人。
  
      事情一宣揚開立時在神廟中引起了轟動,無數巨魔跑來圍觀。
  
      大祭司薇婭更是親自帶隊出手救治冰牙。
  
      慕容鳳聞訊趕到時,參與救治的巫醫已經換了三批。
  
      “他怎么樣?”慕容鳳在殿外攔住一個法力耗盡的巨魔巫醫詢問道。
  
      巨魔巫醫搖搖頭道:“情況很不樂觀,除了心臟完好,其他地方幾乎沒有一處完整的,看傷勢應該是遭到了閃電魔法攻擊。”
  
      “多謝。”慕容鳳點點頭邁步走進大殿,首先就聞過一股焦糊味。來到擠滿人的祭臺的邊,就見薇婭正指揮著幾位巨魔巫醫給一具‘焦尸’進行救治。
  
      慕容鳳仔細瞧了瞧才分辨出這家伙真的是冰牙。
  
      薇婭見到慕容鳳出現,微微一點頭道:“他的傷勢很重,或許撐不過今晚,你有什么想對他說的就趁現在說吧。”
  
      慕容鳳上前伸手往冰牙布滿閃電焦痕的胸膛輕輕一摁。
  
      冰牙輕吟一聲睜開了眼睛,見到慕容鳳出現,竟露出傻笑道:“冕下,我還活著?”
  
      “嗯,你還活著。”慕容鳳輕輕拍了拍他,安撫道:“好好養傷,你的部族還需要你帶領他們贏得勝利呢。”
  
      冰牙吃力的點了點頭,一臉欣慰的閉上了眼睛。
  
      巫醫們紛紛停止了施法,薇婭搖頭輕嘆一聲。
  
      慕容鳳問道:“那個抓回來的維庫人在哪里?”
  
      薇婭說道:“正在隔壁偏殿中救治,你要是想為你朋友報仇的話,等我們拷問完可以交給你處置。”
  
      “多謝。”慕容鳳點點頭,轉身出了大殿。
  
      德雷格瑪爾見到慕容鳳出來,立即上前詢問道:“冕下,那個家伙怎樣了?”
  
      慕容鳳邊走邊說道:“命硬,死不了。”
  
      大殿內,薇婭正要吩咐人將冰牙的尸體進行獻祭,好讓他的靈魂能夠榮升神靈國度,忽然一名巫醫低呼道:“大祭司,他還能動,他還活著。”
  
      “還活著?不可能!”薇婭一驚,連忙上前查看,旋即滿臉震驚道:“真的還活著!生命之火居然又燃起了!快快快,去多叫些巫醫來。”
  
      殿外。
  
      德雷格瑪爾問道:“冕下,我們接下來去那?”
  
      “去打聽一下維庫人的情報。”慕容鳳推門走入救治維庫人的偏殿,就見兩名巫醫正在給一個三米多高渾身捆縛鐵鏈的維庫人進行救治,旁邊還杵著好幾名執矛侍僧防止這個維庫人俘虜突然暴起傷人。
  
      眾人見到慕容鳳直接闖進來,不由全都一愣。
  
      一名巨魔巫醫停下施法開口勸阻道:“閣下請留步,我能理解你此刻的憤怒,但是這個維庫人俘虜對我們很重要。”
  
      慕容鳳一臉平靜道:“別誤會,我是來幫忙的。”
  
      “幫忙?”巨魔巫醫詫異道:“閣下難道也會治療法術?”
  
      “會一點。”慕容鳳擼著袖子上前道:“畢竟出門在外藝多不壓身,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用上。”
  
      慕容鳳說著伸手往維庫人俘虜心口一摁,幾秒鐘后收回手提醒道:“他馬上就能醒了,你們退后點。”
  
      兩名巨魔巫醫一臉無語,心說你這隨手拍一下胸口算什么治療法術?糊弄人也不是怎么糊弄的啊!
  
      “呃~~~啊!!!”忽然躺著石臺上的維庫人發出一聲呻吟,立時嚇了眾人一跳。幾名侍僧立即提矛上前對準維庫人。
  
      “真的救醒了?!!”兩位巨魔巫醫一臉驚呆。
  
      “嗯?放開我,你們這些藍皮豬玀!”維庫人俘虜一蘇醒過來立即劇烈掙扎起來,把鐵鏈繃的嘎嘎作響。
  
      “不許動!否則我們就不客氣了!”提矛侍僧立即呵斥道。
  
      然而維庫人俘虜絲毫不怵,反而罵的越發起勁,讓一眾巨魔臉色極為難看。
  
      慕容鳳搖搖頭,上前一巴掌扇在維庫人俘虜臉上,直接將他扇飛貼在了墻上。
  
      幾位巨魔被嚇了一條,那位巫醫一臉汗顏的趕緊勸道:“閣下息怒,這家伙還死不得!”
  
      “放心吧,我下手有輕重。”慕容鳳揉著腕子,走到維庫人俘虜旁邊。
  
      忽然橫躺在地上的維庫人俘虜一個鯉魚打挺彈了起來,一頭撞向慕容鳳。
  
      慕容鳳隨手一巴掌又將他扇趴在地上,半天緩不過氣。
  
      慕容鳳跨步一腳踩斷他的脊椎,然后抓著他頭發提起腦袋。
  
      不過這家伙倒也硬氣,被踩斷了脊椎居然沒發出一聲慘叫,反而一臉兇狠的瞪著慕容鳳。
  
      “藍皮豬玀,我詛咒你不得好死,呸!”維庫人俘虜噴出一口血沫,被慕容鳳一側頭閃了過去,然后一摁手將他整張臉拍在地磚上發出一聲悶響。再提起來,已經五官變形鼻血直流。
  
      慕容鳳開口道:“我的耐心很有限,回答我幾個問題我給你一個痛快。”
  
      “呸!休想!”維庫人俘虜吐出幾顆碎牙,惡狠狠道:“維庫人戰士永遠不會屈服!你打死我也不會說的!”
  
      慕容鳳無奈道:“何必呢,你這樣嘴硬只會讓你多受點皮肉之苦。而且我們的巫醫可是很擅長靈魂法術的,你要是不想被那兩位撬開腦殼抽出靈魂進行拷問,還是乖乖交代了吧。”
  
      維庫人俘虜臉色一變,顯然被傳說中的邪惡靈魂法術給嚇到了。
  
      而兩位巨魔巫醫則是滿臉無語,有心說自己壓根不會什么靈魂法術吧,但是又怕嚇唬不住這個維庫人俘虜,只能面無表情的杵在原地冷冷地盯著維庫人俘虜。
  
      “你們這次來了多少人?”慕容鳳直接問道:“現在扎營何處?”
  
      維庫人俘虜臉色一陣變幻,卻馬上猙獰怒吼道:“有本事就殺了我,我什么都不會說的!”
  
      “夠骨氣,我喜歡,希望抽出你的靈魂后還能怎么硬氣。”慕容鳳又一把將他的臉摁地上,然后回頭沖那兩位巫醫一使眼色道:“兩位巫醫大人把你們的開顱工具拿過來吧,這工作太臟就由我代勞好了,你們二位只需負責將他的靈魂抽取出來好了。大祭司還等著呢。”
  
      兩位巨魔巫醫對視一眼,立即配合演戲道:“等一下,我這就去拿工具。我剛剛找工匠新訂做了一套鑿子錘子,正愁沒人練手呢。”
  
      被摁在地上的維庫人俘虜立即嗚嗚嗚的劇烈掙扎起來。
  
      但慕容鳳就是不松手,將他的臉死死摁在地板上。
  
      很快這兩位巫醫真的找來了一套鑿子和錘子,另外還有鋸子,鐵鉗,鐵鉤之類的玩意兒,估計把廟里木匠的家伙什全都借來了。
  
      維庫人俘虜一瞧見怎么多‘邪惡’工具擺在面前,差點沒被嚇尿了。
  
      “嗚嗚嗚嗚!”
  
      “別動,不疼的,忍忍就過去了。”慕容鳳手上使著勁,就是不讓他抬頭說話。
  
      越是如此,維庫人俘虜反而掙扎的越發激烈。
  
      慕容鳳見戲演的差不多了,便微微一松手。
  
      維庫人俘虜立即撐起腦袋,尖叫道:“我說!我說!我什么都告訴你們!只要給我一個痛快!”
  
      慕容鳳一臉失望道:“你這樣就很沒勁了啊!說好的打死也不說的呢?”
  
      兩位一手拿著一副邪惡工具的巫醫也是一臉失望。
  
      “就是,就是,難得遇到一個活的,我這套工具還沒用過呢。”
  
      “要不你就再硬氣一下?”
  
      “不要!我什么都告訴你們!”維庫人俘虜立即大聲道:“我們這次一共來了三千多人,就扎營在索爾莫丹!”
  
      幾位提矛侍僧繃著臉扭過頭,生怕沒憋住笑噴出來。
  
      兩位巨魔巫醫對視一眼,趕緊將這份重要情報記下。
  
      慕容鳳繼續問道:“這三千人中有多少龍騎兵?”
  
      維庫人俘虜立即回答道:“沒有龍騎兵,龍騎兵全都駐扎在沃德倫城協助大軍攻打你們的達克薩隆要塞,我們這一隊全都是巨熊騎兵。”
  
      “你們三千人馬全都是巨熊騎兵?!”兩位巨魔臉色劇變“快去稟報大祭司!”立即跳起一人沖出殿外找大祭司薇婭匯報去了。
  
      很快就在隔壁的大祭司薇婭聞訊而來,臉色黑如鍋底的急聲問道:“問清楚了嗎?真的有三千巨熊騎兵?”
  
      “是的。”慕容鳳松開手起身道:“這家伙一心求死,沒必要騙我們。”
  
      薇婭臉色立時一陣青白變幻。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