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之星劍傳奇 > 《網游之星劍傳奇》第1743章 冤家路窄
“大當家的,尊者剛剛傳來口信,那妖女正在偉德森公爵的領地。”就聽那人開口稟報道:“正和帝國皇帝一起打那些蟲子。”
  
  “很好!”就聽另一個聲音開口道:“通知下去,最近這段日子都收斂一些,千萬不能讓那妖女察覺到我們也進入了這個游戲。”
  
  “是!”在座幾人紛紛應是。
  
  慕容鳳一挑眉尖,心中驚訝這幾人居然都是玩家?!!
  
  “老三,尊者那邊可有什么吩咐?”
  
  就見那人微微搖頭道:“尊者最近正在忙一件大事,暫時……”
  
  忽然房間里沒了聲音,原來是有服務員送來了酒水在敲門。
  
  雅間內幾人立即恢復飲酒作樂狀態,剛剛開口說話之人轉身去開門。
  
  慕容鳳立時一個閃身到門邊推開了一條縫隙,定睛一瞧斜對過的那幾人所在的雅間。
  
  就見房門被打開,門口站著一個面容普通的年輕人接過了酒水,賞了一點小費給服務員便打發走了他。
  
  “這人……”慕容鳳心中疑惑越發深,因為這人模樣她根本不認識,卻給她一種很熟悉之感。
  
  “對方是玩家,難道是現實中認識的?”慕容鳳心中不由一陣納悶,她這一輩子社交圈很窄,除了那幫丫頭幾乎沒有認識幾個外人。上輩子倒是認識許多江湖中人,但是瞧那人樣貌也就是二十出頭,明顯不可能與她的上輩子有交集。
  
  這時就聽那房中再次有說話聲傳出。
  
  “大當家的,你說那些蟲子能打敗那個妖女嗎?”
  
  “難!”上首之人微微搖頭道。
  
  房間內一陣沉默,就聽另一人開口問道:“希亞,那個妖女真有你說的那么玄乎?”
  
  “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再叫我以前那個名字!”那人惱怒道:“上回我差點就死在那個妖女手下,幸得大當家帶著我跑的夠快才保住這條小命。”
  
  “希亞?還差點被我宰過……”慕容鳳立時努力回憶,忽然靈光一閃記起一人:“希亞·博文?!星盜盟三當家!九頭龍王!”
  
  慕容鳳立時豁然開朗,終于記起這人的來歷了,原來就是去年攪了她的生日宴會的那伙星盜啊!
  
  “還真是冤家路窄啊!”慕容鳳立時冷笑連連:“這算不算自己送上門來?不過這也太巧合了一點吧……”
  
  慕容鳳忽然心有所感,立即伸手掏出花了一億金幣從那吃貨手中買來的幸運符,驚奇道:“真有怎么靈驗?!”
  
  黃金城,天喵神教!
  
  某個正在打盹的吃貨忽然打了個噴嚏,瞇眼嘿笑道:“本大王煉制的氣運護符可比兜率宮的那老倌兒煉的還靈驗呢。”
  
  這時對過那間房門忽然被打開,然后那幾個人魚貫而出下了樓結了賬揚長而去。
  
  慕容鳳推門而出,正在大堂里喝酒的拾荒者首領立即跑了上來,諂媚道:“尊駕可是休息夠了?”
  
  “嗯。”慕容鳳點點頭,問道:“剛剛出去那幫人你認識嗎?”
  
  金烏·烏冬塔愣了一下,回頭望了一眼撓頭道:“有點眼熟,瞧打扮應該是某個星盜團的人吧。尊駕,要我去打探一下嗎?”
  
  慕容鳳點頭道:“找個機靈點的去探探那些人的根腳,別暴露了。”
  
  “尊駕請放心,這事我最拿手了。”金烏·烏冬塔嘿笑一聲,立即竄了出去。
  
  金烏·烏冬塔辦事的效率確實很快,慕容鳳只不過在雅間里喝了半杯茶他就領著一人回來了。
  
  “尊駕,打聽到了。”拾荒者首領一拍身邊之人,說道:“你趕緊跟尊駕說。”
  
  “小人見過大人!”這人撲通一聲先跪下給慕容鳳磕了頭。
  
  慕容鳳淡淡道:“起來說話。”
  
  “多謝大人。”這人趕緊起身點頭哈腰道:“小人是這條街上的鉆地鼠,大人找我打聽消息準沒錯。”
  
  只要是大城市里總缺少不了這些消息靈通的城狐社鼠,尤其是在飛浪星上這些鼠輩就活的更滋潤了。
  
  “別廢話了。”金烏·烏冬塔催促道:“說正事,別耽誤尊駕時間。”
  
  “是是是。”鉆地鼠連忙道:“大人要打聽的那些人是最近半年才來到這里的一群星盜,領頭的大當家叫九爺,手底下有三四百號人馬,十幾艘武裝飛船,盤踞在囚龍窟星系一帶。”
  
  慕容鳳微微一挑眉尖,沒想到這只鼠輩居然如此厲害,將那九頭蟲的老底都給翻出來了。不過想想也正常,那幫人會防備玩家卻未必會防范NPC,所以泄底是再正常不過了。
  
  “賞你的。”慕容鳳隨手摸出一枚金幣彈入鉆地鼠手中,立時將他激動的感恩戴德。
  
  打發走鉆地鼠,慕容鳳敲著桌子一陣沉吟,然后抬頭瞥向拾荒者首領,笑瞇瞇道:“小金啊,你想不想成為超凡者?”
  
  金烏·烏冬塔撲通一聲就給慕容鳳跪下了,以行動表明決心。
  
  “想!小人做夢都想!只要尊駕能幫小人成為超凡者,小人愿為尊駕忠犬!”
  
  慕容鳳就喜歡這樣的爽快人,想要什么就直說。
  
  “跟我來吧。”慕容鳳起身離開了酒館,帶著拾荒者首領來到城外一處偏僻無人的地方。
  
  “想成為超凡者是要付出代價的,而且還不一定能成功。”
  
  金烏·烏冬塔再次跪地磕頭,砰砰作響道:“小人愿意付出任何代價。”
  
  “很好!”慕容鳳隨手摸出一顆剛從響尾星上開采出來的凱伯水晶原礦丟在他面前。
  
  雞蛋大小的礦石落在拾荒者首領面前,差點沒將他的眼珠子給瞪出來。他也終于明白尊駕為何會嫌棄那米粒大小的超能水晶了。
  
  “尊駕,這這這顆超能水晶?”金烏·烏冬塔激動的直喘粗氣,但在慕容鳳沒有開口前他可不敢伸手去撿。
  
  “拿著,感應里面的力量。”慕容鳳淡淡道。
  
  金烏·烏冬塔立即一把抓起礦石捧在手心里,生怕不見了似的。
  
  “放松點,你這樣會走火入魔的。”慕容鳳彈指射出一道靈氣打入拾荒者首領的眉心讓他平復下心情,然后說道:“我會往你體內打入一顆原力種子,你細細感應一下。”說著又往他體內打入一顆原力種子。
  
  只不過這顆原力種子與給二哥趙虎的不一樣,更像是類似‘生死符’一樣的咒符,從今往后拾荒者首領的生死全在慕容鳳的一念之間。
  
  但金烏·烏冬塔卻沒想那么多,估計即使知道了也不會在意。畢竟一只螻蟻能獲得大象的力量,付出任何代價都值得。
  
  在慕容鳳的引導下金烏·烏冬塔很快就感應到了原力波動。
  
  “你感應的原力是什么顏色?”慕容鳳問道。
  
  金烏·烏冬塔撓頭想了想說道:“好像是黑色的,又有點灰。”
  
  “果然……”慕容鳳心中早有所料,像這樣的速成絕地武士有極大的概率會偏向黑暗面。
  
  隨后慕容鳳又傳授了他對原力的幾種運用方法。
  
  而金烏·烏冬塔的資質倒也不錯,慕容鳳只傳授了一邊他竟能全都學會使出,可比她家的二哥有天賦多了。
  
  “現在力量給你了,你去幫我做一件事吧。”慕容鳳淡淡道。
  
  “尊駕請吩咐!”金烏·烏冬塔一臉堅定道。
  
  “組建一支真正的星盜團。”慕容鳳淡淡道:“然后去找那個九爺的麻煩,總之怎么讓人家不爽怎么來。”
  
  金烏·烏冬塔一臉懵逼道:“尊駕的意思是讓小人和那什么九爺處處作對嗎?”
  
  “沒錯。”慕容鳳點撥道:“不過別表露的太明顯,可以先從小摩擦開始,總之先將梁子結下。”
  
  “小人明白了。”金烏·烏冬塔獰笑道:“干這活小人最拿手了。尊駕還有別的吩咐嗎?依小人的意思干脆將那什么九爺直接宰了不就行了。”
  
  慕容鳳搖頭道:“那伙人沒你想的那么簡單,背后應該有大勢力為其撐腰,否則如何能在半年內在此地站穩腳跟。所以你要做的就是與他們小摩擦不斷,但是又不至于升級到你死我活的程度。”
  
  “小人明白了!”金烏·烏冬塔應道。
  
  慕容鳳隨手又摸出幾顆凱伯水晶原礦丟給拾荒者首領,淡淡道:“這些超能水晶給你拿去培養一些強力的手下,別舍不得用。想組建一支強大的星盜團,光憑獨桿司令可不行。”
  
  “是,小人記住了。”金烏·烏冬塔再次磕頭收下水晶,心中卻想著肥水不流外人田,首先想到的是自己那個不成器的侄子……
  
  “去吧。”慕容鳳擺擺手道。
  
  金烏·烏冬塔猶豫問道:“尊駕,小人以后怎么聯系您?”
  
  慕容鳳淡笑道:“你身上的力量會為你指引方向。”
  
  金烏·烏冬塔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然后再次磕頭拜別,便一臉堅定的離開了。
  
  慕容鳳望向城中,露出一抹冷笑:“先給你們找點小樂子了,以后再找機會陪你們慢慢玩。”
  
  第二天,慕容鳳登上客船離開了飛浪星。
  
  一天后,飛船幾經輾轉來到天狼星系最后一站,天狼星首府天狼星。
  
  接下來的旅程慕容鳳必須換乘小型飛船,因為天狼星系與基坦大公領地連通的唯一一條遷躍通道只能通行十人座以下的小型飛船。像是能乘坐幾百上千人的大型飛船根本無法穿越這條遷躍通道,就更別提那些星際戰艦了。
  
  由于慕容鳳買的是頭等艙的船票,所以被安排第一批乘船,搭乘的也是帝國最新式的小型客船。
  
  但等慕容鳳一見到飛船時差點樂了,因為這艘飛船居然和上回在愛浪星駕駛的那艘沖出蟲族大軍包圍的飛船是同一款式。
  
  “客人請登船。”美麗的空姐笑盈盈道。
  
  慕容鳳點點頭登上飛船,發現十人座的客艙內只坐了三個人。
  
  這三人一看就非富即貴,兩名空姐正貼心的為幾位貴客送上免費的零食和飲料。
  
  慕容鳳來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立即有空姐親切的上前低聲微笑詢問道:“請問客人需要什么服務嗎?”
  
  慕容鳳說道:“給我來杯果汁吧。”
  
  “好的,請您稍等。”空姐立即去取了一杯鮮榨的果汁給慕容鳳送來。
  
  慕容鳳又問道:“我們要飛多久才能抵達目的地?”
  
  空姐微笑回答道:“本次航班預計將飛行68個小時,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可以盡管提出。”
  
  慕容鳳點點頭打發走空姐,端起果汁品嘗起來。
  
  片刻后,客艙內響起船長的聲音:“我是船長德克彪,本次航班即將起飛,祝各位客人能享受一次美妙的旅程。”
  
  旋即,飛船輕輕一震就脫離了空港船塢飛向小型星門,然后一頭鉆了進去。
  
  十分鐘后,飛船脫離遷躍狀態停泊進一座小型星港進行能量補給,然后再次鉆入星門進行遷躍。
  
  將近三天的航程基本上都耗費這在不斷的補給上,否則光憑一艘小型飛船根本飛不出去天狼星系抵達遙遠的基坦大公領。
  
  一路上飛船飛飛停停航行了將近兩天。
  
  慕容鳳則一直在關注帝國艦隊與蟲族大軍的戰局走向,目前得到的最新消息是帝國艦隊已經收復了偉德森公爵的大部分失地,并成功圍困住了蟲族大軍的主力部隊。
  
  現在景天皇帝正在四處借調貴族艦隊圍堵蟲族大軍,而在這期間共有兩名伯爵因出兵不利而受到皇帝下旨降罪,四名子爵因為畏戰不前而被摘掉了爵位,還有幾名男爵因為臨陣脫逃而被砍掉了腦袋。
  
  皇帝經過這一系列鐵血手段完全壓制住了貴族們的囂張氣焰,終于沒有人敢再對皇帝的命令陽奉陰違。
  
  而看戰局走向,貪狼帝國打敗蟲族收復全境似乎只是時間的問題。
  
  慕容鳳卻從中看出了一些蹊蹺,那就是蟲族表現的有些過于肉腳了。仿佛一直在被動挨打,而無法形成有力的反擊。
  
  但慕容鳳可不相信埃蒙會坐視不理,任由蟲族被貪狼帝國打敗。所以她斷定蟲族肯定是在示敵以弱,估計在憋什么大招準備玩一把大的。
  
  “咚!”忽然飛船輕震了一下脫離了遷躍狀態,同時船長熱情洋溢的聲音在客船內響起道:“客人們,我們已經到最一處補給站了,只需要再過一個小時幾位客人就可以在基拉星上最頂級的酒店內享用豐盛的早餐了。”
  
  幾個客人一臉平靜,看來是經常搭乘這架航班,所以對路線很熟悉。
  
  “嘀!!!”忽然客船內突然響起一陣刺耳的警報聲,同時紅燈大閃!
  
  “喔,見鬼!”那位船長立時發出一聲驚呼:“叛軍的艦隊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