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之星劍傳奇 > 《網游之星劍傳奇》第四百八十三章 鬧元宵(六)
    龐然飛船橫泊夜空,遮住了十五明亮的月光,將整座武當山都籠罩在它的陰影之下。

    真武大殿內陸續走出十幾位各派宗師,帶頭的正是紫虛真人。不過即使如此眾多的強者聚集在一起,但是眾人仰望著那艘堪比巍峨高山的星艦時還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壓迫感。

    “是趙家老祖的座駕,不是軍艦...”有人嘀咕了一聲,不知為何在場的眾位均是松了一口氣。

    這時星艦一側艙門開啟,飛出兩道流光緩緩落下懸停在半空中。

    趙家老祖負手傲然俯視著底下的眾人,比起武力值他也許只在這些老家伙中排在前五左右,但他是趙家的老祖,有這一點就夠他俯視眾人了。

    不過眾人的目光卻只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都齊刷刷的飄向了趙家老祖的身后!

    那一身艷麗紅裙飄似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如此的炫麗奪目。絕美的容顏即使是這幫心境已經修煉到古井不波的老家伙也為之動容。但更為炫目的卻是這位絕美少女身上竟然裊裊升騰著半透明的靈氣真焰!

    這是靈氣外放高度凝聚化后才能呈現出來的奇異景象!唯有達到了宗師級并參透了‘意’‘氣’‘神’三層境界的超級強者才能施展出來。在場的宗師級強者雖然好幾十位,但是能施展出靈氣真焰的卻連半數都沒有。

    雖然早有耳聞,單當親眼見到,各家老祖除了目瞪口呆之外,已經見不到其他表情了。

    “這丫頭!離上次一別才過去多久啊!境界居然又突飛猛進了!”紫虛真人除了驚嘆外就只剩下唏噓了。感覺和這丫頭比起來自己這幾百年苦修算是活在狗身上了。

    紫虛真人感嘆完就越眾而出抱拳道:“在下紫虛道人,見過趙祖。”

    “久仰。”趙家老祖不咸不淡的拱手應了一聲,然后問道:“道長不好好待在華山靜修,大半夜的跑來武當山作甚?”

    這話問直白,而且很不客氣,就差直言不相干的人別來礙事。

    紫虛真人抽搐了下嘴角,拉下了臉說道:“趙祖何必明知故問。今夜來了怎么多的武林同道齊聚于此,無非就是想幫忙調解一下你們幾家之間的矛盾。”

    趙家老祖冷哼道:“我趙家的事還輪不到外人來插手!孫老兒這個老不死躲哪去了?還有錢金銀和周大通呢?給老夫滾出來!”

    趙家老祖說到“滾!”字時似一聲驚雷炸響,整個武當山上下都清晰可聞,躲在大殿內偷瞧外頭的張云松直接被震的吐血當場昏死了過去。孫衛公一閃身出現在他的身后平推一掌打入一道真氣護住了他的心脈。然后與一矮胖和一高瘦臉色陰沉的兩位老者緩步走出了真武大殿。

    “三只老王八終于敢露頭了嗎?”趙家老祖氣勢急劇攀升,驚動天地風云變色,生生壓彎了整座山頭的草木,無數樹木承受不住龐然的威壓紛紛折斷傾倒了下去。

    “趙正德你這老匹夫不要太過分了!”孫衛公也是氣勢勃發怒吼道。

    趙家老祖冷笑道:“怎地?欺負了小輩還不許我說了?”

    “兩位都先冷靜一下,有什么事不能坐下好好談嗎?”紫虛真人急忙出面斡旋道。

    孫衛公怒哼道:“我今天就給怎么多的武林同道一個面子。不和你這老匹夫一般見識。”

    趙家老祖哈哈大笑道:“老夫今天誰的面子都不給,就是要揍你們這三個老家伙一頓,我看誰敢攔?”

    太囂張了!太霸氣了!但是人家就是有這個底氣,趙家老祖把狠話撂下,在場怎么多宗師級的強者居然沒有一個人敢跳出來剛正面。

    孫衛公的臉色立時黑如鍋底,心知一味的退讓根本不會讓這老匹夫買賬,索性也豁出去了,咬牙怒喝道:“你還真當我怕了你不成?”

    錢金銀與周大通立時上前一步站在孫衛公的身邊,擺明了三家是要共同進退了。

    “呵,三只老王八打算一起上嗎?那就來吧!老夫正想一起會會孫家的太極拳、錢家的混元功和周家的狂風刀法有何厲害之處呢!”趙家老祖一抬手憑空凝聚起一柄靈氣真焰的長劍。

    大戰一觸即發。眾人紛紛退避,空出大一片地方。

    唯有紫虛真人傲立在四人中間,只見老道一震周身釋放出恐怖的氣場立時將爭鋒相對的四人統統給震懾在當場!

    “你們四人還真不打算給老道一個面子了?”顯然紫虛真人是動了真火了。

    孫衛公,錢金銀,周大通三人是已經被咄咄逼人的趙家老祖逼到了懸崖邊,不得不出手。想借坡下驢都不行,否則以后還談何顏面行走江湖。

    趙家老祖擎著靈氣長劍瞇了瞇雙眼,一捋長須便散去了靈氣。

    下面立時響起一片放松后的舒氣聲。

    “紫虛道長,老夫敬你是前輩高人,就賣您個面子。但這事是這幾個老王八不對在前。仗著多活了幾百歲竟然對我的后輩動手,這要是不討回個公道,老夫這家長之位還如何坐得穩吶!”趙家老祖哼聲道。

    “這事好談,只要你們別動手就成。今夜來了怎么多同道一起作證。保證會給你一個滿意的說法的。”紫虛真人抹了把虛汗。老道有信心以武力震住這幾個老家伙,但卻沒能力抗衡幾大家族在世俗中的龐大力量。萬一真要是打起來,不管哪個出了點好歹,那絕對是不堪想象的后果!偏偏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也只有他來做才行,換成別人別說上來勸架了,能不在暗地里推波助瀾就是良心發現了。能混到這等境界的那個不是成精了的老狐貍。真要是對自家有利。挑起一場生靈涂炭的戰爭又如何?古今往來這種事情發生的還少嗎?

    孫衛公,錢金銀,周大通三人見事情有了轉機,也是舒了口氣,紛紛收起了功。卻不想始終在看戲的慕容鳳開口了:“紫虛真人,這事因晚輩而起,就由晚輩來了斷吧。”

    紫虛真人扭頭瞥了慕容鳳一眼,心說還是你這個小丫頭上道,只要你這丫頭肯主動揭過此事不再追究。這趙老兒也找不到由頭挑事了。

    “行,你先下來。有什么事好說,一個姑娘家的別學你家的老頭整天就知道打打殺殺的。”

    慕容鳳淺笑一聲,飄然落到真武大殿前的廣場上。趙老老祖不悅的哼了一聲。但還是跟了下來。顯然是對慕容鳳看護的緊,生怕她出點意外。眾人見之無不心下了然,心說趙家有了此女,往后幾百年肯定是長盛不衰,難怪這趙老頭會為了這丫頭不惜和孫、錢、周三家同時翻臉了。

    “夜里風大。都進殿內再說吧。”紫虛真人招呼道。眾人見打不起來了,便紛紛客氣的往大殿內走去,卻不想慕容鳳壓根沒動,定在原地淡笑道:“真人,這殿內沒外頭寬敞,等下打起來弄壞了東西算誰的?”

    紫虛真人腳下一絆,差點栽一跟頭,愕然回頭道:“你說什么?”

    眾人也立即定下了腳步。

    慕容鳳面對眾人的愕然注視,依舊淡定從容的笑道:“在場的都是武林前輩,我們都是江湖中人。自然是以手底下見真章分出個高下最是爽利。但是免得各位前輩覺得晚輩是在故意挑撥是非,所以這事的前因后果請容晚輩好好說道說道,讓大家來評評理。”

    “好,你說。”紫虛真人沉著臉應道。老道聞訊后只是得知趙家和另外三家翻臉了,就急匆匆的趕來了武當山,至于前因后果還沒來得及打聽呢。

    面對一眾宗師級強者的注視,慕容鳳鎮定自若的朗聲道:“此事起因是因為這孫,錢,周三家小輩無緣無故的暗中四散謠言詆毀本人的清白,雖說清者自清。但這天底下還是愚人多。難保有些不明真相的群眾會信以為真,這讓在下如何行走江湖?想必各位前輩都懂得清白對于一個女人有多重。”

    在場的幾位女性宗師立時開口聲援慕容鳳表示贊同。同時對孫錢周三家老祖怒目相向。

    慕容鳳冷聲道:“所以這理兒肯定是在我這,那么按照江湖規矩今晚我就是取了那幾人的性命來洗刷自己的清白也沒人可以指責什么。但是就在最后關頭卻被孫家老祖阻攔,還被這孫老頭當眾反誣我以大欺小。真人您來評評理。各位前輩來評評理,到底是誰在以大欺小?是誰教下不嚴?是誰包庇惡毒小人?”

    現場一片嘩然,所有人瞧向孫家老祖的眼神都變了。

    孫衛公氣的胡須直抖,卻蹦不出一句反駁的話。誰讓他這邊不占理。

    紫虛真人也是啞口無言,心說這都叫什么破事啊。那幾個小輩還真是活膩味了,招惹誰不好偏偏要去招惹這主。至于那幾人是被人暗中唆使的還是自己腦子抽瘋的。紫虛真人已經完全沒興趣去知道了,因為慕容鳳在拔劍了!這事顯然是無法善了了!

    寒光粼粼的無鋒長劍被緩緩的抽出了劍鞘,長劍無鋒卻晃的人眼疼,皮膚更是感到陣陣莫名的寒意。似這劍鋒中蘊含著某種恐怖的劍意!

    慕容鳳擎著長劍,拇指輕輕摩挲著劍鄂上的玉佩,瞇眼道:“我是一個不太喜歡廢話的人,說到底在場的前輩們也都是武林中人。這事無論對錯還是拿真功夫來說話吧。晚輩沒有老祖宗那么高的功力,做不到以一敵三,你們三位商量商量分個先后吧。”

    現場一片寂靜,然后瞬間爆發出一陣嘩然,慕容鳳這番話竟是要連挑三位成名已久的宗師級強者啊!這讓他們如何不震驚!?

    “丫頭,你是認真的?”紫虛真人一跨步橫在慕容鳳面前,凝眉逼視道:“刀劍無眼,你可要想清楚了。”

    “晚輩來之前就已經想清楚了。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慕容鳳淡然道:“我若贏了三位前輩,不要其他,只要他們交出那幾人就行了。我若是輸了,保證二話不說立即下得山去,并保證從此以后不再追究此事。您看怎樣?”

    紫虛真人捻著長須注視著慕容鳳盯了半天,才輕嘆一聲:“后生可畏吶。”然后甩手退到了一邊。趙家老祖惡狠狠的瞪了三個老頭一眼,然后也施施然的退到了一邊。

    慕容鳳開口笑瞇瞇道:“三位前輩可商量好了誰先來?”

    孫衛公咬著牙齒咯咯直響,率先邁出一步,怒哼道:“黃口小兒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慕容鳳一挽劍花發出一聲清越的劍鳴打斷了老頭的廢話,淡淡道:“我還趕著回去吃湯圓呢,廢話就不必再說了。看招吧!”說著直接挺劍飛刺了過去!

    在場的所有人立時都瞪大了眼睛!(未完待續。)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