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不朽凡人 > 《不朽凡人》第九十七章 她救了你一命
    “你知道我找落曲劍的原因,而且你已經找到了里面的秘密?”殷淺茵有些尷尬問道,隨即她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既然她能從功法水晶球中知道落曲劍有秘密,莫無忌自然也能知道。她卻不知道,莫無忌發現落曲劍的秘密,實在是偶然之間,那個無形劍的傳承水晶球他到現在還沒有用過。

    莫無忌不再隱瞞,“是的,落曲劍里面其實是一個法技,名為斗轉星移。”

    殷淺茵打開薄帛,果然發現里面是法技斗轉星移。

    莫無忌在一邊繼續說道,“這個法技缺少了移字訣,現在這個法技就是殷師姐的。我只要求殷師姐能在去五行荒域斗丹的時候也帶上我,無論成還是不成,我不去嘗試一下,一輩子都不會安心。”

    法技他以后可以再弄,煙兒他必須現在就要救。何況斗轉星移上每一個字,每一個修煉圖他都已經記了下來。

    殷淺茵將薄帛再次卷起,看著莫無忌問道,“我能知道你和煙兒的關系嗎?”

    她一看這門法技,就知道絕非平常。莫無忌哪怕不能修煉,能將其拿出來,也顯示出煙兒在他心中是如何重要。

    “煙兒原來是我的貼身女婢……”這本來就沒有什么好隱瞞的,莫無忌將煙兒和他在饒州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聽到莫家敗落,煙兒不但沒有獨自離開莫無忌,而是寧可自己不吃飯,餓得面黃肌瘦,也要晚上擺攤掙錢去滿足莫無忌成為郡王的夢,還從不讓莫無忌餓著。殷淺茵忍不住將目光落在煙兒身上,忠心的女婢多了,但在自己將餓死的情況下,還要滿足少爺的精神**,這種女婢她還真沒見過。

    在知道煙兒明白自己靈根很好,竟然不是想著應該去修仙,第一句話反而是詢問她的靈根能不能轉給少爺,這種事情在修真界無數年來也沒有一例。哪怕再不懂,也知道有靈根和沒靈根那是仙凡之別。

    沒想到她卻一語成讖,靈根真的讓人移了一次,還好轉移失敗了。若是轉移成功,估計當場就會死掉,也不會等到現在。

    就算是現在記憶消失,神智失常也依然記得她的少爺。這樣的人,的確值得莫無忌去救。

    “我可以帶你去五行荒域外面的丹比所在地,若是你能晉級到三品人丹師,我甚至可以為你也申請一個參比名額。我要再提醒你一句,就算是你見到了玲瓏婆婆,也無法讓她為你出手。”殷淺茵嘆了口氣說道。

    她是一個地丹師,接觸的自然比莫無忌多,盡管莫無忌態度堅決,她也知道莫無忌請玲瓏婆婆出手的機會幾乎是零。

    莫無忌斬釘截鐵的說道,“無論玲瓏婆婆會不會出手,我都要去試一試。”

    殷淺茵沒有再勸說,而是拿起手中的薄帛說道,“莫師弟,懸劍崖落曲劍邊的崖壁容身洞是你挖的吧?你選擇藕劍峰,就是為了這個對不對?”

    莫無忌心里一震,立即就要否認,很快他就反應過來,殷淺茵都這樣問了,他否認沒有任何意義,索性真誠的說道,“是的,殷師姐,我的確去過懸劍崖,殷師姐如何知道?”

    殷淺茵淡淡一笑,“因為這柄落曲劍是我自己要求下懸劍崖拿回來的,你的那個洞穴還算是幫了我一次。”

    說完,殷淺茵看了一眼煙兒,“她救了你一命。”

    “啊……”莫無忌不解的看著殷淺茵,隨即就明白過來,斷劍有他挑開的痕跡,殷淺茵又不是白癡,肯定可以發現那挑開的痕跡。在找不到斷劍的秘密后,聯想到落曲劍劍鋒是他得到,然后他又搬到了藕劍峰,現在兩截斷劍都被挑開過,那崖壁還有新鮮挖痕,她必定能猜到里面的東西是他拿走的。

    殷淺茵說煙兒救了他一命,那是說假如他沒有因為煙兒拿出這薄帛,等到她發現的話,她就不會這么好說話了。

    “殷師姐,若是我不拿出來,你發現了是我動的,你要殺我?”莫無忌心里暗自后怕,隨口問了一句。他還是不大相信殷淺茵會因為這個殺他,他和殷淺茵接觸過。在他看來,殷淺茵最多是來逼他將東西交出來,這是莫無忌的第一感覺。

    殷淺茵解釋道搖了搖頭,“不是我要殺你,而是宗主要殺你。”

    “宗主知道落曲劍有秘密的事情?”莫無忌驚聲問道,如果宗主知道的話,那現在他交出了斗轉星移,也是在被殺之列。

    殷淺茵說道,“你以為如果我不說出落曲劍可能有秘密,宗主會允許我去拿落曲劍?所以我拿到落曲劍的前提,那就是和宗主共享這個秘密。若是你沒有拿出這個法技,我必定會猜出是你拿走了,到時候我心里會很失望,也沒有必要來幫你隱瞞了。

    哪怕我一個字不說,宗主也會有疑惑為何我拿不出來落曲劍的秘密?他勢必會派人下去查看落曲劍的位置,看見了那個崖壁的洞穴,你說他會不會問我?我只要說那不是我挖的,我下去的時候就已經存在,你認為結果會如何?”

    莫無忌背后冷汗直冒,殷淺茵說的一點都沒有錯。若是他欺騙了殷淺茵,不愿意拿出來斗轉星移,殷淺茵憑什么幫他圓話?只要殷淺茵不幫他圓話,甚至不需要告訴宗主落曲劍的劍鋒曾經被他莫無忌得到過,無痕劍派的宗主也能查到他身上。因為他搬到藕劍峰的時間,和懸劍崖被挖出一個洞的時間太巧合了。所以殷淺茵說煙兒救了他一命,那是一點都沒有說錯。

    殷淺茵揚了一下手中的薄帛,“莫師弟,你救過我的命,現在你又用真誠對我,我殷淺茵不是忘恩負義的人。這斗轉星移的功法我是不能給你了,因為宗主也要看。那些可能出現的問題,我都幫你接過。還有一點我要告訴你,這斗轉星移很有可能不是法技,無論你是不是背了里面的內容,都不要輕易泄露。”

    “不是法技會是什么?”莫無忌連忙問道,他還真的背下了兩卷薄帛上的一切內容。

    殷淺茵答道,“這也許是神通,具體的我修為太低,閱歷又少也不是非常清楚……”

    “姓莫的,是不是仗著自己是一個客卿丹師,就覺得很了不起了?老子一巴掌拍死你……”一個粗啞響亮的聲音在屋子外面響起打斷了殷淺茵的話,跟著就是一道狂風卷向了莫無忌的屋子。

    原本還在和莫無忌說話的殷淺茵一步跨出,同樣的是一巴掌拍了出去。

    “轟!”巨大的力量碰撞之聲在莫無忌的屋子外面炸開,莫無忌趕緊跟了出去,看見殷淺茵正和一名滿臉橫肉的男子面對面站著。在兩人中間,就好像被犁翻過一遍,顯得很是狼藉。

    ......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