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不朽凡人 > 《不朽凡人》第二百八十七章 就是他
    丘鶴見楚芊樓根本就不正面回答他的問題,眼里頓時有了一絲急躁,同時心里在大罵,葛新這混蛋真是一個白癡。真湖二層追殺一個失去元力的女人,居然被幾個元丹境給救了,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早知道這混蛋如此沒用,他就不會讓這混蛋在自己手下辦事。

    他的目光似乎有些離散,看樣子在思考。但是下一刻,他整個人都化成了一道影子,從原地消失。

    所有的人都以為他是要突然對楚芊樓動手,可是當看清楚他撲過去的方向,才知道他要動手的人居然是站在楚芊樓旁邊的那名平凡青年。

    “轟!”一聲炸雷響起,丘鶴狼狽的退后了數步,震驚的看著遠處的莫無忌。他實在是想不通,自己一個虛神境強者對一個元丹境修士動手,而且還是突然發難,對方怎么就能避開?而且還陰了他一記。難怪葛新會失手,這家伙肯定不是元丹境。

    莫無忌心里冷笑,這屋子里面對他最有威脅的就是這個丘鶴。盡管丘鶴只是掃了他一眼,就不再關注,他的注意力可是一直放在丘鶴身上。

    本來他還沒有想到丘鶴會對他動手,在楚家一個家伙說他和楚芊樓勾搭在一起后,丘鶴的眼中明顯的閃過一道殺機。后來丘鶴走出來,直接表明了他喜歡楚芊樓,莫無忌就知道,之前這家伙的殺機是針對他的。盡管他知道自己和楚芊樓沒有關系,可是如丘鶴這種深陷愛意的情種是沒有辦法理喻的。

    在丘鶴目光渙散,似乎在思考的時候,莫無忌就想到如果自己要動手,肯定也是這樣先讓別人放松警惕。想到這里他索性直接避開,同時先丟過去一枚憑空驚雷再說。

    反正和楚家已經弄成這樣,就算是丘鶴沒有對他動手,在這里炸一下雷,他也不會放在心上。涉及自己小命的事情,哪怕判斷有錯,莫無忌也不會覺得尷尬。

    至于虛神境會不會暗算元丹境,呵呵,莫無忌可不相信丘鶴還有這種節操。

    “丘鶴,你好膽”楚芊樓大怒,抓出一柄長劍,直接撲向了丘鶴。

    丘鶴恨聲道,“芊樓,我陪在你身邊將近十年了,可是你卻無視我,反而喜歡一個毛頭小子”

    “你無恥”楚芊樓憤怒之下,長劍帶起了滾滾劍吟之聲,殺氣頓時四溢開。

    一個虛神境的修士,居然對一個元丹境的修士偷襲。

    丘鶴同樣祭出了法寶,在他周身形成了一道道的防御墻,盡量放緩自己的語氣說道,“芊樓,這么多年來,我一直跟在你身邊。我對你很了解,你對男人根本就非常不屑,無論是丑的漂亮的。但是那天這小子走過來的時候,你敢說你沒有對他另眼相看?我第一次在你眼中看見了對一個男人的欣賞。

    還有,你中毒后,就算是我沒有去追你,我也知道你肯定是逃向了失落天墟。在你的心底,你是期盼著能遇見這個男人,果然,你帶他回來了。”

    丘鶴說了這些后,這才略微緩了一口氣,“芊樓,我才是最懂你的人。我知道,如果今天我不將你帶走,我以后將再也沒有機會了。你會成為他的女人”

    “畜生,住口”楚芊樓出手更是迅疾,殺機甚至彌漫了整個楚家的大殿。

    她沒有想過丘鶴說的這些,但是在逃亡過程中,她的確是潛意識的想要往失落天墟跑。可她不向失落天墟跑,還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噗!”一道血光在丘鶴的胸口劃出。

    丘鶴迅疾的退出十數丈,他沒有繼續動手,而是凝視著楚芊樓說道,“芊樓,我走了,你是我唯一喜歡的女人,將來我還是會去找你的”

    “還有你,記住不是你的,你就不要碰,否則的話,天涯海角我都會殺掉你的。”丘鶴最后一句話是對莫無忌說的。

    說完他身形一閃,直接從楚家大殿中消失。他恨自己,為什么要讓自己也中毒十二個時辰恢復。為什么要裝著救芊樓,然后再假裝拼死換她的性命,和她一起離開楚家,慢慢的索取她的心?只要他果斷一點,直接一點,將芊樓生米煮成熟飯,哪有這么多事情?

    他的苦肉計和柔情計一樣都沒有成功,舍命救楚芊樓和楚芊樓一起出走的想法也沒有成功,反而成全了那個螻蟻一般的元丹修士。他眼中楚芊樓是最漂亮的,所以他同樣以為楚芊樓在別人的眼中也是最漂亮的。一想到楚芊樓以后和一個別的男子一起,他心里就有一團火焰在燃燒。

    可惜他的實力太低了,沒有辦法強行帶走楚芊樓。

    “對不起,剛才是我的失誤。”楚芊樓沒有去追丘鶴,她知道自己追也沒有用。她是有些后怕沒有想到丘鶴會對莫無忌動手,如果不是莫無忌身手不錯,她將無比的愧疚。

    頓了一下,她又主動說道,“他沒有機會對你動手的”

    莫無忌微微一笑,“不,他不是沒有機會對我動手,而是他沒有資格對我動手。”

    莫無忌的話充滿則無比的信心,只要讓他晉級到了真湖,這丘鶴就算是對他動手,他也不會束手就擒。等他到了虛神,呵呵,那這丘鶴不要說對他動手了,就自求多福別讓他遇見吧。

    他要登上星空榜的第一,自然會想盡一切辦法,盡早跨進天界。星空戰場,就是最好的修煉之地。還有什么地方比一邊戰斗,一邊修煉更好的?

    楚計抬頭看了看在丘鶴面前猶如破紙一般的困陣,心里一緊,他知道楚芊樓的實力比丘鶴還要略微強了那么一點點。這個困陣既然攔不住丘鶴,顯然也攔不住楚芊樓。

    “將紫菡帶出來。”楚芊樓語氣漠然,她不知道自己這些年是為了什么。至少有一句話丘鶴沒有說錯,她留著這里這么多年,換來的就是一聲賤婦。不是她,楚家能堅持到今天?不是她,這里坐著的楚家子弟能活的這么輕松?

    “姑姑”紫菡一出來,就撲到了楚芊樓懷里。

    莫無忌暗自搖頭,煙兒在和她這么大的時候,已經承擔起一個家庭,開始養活他。而這個紫菡雖然修為是脫凡境,好像一朵溫室中的花朵。

    不知道煙兒可好,莫無忌忽然想念起同樣在真陌大陸的煙兒來。不過煙兒的資質是變異五行靈根,應該有大宗門收為弟子才是。

    楚芊樓輕輕拍了拍紫菡,示意煙兒不要害怕。

    “少婦人,這楚家還是你來當家吧,我們修為都太低了一些”沒有了丘鶴的壓陣,楚計渾身都覺得不自在。

    眼前的楚芊樓,抬手就可以拍死他。

    楚芊樓平靜的拿出一枚玉牌,直接將玉牌丟給了楚計,“這是楚家的家主令牌,從今以后,我楚芊樓和楚家沒有任何關系。”

    說完這句話,她又抓出一張紅紙,揚手就將這紅紙撕的粉碎,自嘲的一笑說道,“這是楚家給我唯一的東西,現在我撕掉了。”

    眾人都看的清楚,這是一張婚書。

    “走吧。”撕掉婚書后,楚芊樓似乎輕松了一些,第一個走出了楚家的大門。

    “楚姐,謝謝了。”離開楚州后,莫無忌向楚芊樓感謝道。

    楚芊樓疑惑的看著莫無忌,“無忌,應該是我謝你才是。”

    莫無忌笑了笑沒有說話,楚芊樓讓他來楚家幫忙,事實上楚家根本就沒有人能威脅到她,她叫自己來完全是要送一個人情給他,然后幫他去辦理星空牌。

    楚芊樓一轉念就明白了莫無忌的意思,她沒有解釋,因為這種事情沒辦法解釋。她一直懷疑楚家還隱匿著一個強者,實力甚至比她還要強一些。這些年來,只要她一進楚家,她總是覺得有一雙眼睛在盯著她。

    所以很多時候,她都是在外面照看楚家的一些商鋪,甚至親自去失落天墟這種地方尋找靈草。

    她感覺楚家那個隱匿的強者只要她不離開楚家,盡心盡力的為楚家做事,應該不會出來。

    現在她都離開楚家了,她懷疑的人還沒有出來,她也覺得自己太疑神疑鬼了一些。

    她之所以叫上莫無忌,除了在心理上尋求一些安慰之外,的確是被莫無忌的戰斗方式震住。莫無忌一個元丹境的修士,在正面迎戰下,居然可以殺了一個真湖境二層,這簡直是傳說。

    就算是她面對了一個強于她的對手,有莫無忌在一邊提點和出手幫忙,她心理上的害怕也少一些。

    也許是這些年來,她一直都是依靠自己,然后帶領一大家人掙扎著生存在這個地方。在得到莫無忌的幫助后,她似乎多了一些依賴感。

    “我們先飛去九陌城,從這里到”

    “等等”莫無忌抬手攔住了楚芊樓準備祭出飛船的動作,同時停下了腳步。

    “怎么?”不但是楚芊樓,龐起等人也都是疑惑的看著莫無忌,不明白莫無忌如此凝重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莫無忌平靜的對眼前空曠的原野說道,“既然來了,就出來吧。”

    一個黑色的影子突兀的出現在眾人的面前,盡管現在還是白天,龐起幾人偏偏就感覺到渾身一冷,似乎被一種寒氣侵入。

    “就是他”楚芊樓忽然顫聲叫道。

    雙倍月票來了,凌晨送上更新,請求月票支持啊啊啊

    ...{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