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不朽凡人 > 《不朽凡人》第二百四十九章 不一樣的宗主(為29盟夢紫軒軒軒加)
    “你……”貝方劍聽到天機宗宗主幾個字,頓時一愣。若不是莫無忌不知不覺就走到了他的身邊,他絕對會勃然大怒。

    好在他很快就冷靜下來,知道這個時候不能發怒,“我是明瀚帝國二十六王子貝方劍,就算你是天機宗的宗主,也不能隨隨便便闖入我的大殿。”

    莫無忌笑了笑,忽然伸手一卷,貝方劍被他直接卷起,丟在了地上,然后他就聽見莫無忌說道,“明瀚帝國的帝君坐在這里,這里也不是你明瀚帝國的地方,這里是天機宗的天在峰。”

    貝方劍勉強爬起來,正好看見莫無忌坐在了他的座位上,他氣的渾身發抖,就要叫人的時候,忽然聞到了一股腥味,他下意識的回頭,這才發現自己手下的兩名仙師已經失去了頭顱躺在地上。至于其余的衛兵,到現在似乎還沒有反應過來。

    也許他的那些衛兵,太過相信仙師了,只要有仙師在,他們什么都不需要去做。

    貝方劍深深的吸了口氣,對莫無忌一抱拳說道,“閣下既然是仙師,為何要挑釁我明瀚帝國?”

    莫無忌呵呵一笑,“明瀚帝國是什么東西?”

    貝方劍頓時語塞,人家根本就沒有將明瀚帝國放在眼中,他如何用明瀚帝國去威脅別人?

    “你待如何?”貝方劍恨不得立即殺掉莫無忌,也只能壓下憤怒。他不能修煉,也是凡根,但修真者見的太多,對修真者并沒有什么神秘感。

    莫無忌看著貝方劍問道,“現在你可以告訴我這里是你的大殿,還是什么地方了吧?”

    貝方劍此刻豈能不知道人家就是來找茬的,雖然他不知道莫無忌為何有如此大的膽子,也只能老老實實的回答,“這里是天在峰,屬于天機宗的輔峰。”

    “回答的不錯,既然是天機宗的輔峰,為何你會在這個地方?”莫無忌用手敲了敲面前的桌子。

    貝方劍再次答道,“仙師應該是剛剛來到天機宗,不知道具體的原因。這個天在峰是我向天機宗租下來的,所有天機宗的人都知道。”

    “哦,那租金多少?”

    “當時天機宗宗主很是大度,沒有說具體的租金,意思我們隨便給就行了。”

    “那你隨便給了嗎?”

    “還沒有。”

    “很好!”莫無忌一拍桌子,“前任的天機宗宗主峰大度,讓你隨便給你不給,我是現任的天機宗宗主,我可沒有那么大度。今天,我是來要租金的。”

    貝方劍驚聲問道,“你……問我要租金?”

    一個敢字被他咽了下去,現在形勢人家強,他沒有任何辦法。

    莫無忌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對莆千說道,“莆千,你去將這天機峰所有的人全部斬盡殺絕,一個不留。對了,這大殿上除了這個尊貴的王子之外,再留兩個幫王子穿衣服的人。”

    “是!”莆千說完手,抬手轟出十幾道拳風,這才轉身離開了大殿。

    在莆千走出好遠后,大殿中才傳出十數聲慘呼。兩邊站著那本來就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的護衛,直接噴血倒下十幾人。只有兩人還站在原處,不過這兩人臉色蒼白不已,還沒有從驚懼當中清醒過來。

    直到此時,貝方劍才明白他遇見的是什么人。和原來那溫和的天機宗宗主比起來,這簡直就是一個殺神。殺戮手段,比他這個二十六王子還要狠厲。

    一聲聲的慘叫從外面傳來,貝方劍臉色更是蒼白,雙腿也開始有些發抖。

    “對了,你還有一個叫什么貝天宇的弟弟,已經被我殺掉了。”莫無忌淡淡的說道。

    莫無忌這句話終于壓垮了貝方劍心里最后一絲僥幸,人家連貝天宇也殺,會不敢殺他這個二十六王子?

    “仙師大人……有話好說,你要多少租金我都會想辦法幫你弄到……”貝方劍想要讓自己說話顯得淡定和流暢一些,可是說出來后,就是流暢不起來。連他自己都能聽到自己聲音中的打顫。

    “這才像話,哪有租地方不給錢的?”莫無忌笑瞇瞇的走了下來,一邊走還一邊說道,“我來計算一下,租了多少年我就不算了,太麻煩,就算你租了一年好了。”

    貝方劍心里一松,還好算自己租了一年。就算是租金再高,也可以承受起來。

    “租金我按照一億金幣……”

    聽到莫無忌說一億金幣,貝方劍徹底的松了口氣。一億金幣的確是一個恐怖的數字,但他這些年在這里大發橫財,滅掉太多的尋常商人家族,獲得的受益遠遠不止一億金幣。先答應下來,回到明瀚帝國后,再慢慢找對方的麻煩。

    莫無忌故意頓了一下,這才繼續說道,“按照一億金幣一天也差不多了……”

    一億金幣一天?貝方劍徹底的懵了。就算是將他買了,他也湊不齊幾百億金幣來。

    “仙師大人,我雖然可以同意你,但是我的確湊不起來這么多金幣。”到了這個時候,貝方劍心里的恐慌反而消失了。

    莫無忌周身殺機一盛,壓住貝方劍問道,“你能拿出多少?”

    沒等貝方劍回答,門外莆千的聲音就傳來,“掌門師兄,這里除了這個大殿之外,別的地方都已經斬盡殺絕。”

    貝方劍再次打了個冷戰,趕緊說道,“我能湊齊六億金幣。這是我能拿出來的所有金幣,就算是你殺了我,我也湊不到更多了。”

    說完貝方劍忐忑的看著莫無忌,他心里此刻無比后悔,為什么要來天機宗租什么山峰?

    “那就六億金幣吧,其余的金幣你就幫我找人來抵數。我需要所有的建筑類人才,如果你找來的人太少,而且不專業的話,那是低不了數的。能不能做到?”

    莫無忌一說完了,貝方劍就趕緊躬身說道,“仙師大人,完全可以做到,我保證完成仙師大人交給我的任務。”

    莫無忌點點頭,取出三枚黑漆漆的丹藥說道,“這是三枚我自己研究出來的丹藥,等你金幣和人都聚齊送到這里之后,我會給你解藥。記住你只有三個月時間,三個月時間,東西沒有送到天口鎮的話,你就不用送了。因為那個時候,你死的很難看。”

    貝方劍心里一松,他明瀚帝國連三品人丹師都有,還怕解不掉這個丹毒?他趕緊應道,“我保證三個月內將仙師大人需要的東西送到天口鎮。”

    莫無忌嘿嘿一笑,“你知道我為什么給你三枚嗎?”

    貝方劍有些茫然的看著莫無忌。

    莫無忌一指貝方劍身后僅剩下的兩名護衛說道,“還有兩枚是給他們服用的,讓你解毒的試驗品。對了,我還要告訴你的是,任何解毒的東西服下后,就會馬上全身潰爛而死。我相信你試驗了兩次后,不會再做第三次試驗。”

    貝方劍背后一陣冷汗直冒,對方就好像知道他想的每一步一般。不過就算是再威脅,他也要回去試試看,不是還有兩個試驗品嗎。

    “我不會解毒,我肯定會將仙師大人的東西送來,然后請仙師大人解毒。”貝方劍趕緊回答道。

    說完,他更是直接服用下一枚丹藥,將其余兩枚丹藥遞給他的護衛服用下去。眼前的這個天機宗宗主,和之前的那個完全不一樣,他不敢那自己的小命去賭。

    “既然如此,還不快滾。”莫無忌見貝方劍服下丹藥,這才冷冷的說道。

    “是,是……”貝方劍趕緊帶著僅存的兩人,迅速離開天在峰。

    ……

    一個時辰后,天機峰另外一個輔峰天常峰的十六王子貝森和貝方劍一樣,臉色蒼白的帶著兩名仆從急匆匆離開了天機山脈。

    至于他的明瀚天商聯盟,被莫無忌連鍋端起。

    “掌門師兄,我們這樣放了這兩個王子,會不會惹的明瀚帝國馬上就派強者過來?”見莫無忌為了金幣,將貝方劍和貝森都放掉了,偏偏還殺了一個貝天宇。

    莫無忌笑了笑,“不會,如果不放他們才會有問題。這兩人都是怕死者,在沒有徹底解毒之前,他們不會將這件事告訴別人的。這一段時間,大家努力閉關提升修為,我也要沖擊元丹境。”

    貝森和貝方劍都是沒有靈根的尋常凡人,這種凡人如果甘于平凡,就不會出來想辦法搞什么馬賊和商業聯盟了。可見他們不甘于平凡,只有不甘于平凡的人,才不甘于就這樣隨隨便便死了。所以這段時間,莫無忌不擔心明瀚帝國會對他動手。

    至于貝天宇的死,就是要告訴貝方劍和貝森兩人,什么王子在他眼里一樣可殺。他相信貝方劍和貝森短期內會想辦法掩飾掉,絕對不會泄露出去,直到他們的毒被解去。

    ……

    天機峰,是天機山脈的主峰,也是天機宗的宗門所在地。

    不過此時的天機峰已經是一片狼藉,到處都是被雷弧轟擊過的痕跡,主殿更是殘破不堪。

    莫無忌幾人站在天機峰之前,也都是默然無語。

    好一會后莫無忌才說道,“我現在就將靈脈置于天機峰之下,然后布置聚靈陣。莆千臨時去接管一下聶正農的事情,讓他回來晉級到了元丹境再說。”

    他的事情很多,不但要自己跨入元丹境,還要幫助聶正農和桑憶瓶跨入元丹境。同時還要為天機宗和天口鎮規劃如何建筑,甚至還要為天機宗布置防御大陣。

    (第一更送上,請求支持~)

    (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