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不朽凡人 > 《不朽凡人》第三百二十三章 要我命拿命來換
    天機棍揮出,對著的正是那名虛神境修士,至于另外兩名真湖境修士,莫無忌似乎連看都沒有看一眼,

    凌厲的殺氣撲面而來,那真神境修士獰笑一聲,手中的千層鑼同樣鋪疊開,卷向莫無忌,同時厲聲說道,“我拖住他,給我殺……”

    “轟!咣!”莫無忌的憑空驚雷轟擊在這虛神境修士的千層鑼疊上,劇烈的元力炸裂在星空中不斷震動。

    這虛神境修士感受到一股絲毫不比他弱的元力反噬回來,心里倒是一驚。難怪可以殺掉晏揚東,這種實力竟然絲毫不比他差。

    不對,剛才轟向他的不是鐵棍嗎?怎么成了炸雷?

    “噗!噗!”接連兩道血霧炸出,讓這虛神境修士渾身打了一個激靈。他心里忽然涌起一種難以言喻的害怕,這種害怕竟然還是對一個真湖境的修士,這讓他感覺到羞愧。

    剛才那一棍明明是針對他砸下來的,卻轟在了另外兩人身上。而在這期間,他并沒有感受到任何元力轉換的空間變化,這是什么本事?

    此時他如果不明白莫無忌一開始就打算先殺那兩名真湖境修士,他就是白癡了。人家早就算計好了,先殺掉真湖再和他打。

    棍影瞬間轟殺了兩名真湖境初期,莫無忌的眼神沒有任何變化。身上的殺氣更是凌厲,天機棍再次卷起,這次是真正的卷向了這名虛神境修士。

    “當當當!”這虛神境修士避無可避,千層鑼只能硬生生的和莫無忌的天機棍硬拼。

    一波又一波的狂暴元力瘋狂涌了過來,讓這名虛神境修士心里發狠,他好歹也是一個虛神境,難道還會怕一個真湖境不成?

    心里懼意一去,千層鑼更是幻化成了無窮無盡的鑼影,鋪天蓋地的鎖向了莫無忌。

    莫無忌的天機棍就好像裂開了一般,無論對方的鑼影在什么地方,天機棍都能準確的轟在鑼心正中。

    最開始的時候,莫無忌還有些擔心自己的棍技不足,到了后來,他完全沉浸到了這種暢快的揮灑當中。天機棍在他手中,就好像多了一種生命。他可以用最簡單方式,最節約元力的手段揮灑著天機棍。他就好像不是在戰斗,而是在一張白紙上潑墨作畫。

    也許,這才是梵天棍影真正的精髓所在。在梵天棍影之下,對方的法技,就好像嬰兒學步。

    “咣咣咣……”

    元力不斷的在星空中爆開,莫無忌越打越輕松,對方就好像陷入了他的棍技當中,完全無法自拔。只要抓住機會,他隨時可以從對方完全捉摸不透的位置轟出下一棍。

    虛神境又如何?他一樣可以用棍技鎖住對方。

    這和莫無忌對戰的虛神境修士,卻是越打越心驚,最開始的時候,他的千層鑼影完全籠罩住莫無忌,他還認為只要時間長了,莫無忌終究會被他束縛住。

    可現在,被束縛住的是他自己。而且隨著時間流逝,他能掌控的空間是越來越小。就好像有一根無形的手,要將他慢慢的握緊。

    “趕緊走。”這個念頭一旦滋生,就猶如藤蔓一般瘋狂的蔓延開。他沒有想到,在他下定走這個念頭的瞬間,他就是一個死人。

    梵天棍影完全施展出來后,哪怕是一絲絲空隙,也不會被漏過。下一刻,天機棍破開他的防御,從他的眉心直接刺入。就好像一根長劍一般,一擊致命。

    這不是莫無忌第一次越級殺虛神境,也不是他最后一次殺虛神境,他心里沒有半點波動。此刻他就這樣踏在星空中,看著越來越多將他圍住的修士。

    他殺了兩名真湖境修士服和一名虛神境修士,耗費的時間并不多。在這短短的時間內,他就被重重困住,一道道星空信號劍芒還在不斷的射出,一個個人影還在不斷的沖過來。

    莫無忌已經從最初的不解到一心要逃走,到了現在徹底的冷靜下來,現在他心里只有濃濃的殺意。就在不久之前,他第一次憑借棍技,殺了一名虛神境初期的修士。

    “莫無忌,我曾經敬你能在真湖境踏上星空榜,以為你是條漢子。今天我算是看錯了你,你踐踏星空殿的律法不算,居然連無辜可愛的小女孩也下的去手。我薛九揚今天不殺了你,為那小女孩討一個公道,就妄自修煉至今。大家為我掠陣,我要親手殺了此獠……”一名滿臉胡須的男子說著,就從人群中沖出來,直接撲向了莫無忌。

    這叫薛九揚的家伙話說的光明堂皇,似乎要單獨干掉莫無忌,不過在他撲向莫無忌的時候,已經有上百人同時撲了過來。為他薛九揚掠陣?他以為自己是誰啊。

    莫無忌就是一個大寶藏,沒有誰不想殺掉他,哪怕在他身上刺一劍也是光榮的事情。

    轟殺一個星空榜的修士,這是多大的榮譽?刺傷一個連小女孩都要殺的人渣,這是多大的光環?只要殺掉莫無忌,就是為修士除害,為星空殿正名,為自己揚名。

    大家都知道殺掉莫無忌和重傷莫無忌的好處,將這種好處讓給別人,只有白癡才會這么做。

    上百修士后面是更多的修士撲過來,莫無忌反而閉上了眼睛,這一刻,他心里一片安寧。

    就好像曾經他在研究室里面專心研究著開脈藥液一般,周圍沒有任何打攪,沒有任何干擾,沒有任何聲音,就只有他一個人。

    哪怕成千上萬的人撲向了他,這一刻他還是一個人。

    寧靜只是在那種難以言喻的境界中,狂熱的殺意此刻卻在莫無忌的身上不斷的鼓動蒸發。

    莫無忌沒有選擇繼續逃遁,他知道憑借自己的風遁術,在四面盡皆對手的情況下,想要逃出生天是真的很難。他一露出來就有人放出信號,他的元力再強,也有耗盡的一刻。

    他抬起了自己的腳,往前邁了一步。漫天雷雨在這一步落下后,鋪天蓋地的落了下來。天機棍也在這一刻化成了無窮無盡的棍影殺機,卷向了撲向他的對手。梵天棍影在殺了一名虛神境修士后,更是得到了升華,這一刻每一道棍影之下,都是一種殺意。

    “殺!”

    莫無忌沖進修士群的那一刻,殺意徹底的蔓延開來。一片片雷弧落下,一些真湖境以下的修士,被雷弧轟中,極少有活命的。

    真湖境的修士被雷弧轟中后,莫無忌的天機棍就好像有靈性一般,會跟著上來補充一棍。

    莫無忌整個人和天機棍化成了一個整體,在漫天的雷弧雨中不斷的收割著生命。

    無論是誰,無論是多少人,想要他的命,那就用命來換。

    在他收割別人性命的時候,無數的攻擊同樣的落在了他的身上。哪怕他將斗轉星移運轉到了極致,傷勢依然是堆積起來,不斷加重。

    殺的人越來越多,莫無忌身上的傷也是越來越多,他心里同樣的是越來越沉重。

    這些圍殺他的,幾乎沒有真神境修士,大部分都是真湖境、虛神境修士,甚至還有元丹境和之下的修士。

    星空中只有這些低級修士,才會四處亂轉,尋找機會。一般的真神境修士,都是有了確定的目標后,才會過來。

    現在他就是這個目標,現在沒有真神境修士,不代表過一會還沒有真神境修士過來。若是來一個人仙境,他恐怕連動手的能力都沒有,直接被人碾壓。

    “此人兇狠成性,他的元力終究有限,我們再加力,一起殺了他……”人群中,一名虛神境修士被莫無忌的一道雷弧轟在頭頂,頓時嘶聲力竭的叫了起來。

    “嘭!”這名虛神境修士一句話剛剛落下,莫無忌的天機棍已經在匪夷所思的角度砸中了他的后腦。

    盡管這虛神境修士被殺,他說的話卻起了作用,加上過來的修士越來越多,莫無忌終于感覺到了疲倦。

    他不是神,他只是一個真湖境而已。他的紫氣元力大湖再強,也不過是一個真湖境。而且剛趕到的一名真神境初期,僅僅嘗試著出手了一次,就讓他的胸口增加了兩道血洞,骨骼多斷裂了數根。

    渾身是血,甚至骨骼都斷裂了十數根的莫無忌忽然發出一聲狼嚎一般的嘶吼,今天就算是死在了這里,他也要找一群墊背的。青衿之心在識海中微微晃動,狂暴的溫度即將要爆開。

    他知道自己現在還無法用青衿之心去殺敵,這樣肆無忌憚的完全激發青衿之心,最后的后果可能就是青衿之心再一次回歸野心,然后鋪天蓋地的肆虐開。包括他在內的所有人,都會在青衿之心下化成灰燼。

    一些虛神后期的強者似乎感受到了莫無忌身上的危險,下意識的后退了許多。莫無忌的目光冰冷,僅有的那名真神境初期雖然剛剛到這里,他也從莫無忌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一種死亡的氣息。他本來想要直接抓了莫無忌就走的,現在莫無忌身上的這種恐怖氣息,讓他也有些忌憚

    (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16-10-1406:04:12

    ...{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