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崩壞神話 > 《崩壞神話》第七百五十九章
    魔界生靈正向外逃竄,拼命逃亡。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嗜血狂魔所為。

    吞魔大、法是一個殘酷的法訣,靠吸取別人的力量而提高自己。

    此時,嗜血狂魔正瘋狂的吞噬魔界的魔物,如日中天。而在魔界之上,張揚也開始修煉起天魔訣。

    天魔訣,雖然主要的修煉途經也是靠吸取別的力量,但是與吞魔大、法卻大不相同。吞魔大、法主要修煉特點是吞噬,而天魔訣的主要修煉特點是吸取。而且吞魔大、法吞噬的是生命,天魔訣吸取的只是無限的魔氣。

    張揚開始運轉體內少量的魔氣,逐漸的吸取著外面的龐大魔氣。內外魔氣相結合,一發不可收拾。一股黑色的風暴席卷而來,以張揚為中心。

    他的唇色變成了黑色,他的雙眼都變成了黑色,宛如地獄的魔鬼,極是嚇人。跟隨他的飛天大盜此刻便大為恐懼,很怕張揚此刻入魔殺了他。

    張揚邁動著腳步,但身體卻仍在吸收著周圍的魔氣。在這里,他不僅感受到了濃濃的魔氣,還體驗到了深深的死氣。

    那是上萬的靈魂氣息,張揚烏黑的雙眼一睜一合間,他的目光如天上的閃電般射入泥潭之下。

    此刻,魔界內的嗜血狂魔身體卻是一怔,因為他感受到了一股與他相比擬的驚天魔氣。

    嗜血狂魔沒有變回正常的體型,移動高山般的身體沖出魔界,出現在封魔之地之上。

    見到嗜血狂魔出現,張揚也瞬間瘋狂的吸取周圍的魔氣,其身體也在無限膨脹、變大。與嗜血狂魔現在的身體相差無幾。

    兩位巨人相互對視,充滿了敵意。

    此刻,那飛天大盜卻是嚇得躲得老遠,但也一直在注視著這面的動靜。

    “想不到數日不見,你竟然練成了如此兇殘邪惡的功法。”張揚說道,其聲音宛如驚雷般響徹百里。

    嗜血狂魔狂笑幾聲,也發出悶雷般的聲音,哼道:“你的修煉速度更加恐怖,這一次我不會再放過你,我要讓你成為我的食物!”

    “我要報仇!“張揚大喊一聲,龐大的身軀快速的沖了過去。運轉天魔訣,極力的吸取著嗜血狂魔身上的魔氣。

    而嗜血狂魔也張開巨口,發出強大的吸力吸扯著張揚的身體。

    兩股巨大的吸力在空中形成一道道狂風,將千里內泥潭上的墓碑撕碎,卷起千層泥浪,形成一道道黑色的泥柱,宛如巨蟒般在空中探著腦袋。

    無匹的力量在空中相撞,又形成強大的爆炸,轟然巨響連綿不絕。

    二人的身體又同時變小,相互在空中對擊。時而又瞬間變大,比拼著彼此的魔氣。

    他們之間的戰斗吸引了尚在的魔物,一群群魔物從泥潭中探出腦袋,驚恐的望著空中二人之間的打斗。

    “你不是我的對手,束手就擒吧。”嗜血狂魔大笑道,此時張揚的氣息正在漸漸減弱,畢竟他才剛剛修煉天魔訣,還不能完全適應。

    張揚也知道自己的情況,便打算盡快脫離戰斗,逃出生天!

    但事情不是他想象的那般簡單,吞魔大、法號稱吞噬天下萬物,雖然嗜血狂魔還沒有修煉大成,但是對付張揚卻是綽綽有余。

    在這一點,天魔訣確實不如吞魔大、法霸道。但這并不代表天魔訣就比吞魔大、法差,兩個功法各有千秋,主要還是看施法者的修為強弱。很明顯,如今的嗜血狂魔已經遠非張揚能比。

    張揚也很是煩悶,每次遇見生死仇敵都奈何不了。

    “反正如今也輕易不能逃出他的魔掌,就和他拼了!”張揚心中發狠,便迅速調整自身的真氣。

    霎時間,磅礴的魔氣,強大的真氣,濃濃的鬼氣,淡淡的仙氣以及那潛藏在經脈中的神龍之氣都在同一時間運轉起來。與此同時,遠古百族的神秘力量也在自主的滋潤他的身體。

    星辰無極,仙魔變體大、法同時運轉,無匹的力量被張揚吸入體內,之后便施展他的主攻法訣。

    天龍化拳,大佛掌。兩套功法幾乎是同時發出,巨大的龍影出現在天邊,不斷的吐著龍息。使人眼花繚亂的無數道掌印落了下去,重擊在嗜血狂魔的身上。

    就在嗜血狂魔抵御這兩種攻擊之時,張揚借此機會施展天魔訣,硬是從嗜血狂魔的身上吸走一部分魔氣。

    這一切施展的極其順利,令張揚興奮不已。

    然而,他卻小覷了吞魔大、法的威力。一開始嗜血狂魔還有些忌憚張揚的攻擊,后來在幾番適應之下,竟然施展吞魔大、法硬是將這些攻擊力吸入體內,并且轉化成了他的力量。

    嗜血狂魔狂笑一聲,邁著龐大的腳步向著張揚奔來。張揚見狀便變回了正常的體型,而嗜血狂魔卻是突然看不見變小的張揚,張揚也是因此逃出一段距離。

    嗜血狂魔也不愚蠢,他也變回本體,搜尋著張揚的氣息,片刻后便追上了正拼命逃亡的張揚。

    張揚見嗜血狂魔又追了過來,咬了咬牙轉過身,對著飛來的嗜血狂魔吼道:“這是你逼我的!”

    說罷,他便瘋狂的運轉起星辰無極,并將星辰劍召喚出來。這一次,是他觸摸到萬法之境瓶頸之后首次使用星辰劍!

    劍出鞘,殺氣蕩,風云動,星辰轉。

    無垠的天空,烏云之上。二十四顆星辰撥開云霧,露出了它們的本身。

    此刻,在張揚體內瘋狂運轉的二十四顆星辰幻影也發出耀眼之光,透過張揚的身體,連接至天空上真正的星辰。

    磅礴的星辰之力瞬間灌入張揚的身體,張揚雙手舉起星辰劍,卯足了勁力,向著嗜血狂魔猛然一擊。

    嗜血狂魔來不及施展吞魔大、法,便被這道巨大的劍芒拍了下去。嗜血狂魔感覺體內的魔氣瞬間混亂起來,竟是控制不了這些魔氣。他的身體也因此受了重傷,但并不致死。由此可見,他的實力已經登峰造極,否則憑著星辰劍這一擊,就算是大羅諸仙也難逃一死。

    這一擊之后,張揚也用盡了全身之力。體內的幾種真氣也蕩然無存。在這一刻,飛天神狼突然現身,帶著張揚離開了這里。嗜血狂魔也回到了魔界。

    在張揚離開這里之后,那一直關注著戰斗的飛天大盜竟也跟隨著張揚追了過去。

    經過這場比拼,張揚雖然沒有受傷,但將體內的幾股真氣都消耗沒了,又要恢復很多天。

    飛天神狼日夜兼程的向仙嵐宗飛去,幾天后,當來到仙嵐宗山腳下的時候,那一直跟蹤張揚的飛天大盜便停了下來,再也不敢跟蹤他了。

    因為仙嵐宗是實力最強的大宗派,不是他能夠偷偷潛入的。飛天大盜一直不知道張揚的名字,如果知道他的名字他便不會如此震驚了。

    因為仙嵐宗少宗主張揚的威名幾乎傳遍了整個修真界。

    山腳下,幾個巡山的弟子看到張揚,便迎接了上來,護送著張揚來到仙嵐山上。

    遠處,飛天大盜看著幾個弟子對張揚畢恭畢敬的樣子,他這才猜到了張揚的身份。對此,他暗道一聲名不虛傳,然后便悄悄地離開了這里。

    回到仙嵐宗,在進入仙嵐殿之前便看到天璇子正在門前轉悠,這個人倒是很實在。答應了張揚的話,便親自來到仙嵐殿保護樊傾瑤等人。

    張揚被幾個弟子攙扶著走了過來,看到天璇子正守著仙嵐殿的大門,他也有些慚愧。怎么說人家也是長老級的人物,此刻卻甘愿成了他的守門人。

    “有勞了。”張揚走到天璇子身邊,虛弱的說道。

    天璇子扶住他的身體,驚訝道:“你怎么這么狼狽?”

    張揚嘆道:“天下要亂了,嗜血狂魔練成了吞魔大、法,我與他對決輸給了他,才落荒而逃。”

    一開始聽到嗜血狂魔練成了吞魔大、法天璇子便驚訝不已,但是知道張揚竟然在吞魔大、法的攻擊下脫身而逃,這更加讓他震驚。

    吞魔大、法號稱吞噬天下萬物,能夠逃出吞魔大、法的吞噬之力,張揚簡直不能用天才這個詞來形容了。根本就是逆天的存在了。

    聽到張揚的聲音,樊傾瑤與星韻二女喜悅的站起身,然而二女還沒有動,小狐便奪走樊傾瑤手里的鑰匙,一路小跑來到門前,打開了殿門。

    看見張揚,小狐便高興的撲在他的懷里。張揚卻是差一點被小狐撲到。小狐疑惑的從張揚的身上跳了下來,看著張揚蒼白的臉,忍不住驚叫一聲。

    那隨后而來的樊傾瑤與星韻二女也心疼的扶著他,關懷的問東問西。

    天璇子跟著幾人進入仙嵐殿,眾人坐在殿中,聆聽著張揚講述這些天的經歷。

    講了一陣,天璇子便離開了這里。張揚在二女的陪伴下回到自己的臥室,打坐休息。

    因為這些天的疲憊,張揚又飽睡一覺。醒后便開始閉關修煉,恢復著真氣。

    在這期間,二女輪流替張揚做些可口菜肴,每頓飯都是她們二女親自送到他的身邊。當張揚修煉完畢之時,身邊總會擺放著兩碗干飯和幾盤小菜。

    星韻喜歡唱歌,每次聽到她的歌聲,張揚便都會側耳聆聽,倒是彌補了修煉時的枯燥。

    因為這次消耗太多,完全恢復已經是一個月之后了。

    這一日,張揚離開仙嵐殿,感受著刺骨寒風,體驗著這股冷意,全身毛孔張開,慢慢的外放著體內的真氣。

    這一刻,真氣與寒氣相遇,竟然結成了冰霜,如雪花般在空中飄飄灑灑。

    小狐偷偷的跟隨張揚來到廣場上,看到張揚突然變出一些‘雪花’便忍不住驚喜的大叫起來。

    張揚回頭看著小狐那被凍的紅彤彤的小臉蛋,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小狐皺了皺眉,因為張揚把她給捏疼了。

    “小丫頭,天氣這么冷。沒事就在房間里呆著,被那些壞人抓到我可救不了你了。”張揚又捏了兩把她的小臉,裝作嚴肅的說道。

    小狐撅著嘴,嘀咕著:“重色輕義,見色忘義…”

    張揚眉角流下一條黑線,這個小狐貍精,想什么呢?

    小狐悶悶不樂的回到仙嵐殿,張揚看著小狐那小小的背影,嘴角一彎,露出一絲微笑。

    其實,剛剛張揚將真氣外放不是無意之為。而是玄真護體法的一種修煉方式。

    玄真護體法,主要便是外放真氣做為護體罩。在外放真氣的時候運轉玄真護體法,便可以引起一些自然中的變化。比如剛剛的凝氣成霜。如果實力強大的神尊或者仙者,施展玄真護體法更可以引起千里冰霜,或者狂風暴雨。

    正是因此,本來是防御的功法卻是因此起到了攻擊的作用。

    此法修煉起來也比較簡單,只要控制好外放真氣的速度與濃度,便可以起到一定的防御效果。

    張揚練習著控制著真氣外放,默念玄真護體法的口訣。無形的真氣在寒風中形成冰霜,張揚練得入迷,進入了忘我之境。身體上開始杰出冰霜,過了許久,他已經成為了一個冰人。

    當他結束修煉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動不了了。他猛然揮發勁力,將身外的冰擊碎。

    “玄真護體法,最終的結果是將真氣煉化成無堅不摧的真氣罡,以抵御敵人的攻擊。”張揚自言自語著,雖然修煉辦法很簡單,但是想要練至大成還是很難。

    千里冰封非一日之寒,張揚也懂得這個道理,便也不去死鉆這個牛角尖。

    玄真護體法已經算是入門,天魔訣與修羅鬼神功也全都學會。如今只剩下最后一個準備修煉的法訣,也是最霸道的一個法訣——天誅地滅!

    因為修煉玄真護體法的緣故,張揚也疲憊了,便沒有立即修煉天誅地滅。

    此時已經傍晚,廣場上修煉的弟子們也都回到了自己的殿門。

    張揚回到仙嵐殿,樊傾瑤與星韻二女早已準備好了飯菜。此時,小狐吃的嘴巴上沾滿了飯粒,臉上還沾著幾個菜葉。樊傾瑤與星韻卻是沒有動筷,她們在等著張揚修煉回來。

    張揚坐在飯桌旁,二女才跟著他一起吃起了飯。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