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通天神捕 > 《通天神捕》第九百七十三章 擂臺公審
    啪!

    蕭七月影子一閃,一腳又把快翻滾到擂臺下的石方踢了回去,好像在搞雜耍。

    而石方的三頭六臂突然跳出,滿天都是手臂跟腿,層層疊疊,層出不窮的轟向了蕭七月,頓時,所有人都驚呆了。

    “陛下小心!”

    一道圓輪升起往外一推,一把沖向了天空。

    頓時,滿空拳印腿勁消失,空中,只剩下一輪幾丈的‘大光相’。

    冷秋月一愣,頓時,柳眉倒豎。

    不過,上官秋瑟以及六扇國所有高手都盯著她。

    “陛下圣德,大光相護佑,我六扇國之幸也!”宇文都天興奮的叫道。

    “陛下圣德……”

    六扇國的子民們沸騰了,歡呼聲,叫喊聲如颶風刮過,形成強熱帶風暴卷向遠方。不久,幾百里之外暴雨傾盆而下。

    “停!”蕭七月雙手一按,頓時,現場鴉雀無聲。

    “擺案桌,本皇今天要現場破案!”蕭七月大手一揮,拓拔世賢手跟著一揮,手下趕緊搬來了一張三米長,一米五寬的超級案桌。

    擺上龍椅,密捕堂的捕快腰纏正天鏈,手拿玄銅板子分立兩旁。

    “威!”

    幾十名精英捕快在項東這個‘捕頭’親自帶領下一起發聲,聲震九天。

    冷秋月一臉冷漠的看著,倒要看看蕭七月想耍什么花招。

    因為,石方還沒死,只是重傷被拿而已。

    而且,冷秋月相信,有石像護體,蕭七月也殺不死石方的。

    只要石方肯逃,開啟石像的逃生功力,瞬間就可以遁走,就是自己也攔不住的。

    這決斗一下子變成了審案,而且,這派場,捕皇親上陣當捕頭,另一個捕皇海云站在擂臺下維持秩序,拓拔世賢這位密探總令衛護在皇帝身側,如此氣場,估計是六扇國審的最大的案子了。

    因此,倒是令所有人都耳目一新,興致勃勃的伸長脖子看蕭七月到底要搞什么?

    “帶案犯石方。”蕭七月一拍驚堂木。

    “威!”項東親自發聲,全體捕快呼喊。

    “石方,你可知罪?”蕭七月問道。

    “我石方技不如你,你可以殺可以剮,但是,咱倆有公約,只是決斗而已,我石方違規了嗎?我石方耍陰謀了嗎?我石方何罪之有?”這家伙,底氣還挺足的。

    因為,他根本就不怕蕭七月會殺他。因為,有冷秋月在。

    再怎么說,冷秋月也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殺吧?

    即便是冷秋月鐵石心腸不救自己,但自己還有石像,可以變‘石跑跑’的。

    “比賽方面你的確沒違規,不過,本皇審你,有違規嗎?”蕭七月先拿話扣住他,防止冷秋月抓到把柄。

    “當然沒有,公約上有寫過,落敗一方任由勝者一方任意處置。

    不過,蕭七月,我石方罪在何方?

    如果你不能還我清白,我是被你殺了,我石方也絕不服氣。”石方開始打悲情牌。想以此鼓惑自己圈內人。

    “蕭皇,石巨俠是敗了。但是,他好像也沒什么罪過吧?”烏云蓋月首先第一個發難了。

    “這根本就是在污蔑!什么罪過,還不是你蕭七月想顯擺。蕭七月,殺人不過頭點地,死前還要如此污辱石巨俠,你太不地道了。”歐詩詩突然從人群里跳出來了。

    “真是有辱六扇國聲名,太令人失望了。”金剛寺羅漢堂首座大肚頭陀莫向禮搖頭嘆息,不過,聲音很響,所有人都聽到了。

    “沒違規就好!石方,你聯合背后陰謀家謀殺了我六扇國戰王姜子秋。

    別以為你做得很隱秘,但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人在做,天在看,只要你做了,終究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本皇代天行正義之事,今天,就要讓姜子秋一案大白于天下。”蕭七月一拍桌子道。

    “戰王是被石方殺死的?”

    “好像從沒聽說過。”

    “兩人根本就沒交集,應該不可能。”

    “殺了這個狗東西!”

    “給戰王報仇!”

    ……

    頓時,下邊又開了鍋。

    “大堂之上,不許喧嘩!”蕭七月一拍驚堂木,下邊頓時又鴉雀無聲了。

    “笑話,欲加之罪,何患無詞。蕭七月,你們六扇門辦案子最講證據,這也是你們一直標榜的公道正義是不是?”石方一邊擦去嘴邊鮮血反駁道。

    “當然!行正義事,沒有證據就是污蔑。”蕭七月點頭。

    “那好,請拿出證據來?”石方手一伸,一臉氣勢的逼視著蕭七月。

    “我們倒要看看證據是什么?”歐詩詩大聲說道。

    “蕭七月,如果你膽敢污蔑我的手下,就休怪我冷秋月翻臉無情。”冷秋月終于開口了。

    “域外有個深淵帝國,而幾百年前的帝國之王叫‘金喜相’,此人第九子名‘金追流’,此人愛上了域外白石城某位女子。”蕭七月講到這里,還故意的瞄了一眼臺下的冷秋月。發現這妹臉更冰冷,而人氣早就驚詫得直發抖了。

    “趕緊往下編啊蕭七月。”歐詩詩冷哼著催道,不過,石方的臉卻是越來越陰沉。人氣也在發抖,不過,冷秋月的抖是因為驚詫莫名,而石方的抖卻是因為害怕。

    “不過,蕭某倒是有些佩服那位女子,她居然不肯。

    因為,這樁婚事是因為白石城跟深淵帝國搞的聯姻,女子只是一個犧牲品。

    而女子不甘愿,居然逃到咱們方天域。

    而剛好六扇國戰王姜子秋毀了地淵,而地淵是深淵帝國在咱們方天域選中的別府。

    這下子可是捅了馬蜂窩子,金家大怒,派出高手要滅了我六扇國戰王。

    不過,最后,居然被一位神秘高手嚇跑了。

    不過,金家心里一直不服氣,正好撞上白石城女子逃婚。

    所以,就威脅白石城,白石城為了平息深淵帝國之怒,派出石方陰謀殺害了我六扇門戰王。

    當然,我六扇門戰王是什么人,實力強悍,石方根本就不是他對手。

    結果,石方只是個引子,而真正的幕后黑手出動,殺害了我戰王姜子秋。

    石方,我講得可是真事?”蕭七月一拍驚堂木喝問道。

    “啪啪啪!”石方居然拍起了手掌,豎起大拇指,道,“蕭七月,石某不得不佩服你編故事的手法高明,佩服,真是佩服。”

    “佩服嗎?”蕭七月問道。

    “當然佩服,石某都快五體投地了。”石方仰天大笑道。

    “把石方給我按倒,先打一百大板。”蕭七月手一指,項東帶人如狼似虎的沖將上去,扒了褲子按倒就打。

    “證據,證據呢?”歐詩詩高聲問道。

    “蕭七月,你想屈打成招嗎?”烏云蓋月質問道。

    “我問你,那位女子是誰?真正的幕后殺人者又是誰?”歐詩詩理直氣壯。

    “那女子就在現場!”蕭七月道。

    冷秋月頓時眉毛挑了挑,殺氣指向了蕭七月。

    “說出來啊?”

    “沒有了吧?”

    “騙人,全是騙人的。”

    ……

    “她就是……”蕭七月舉起了手。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