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法師喬安 > 《法師喬安》第211章:召雷
    “造風術”引發的這場烈風只持續了不到一分鐘,過后便耗盡魔力迅速衰減。

    格雷覺察到風力減弱,立刻想起喬安的叮囑,就地搬起一塊大石頭朝抱團抵御烈風的蟲群丟了過去。

    “咚”的一聲悶響,石塊下方傳來數聲嘶鳴,褐色體液飛濺而起。

    “Rúma!”

    喬安捏碎手中剩下的那顆玻璃珠,創造出一只具有玻璃質感的半透明巨掌,以意念遙控“法師強襲掌”飛出百尺開外,猛力揮擊!

    強有力的魔力大手,每次落下都至少拍扁一只毒氣甲蟲。

    康蒂本想投擲回旋鏢打擊毒氣甲蟲,然而還沒等她動手,絕大多數甲蟲已經被格雷和喬安聯手消滅,剩下的甲蟲也都被嚇得四下逃竄。

    康蒂可不想留下這些禍害,匆忙吟詠神術禱詞。

    分布在她周圍的魔網,交織纏繞,編織成一個特殊的法術構型,純粹的原初魔力通過這個法術構型,轉換成雷電能量,化作一圈閃光的電弧環繞康蒂盤旋閃爍。

    康蒂深吸一口氣,將這些洶涌澎湃的雷電能量全都收納到自己體內,眼眸變得異常明亮,目光仿佛也帶上了電流。

    做好施法準備,康蒂接著施展德魯伊獨有的職業能力“野性變身”,迅速變成一只獵鷹騰空飛起。

    每追上一只逃竄的毒氣甲蟲,她就從對方頭頂凌空劈下一道閃電,將之轟成焦炭,過后掉頭去追另一只甲蟲。

    康蒂在空中盤旋,時而放射一道積蓄在體內的雷電能量,不出兩分鐘就將逃竄的毒氣甲蟲全部擊殺。

    此時,地面上已經看不到活著的毒氣甲蟲,3環“召雷術”的魔力也行將耗盡,她便降落下來,重新變回人形,施展3環神術“中和毒性”治療杰米。

    杰米接受康蒂的治療過后,很快就蘇醒過來。

    喬安見它活潑依舊,沒有什么大礙,便放下心來,轉身走向一具毒氣甲蟲的尸體。

    喬安遙控匕首,剖開毒氣甲蟲腹部,在一堆亂糟糟的臟器當中翻找了好一會兒,終于找到分泌和儲藏毒素的腺體,小心翼翼的將這團膽囊狀器官摘取下來,裝進玻璃罐。

    “喬安,你在做什么?”康蒂走過來好奇地問。

    “摘取毒腺。毒腺中的分泌物是天然麻醉劑,可以用來配制藥物。”

    喬安頭也不回地揮揮手,示意康蒂不要靠近自己。

    “腺體分泌的毒素呈液態,接觸空氣就會迅速蒸發成為毒氣,靠近我會有危險。”

    “那你先忙著,我帶杰米和格雷去別處轉轉,把殘余的害蟲都驅趕出來消滅掉。”

    康蒂捂著鼻子后退了兩步。

    “好的,回頭見。”

    喬安專注于解剖毒氣甲蟲,捏一捏毒腺,手感鼓脹就表明里面還儲有液態毒素,便收集起來。

    如果捏起來干癟,表明腺體中的毒素已經被排放出去,棄之無用。

    花了半個鐘頭,喬安將所有毒氣甲蟲都解剖了一遍,總共收集到8枚飽滿的毒腺,都裝進玻璃罐里,過后施展戲法抽空罐子里的空氣,加蓋密封,確保長期儲存而不至變質。

    喬安去河邊洗了下手,回頭去尋康蒂,發現她和杰米、格雷正在追逐一群大鹿角蟲,就順手釋放一個“蛛網術”,將那群迎面逃竄過來的大甲蟲統統網住,協助康蒂他們將之消滅。

    解決掉這群大鹿角蟲,鋸木廠重歸寧靜,所有害蟲都被清理干凈。

    康蒂跑回院子門口招呼丁道爾家的管家,告訴他盤踞在鋸木廠中的怪蟲都被消滅了,問他要不要驗收一下。

    老管家壯著膽子四下查看,倒伏在草叢中的巨大蟲尸令他觸目驚心,緊跟在喬安和康蒂身后,唯恐落單被突然躥出的巨蟲撲倒。

    環繞鋸木廠走了一圈,管家確認沒有漏網的害蟲,就帶喬安和康蒂回去向鎮長夫人交差。

    鎮長夫人得知喬安和康蒂只花了一上午的時間,就把盤踞在自家鋸木廠中的所有害蟲都消滅干凈,驚喜之余也對這兩位年僅十三歲的俊俏少年和漂亮女孩刮目相看,不僅如數支付懸賞告示上約定的500金杜加賞錢,還熱情地挽留他們一起吃午飯。

    喬安向來就對這種社交活動不感興趣,借口還要照顧臥病在床的外公,婉拒了鎮長夫人的邀請,帶著康蒂、杰米和格雷回家去了。

    接下來的三天里,喬安和康蒂仍然不得閑暇。

    每天早上起來洗漱做飯,去后山探望泰爾老頭,過后就帶上杰米和格雷去民兵營地集合,在老矮人弗林特的帶領下開赴田間,分組掃蕩潛伏在農田中破壞莊稼的巨大害蟲。

    德林鎮民兵團這半個多月來一直在忙于消滅害蟲,為此已經有數十名年輕的民兵身負重傷。

    這場對抗蟲災的戰爭,其殘酷性絲毫不遜于抵御盜匪。

    喬安和康蒂的加入,立刻改變了民兵團的困境。

    如果單算戰斗力,他們兩個人加起來也不如一個格雷,但是兩人的長處在于變化多端的施法能力。

    呼風、喚雨、招雷、引電的法術,極大豐富了民兵團的戰術選擇,再加上喬安提供的殺蟲劑配方,使對抗巨蟲變得不再那么危險。

    歷經為期三天的掃蕩過后,禍害農田的怪蟲被消滅殆盡,人們得以放心地收割莊稼,喬安也是時候離開故鄉前往軍營報到去了。

    8月16日清晨,喬安起了個大早,在康蒂的陪伴下,去后山小屋向外公道別。

    他們這些天的精心照料沒有白費,泰爾老頭的身體稍有起色,精神狀態也有所好轉。

    得知外孫要去參加軍事行動,泰爾老頭沒有試圖勸阻,只是叮囑他注意安全就不再多說了。

    喬安走出外公的小屋,又跟守在門外的康蒂、杰米和格雷一一擁抱告別,承諾前線戰事告一段落就回家。

    最后,他在康蒂淚眼朦朧的注視下,施法變成“約頓海姆鷹人”,展翅騰空而起。

    喬安揮動翅膀極速升空,在千尺高處穩住身形,低頭望了一眼,蒼茫大地在他身下展開,德林鎮已然縮小為無邊大地上的一個小棋盤。

    憑借鷹人銳利的視覺,他身在高空依舊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見康蒂、杰米和格雷守在原地,仰頭目送自己遠去。

    特別是康蒂,充盈淚水的眼中,滿是不舍……

    視線接觸的一瞬間,喬安倍感心酸,眼前仿佛也籠罩了一層朦朧的水霧。

    他深吸一口氣,壓下滿腹離愁別緒,強迫自己收回視線,凌空掉頭轉向南方,振翅飛往騎士營地所在的德林河谷。

    程劍心說

    求月票推薦票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