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技能制造大師 > 《技能制造大師》第三百三十三章 姜老虎霸絕當世
    大西洋上,一艘巨輪犁過海面,在船尾拉出一條細長的白線。

    甲板上,一場酒會正在進行中。

    “贊美上帝,賜予我們陽光和美酒。”

    一名白人男子舉起酒杯,向天空致敬。

    突然,腳下一陣劇烈的顛簸傳來,白人連忙抓緊護欄,正要發火,視野中的景物極速拔升。

    “轟”

    巨浪翻騰,偌大的游輪被浪頭高高頂起,平靜的大海被惹怒,一瞬間從溫順變得暴虐。

    “完了”

    白人男子臉色慘白,盡管他已經快要邁入高級超凡者的行列,但在大自然的恢弘巨力面前,他所掌握的那點超凡力量,太過渺小。

    “咕嘟嘟”

    巨大的氣泡,從海面下冒出,這一刻,大西洋如同煮沸的湯鍋一般,讓白人男子腦海中不由想起一個來自東方的詞語:

    焚山煮海。

    白人男子尚且如此,其他人更不用說。

    尖叫聲、哭喊聲四下響起,很快被喧天的海浪聲淹沒。

    “上帝啊,快救救您的信徒吧!”

    船上的神父跪地大呼,似乎聽到他的祈禱,一道高亢的聲音響徹天地間。

    “昂……”

    恐怖的威壓,伴隨著聲音蔓延開來。船上那些人驚懼交加,瑟瑟匍匐在甲板上,任由海水拍打,不敢動彈半分。

    下一刻,海面被輝煌燦爛的光芒撕開,一具龐大的軀體,沖天而起。

    金鱗、五爪、身量如山岳橫陳高天,璀璨光芒爆射,猶如又一輪太陽,升起在海天之間。

    太初之龍!

    瞥了一眼下方暴動的海洋,姜河丟出一個定身術。

    “定”

    動蕩的海床、洶涌的海水、怒烈的海風,被規則的力量壓制,一切戛然而止。

    滿意地看著恢復了平靜的世界,姜河心念一動,橫壓虛天的龍軀迅速縮小,變回了原本的模樣。

    “哦,上帝啊,那是一個人類?”

    甲板上,有人抬起頭,看著緩緩落下的姜河,眼珠子幾乎要瞪出眼眶。

    “不,他是尊貴的神明,是上帝派來拯救我們的天使!”

    神父激動得無法自持,說著不停在胸前畫著十字。

    姜河撇了撇嘴,他很想告訴神父,那個姓耶的在地球上的信徒頭子,已經改信了九幽,不過想了想后覺得還是要善良一些。

    至于他的身份?

    融合造物權杖后,姜河不但演化出太初之龍的形體,還接受到了一些信息傳承。

    那是太初之龍留下的記憶,橫跨數十億年光陰,以姜河目前的實力,也只能讀取極少的部分。

    根據那部分記憶,姜河得知,地球這個“起源之地”的掌控者,便是太初之龍。

    “吾名太初,地球之主!”

    浩大的聲音,以姜河為中心席卷開來。

    從海面到陸地、從大地到天空、從人間到九重天……

    這個聲音蓋過了一切,響徹星球的每一個角落。

    華國,正在被一堆問題弄得焦頭爛額的夏瑜,猛地從小山高的文件堆里抬起頭,臉上寫滿了驚詫。

    “轟”

    于此同時,鎮壓華夏大地的九鼎不受控制地沖天而起,噴吐出九道巨大的光柱,融合成一道通天巨柱。

    一道身影,出現在光柱中,深邃的目光,穿過空間的阻隔,與大西洋上的姜河對望。

    “崇山擬文命,見過太初殿下。”

    華國,九百六十萬土地上,億萬生靈,齊齊叩首。

    一道道強烈的信仰之力,從他們身上涌現,向隔著萬里重洋的姜河身上匯聚而去。

    吸收著華夏血脈的信仰之力,姜河目光移開,望向華國以外的地界。

    從鋼筋水泥的城市,到人跡罕至的野原,所有的超凡者,都在這一刻感受到了無比的驚悸。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默念一句,意志分化成億萬法劍,斬向那些外族超凡者。

    “噗噗噗”

    沒有鮮血飆濺的場景,那些超凡者卻能感覺到,他們與天地的聯系被斬絕了。

    從此以后,他們再也無法修煉,體內的超凡力量,永遠不可能提升半點。

    “太初,有膽就將吾趕盡殺絕!”

    埃及最大的胡夫金字塔下,一道暴怒的聲音炸響。

    金字塔周圍,大地被震出一道道猙獰的裂口,炙熱的砂礫滾落進去。

    煙塵彌漫,一具頭戴金冠,手持金杖的木乃伊走出來,每邁出一步,空間都會綻開黑色的裂縫。

    它的力量已經處于世界能夠承受的極限,哪怕天人,也不過如此。

    大西洋上,姜河眼睛瞇起,旋即目光變得凜冽。

    “太初之身還未見血,就拿你祭第一刀!”

    鴻鳴刀當空斬出,刀芒凝成一記黑線,貫通天地,將眼前的世界一分為二。

    “黃金之壁!”

    胡夫金字塔前,木乃伊同時揮斥金杖,金黃的砂礫被無形的力量托起,結成一面厚厚的墻壁擋在前方。

    “太初,你不過初入天人境,也敢向吾揮刀……啊,不好!”

    刀芒臨身,在木乃伊的慘叫聲中,將它連同黃金之壁絞碎成了齏粉。

    虛空,一道道隱晦的波動退卻,感應到情況,姜河嘴角微微扯起,“從今天起,所有九階以上的存在,不得出世。違者,天地共誅!”

    “轟”

    姜河話音落下,虛空生出雷霆呼應,將他的聲音化作法則,融入到這片天地。

    “太初,你這樣做未免太霸道了!”

    西方,一道裹在黑袍中的身影顯化而出。

    “吾等生于此界,連地球法則都允許存在,你有什么資格不讓出世?”

    距離黑袍數千里,一名白人男子身披黃金戰甲,猶如當世戰神。

    “域外諸界都在覬覦地球,不靠吾等守護地球,難道靠那些螻蟻?”

    “……”

    一道道身影,顯化在天地間,每一位,實力都不低于天人。

    毫無疑問,他們,都是地球上的強者。只不過之前一直在沉睡,如今感受到姜河制定的法則威脅,不得不蘇醒。

    被不下數十道目光盯住,哪怕是同階的天人,也要落荒而逃。

    姜河卻是一臉平淡,看向其中一位天人,冷聲道:“守護地球?你們?”

    那天人扭頭下意識避開姜河的目光,正想著如何回答,心頭猛地一突

    下一瞬,刀光斬過,那天人頭顱高高飛起,落地時仍死死瞪圓著雙眼。

    “不好意思,我脾氣不好。”

    擦拭著鴻鳴刀上的天人血,姜河咧開嘴解釋了一句。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