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只能穿越一半 > 《我只能穿越一半》216 可算是找到人了
    對不起,忘記自己手指頭的粗度以及小沈度那纖秀的小鼻孔了。

    可是象豬子已經插進去蔥了,總不能半途而廢不是?

    于是,沈度就手又這么一用力。

    “嗷!”

    小沈度一下子就蹲了下來。

    生理性鹽水從他眼眶當中刷的一下就流了出來。

    可就在他含著淚水下意識的往下面瞧過去的時候,卻在淚花之中看到了在那個黑漆漆的懸崖底下,仿佛有一道肉眼可見的綠光閃現而過。

    而這種讓人熟悉的綠色,不就是手機開機后的屏幕的顏色嗎?

    若是屏住了呼吸往懸崖底下聽過去,還能聽到幾聲斷斷續續的聲音。

    像是呼救……救命啊,救命啊……

    沒錯,底下有人,不知道他們這些人是怎么到了懸崖底下的。

    而自己在神秘力量的指引下卻站在了他們這群人的頭頂。

    大概是那懸崖底下本沒有路,神秘力量怕給自己引過去了,連他本人都給陷進去了吧。

    那這可真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要知道,某些導航系統的不靠譜性,在這個時候真的給予了最大的體現了。

    若是那個神秘的小程序現在有表情的話,一定是頂著一臉的瀑布紅。

    沒辦法,這就是他能給出的最精準的路程了。

    不過對于小程序的錯誤一無所知的大小沈度在發現了真的有人了之后,就一點都不在意這點誤差了。

    兩個人開心的笑了一會,就以小沈度將手中的小靈通勉強撥通作為結束了。

    這個電話小沈度是給范老師打的。

    因為當初他們幾個約定了,若是找不到就在半山腰的那個緩坡處集合一下,將他們已經尋找過的道路進行排除,再分別去那些沒有去過的路上再搜一遍。

    依照沈度的估計,現在大部分的搜救人員已經在那個緩坡處等待了。

    所以,這個時候是聯絡范老師最佳的時機。

    得虧小靈通它便宜,甭管信號多弱,好歹也是插了跟線兒的。

    在沈度拿著他那粉藍色的小靈通繞著這個小山坡找了半天的信號了之后,終于將這通電話給打通了。

    “喂?”

    接到電話的范老師奇怪極了。

    可等到聽完了沈度所說的內容了之后,他的臉上就露出了一個頗為古怪的表情。

    然后他就將電話遞到了為首的山林火警搜尋隊隊長的手中。

    這位隊長用一種更為玄幻的表情,把小沈度的表述給聽了一個明明白白。

    “對,我發現了失蹤的人員,他們就在我腳下的懸崖下面。”

    “具體的人數我并不清楚,需要叔叔伯伯們來了之后,用更強的光線才能確認。”

    “對,你們往右上那條山路爬30米左右,然后再往左上的位置攀上那塊大石頭,翻過去再右轉繞彎,就能看到一塊突出的巖石與浮層土壤的結合體。

    我就站在那個小山坡上,等著你們過來。”

    聽這電話的聲音,還帶著少年的稚嫩,但是他的路線說的條理性極其強,畫面感十分的突出,讓人一點都不懷疑這條消息的可信性。

    但就是因為可信,問題就來了。

    他是怎么大晚上的不在小院里幫忙,自己在這么多人形成的搜救網絡之中穿插而過,并且及其精準的找到了那些走丟了的人群的呢?

    只憑借著電話里的三言兩語怕是說不清楚的。

    更何況他們現在首要的任務是先將人解救出來再說。

    既然有人已經提供了幾位準確的路標,那他們先過去救人,等到事情結束了,再詢問也不遲。

    一行人說走就走,因著沈度給他們描述的路線十分的詳細,在大叔這種老山民的帶領下,不過多久就來到了沈度所處的小山坡。

    幾個人順著沈度開的手電筒的光線往下面瞧去,果不其然聽到了微弱的呼救聲以及零星幾點的藍綠色的光屏。

    見到了這種情景,那真是有人歡喜有人愁啊。

    歡喜的當然是森林消防的武警官兵以及住在周圍被找來臨時幫忙的山民。

    而愁死了的人則是沈度的老師,在沈度的父母不在的時候他擁有著臨時的管理權的范老師。

    作為一個極為喜愛沈度才華以及他乖巧的性格的老師,他在見到沈度之后,第一反應不是他英勇的找到了失蹤的驢友,救了七八個人的性命。

    范老師在見到了沈度之后的第一反應就是……

    你這個熊孩子,誰讓你自己單獨跑出來找人的,這荒郊野嶺的,你自己也不熟悉地形,別到了最后幫忙沒幫成,反倒了最后變成了他們尋找的人當中又多了一位。

    因為過于擔心,這位從來都不打罵學生,甚至說是脾氣好的不像話的范老師第一次對著沈度耷拉了臉。

    他將這位過完暑假才剛高二的學生拽到了遠離懸崖的一側,就在人最少的兩棵歪脖樹的后面,對沈度做出了嚴厲的批評。

    “沈度!我臨走前跟你說什么了?!不是讓你在大叔的院里幫忙的嗎?”

    “你的膽子怎么就這么大,怎么敢一個人摸著黑的就出來找人!”

    “你就沒想過自己走丟的可能性嗎?”

    “若是你真的走丟了,出了什么意外的話,你讓我可怎么跟你的父母交代啊!”

    說到這里的范老師,一想到那個后果,整個人就不好了,本就帶著點藝術家的多愁善感的他,當時就差嚶嚶嚶的當著沈度的面抹淚了。

    沈度一瞧,自己是真的嚇到范老師了。

    可是他也沒辦法跟人解釋啊。

    那個神秘力量的出現他曾經想過辦法想要給人證明過的啊,到了最后反倒是把自己給坑了一把。

    所以,讓他說實話的話,還不如索性說一個任誰都會心懷疑慮并且完全無法應征的假話反倒是來得容易。

    于是,沈度就趕緊往自己的背包里邊掏了掏,裝作極為謹慎的左右瞧瞧,然后壓低了聲音,用一種極為疑惑的口吻跟范老師說到:“老師,這事兒,這事兒有點不對啊。”

    沈度輕輕的拉拉范老師的衣角,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得到聲音說了一件他編出來的匪夷所思的故事。

    “范老師,您教了我這么長時間了,您見我哪回干過沖動的事兒啊?”

    “我說這事兒吧,直到碰到了你真人了之后,才覺出這事兒的荒誕之處呢。”

    “最一開始呢,我干完了自己的那份兒活,就跟嬸子說啊,我出去到外面的路口處等你們回來。”

    “給你們照著點路,免得大家抹黑再出點什么意外。

    畢竟那個路口若是從山上居高臨下的看過去,有個亮光就特別的明顯不是?”

    “可是等到我到了那個三岔口,開著手電筒剛在路邊坐了一會,我就聽見你叫我了。”

    “真的,范老師,你在右手邊那個岔路口往這邊吆喝說:沈度,過來幫我照照路,我的手電筒丟了。”

    “我一聽就哎了一聲,拎著手電筒就往右邊過去了。”

    “然后我往那一照沒人啊,然后那個極為像你的聲音就又叫喚了:不是,我還沒下來呢,我這坡上黑得很,你光把岔路照了沒用。”

    “你往左上的方向走十來步,再往右邊上去那個大石頭,翻過去,替我照著點路啊!”

    “我一聽,還以為范老師你上山的時候找了一條路,然后往下繞的時候,能爬上去不見得能摸下來啊。”

    “所以我就又往前爬了起來,就著你給我指引的路就一路到了這里了。”

    “真的,我還怕連您都不知道怎么回去了,所以打從我聽到了您的聲了之后,我就一直在不停的記路。”

    “然后,就讓我走到了這個小山坡這兒,發現了這里還有一個崖溝,溝底下好像有人。”

    “但是唯獨沒看見范老師您。”

    “當時我就特別的害怕,真的老師,你摸摸我這身上,嚇出來了一身的白毛汗。”

    “我就琢磨啊,以前不都看那文章上說過嗎?有些關系親密的人有那個什么心靈感應的嗎?”

    “一個人出了危險了,沒辦法自己求救,然后這個心電波什么就傳導給身邊最熟悉的人那里了。”

    “一方面是讓人知曉自己的境遇,另外一方面就是為了讓人救救自己啊。”

    “我一想到這里,我就不怕了。”

    “我還朝著底下吆喝了兩聲,發現那山溝里不只一個人的時候,我才發覺這些人怕是走丟了的驢友。”

    “那甭管怎么樣,那聲音既然發布出來了,我就先找人把他們救出來吧?”

    “當時我就想打119,讓指揮中心的人通知山上的搜救隊伍。”

    “可誰成想,我一套出小靈通才發現,范老師的電話竟然能打通了啊。”

    “因為剛才我先是聽到了范老師的呼救,我才上山的。”

    “所以我就特別的著急想要知道您的安危。”

    “于是乎我就沒先打急救而是打到了您的手機上面。”

    “可誰成想,不過一會兒范老師的電話就接通了。”

    “當時我說位置的時候還沒有什么反應。”

    “可是等掛了電話,等你們大家過來的時候,我這越琢磨就越是害怕,我還渾身發冷。”

    “若是大家晚一些過來的話,我怕我都不敢在這兒多待上一陣,怕是要撒丫子就跑路了。”

    “范老師,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就是因為太不靠譜了啊,我就光顧著害怕了。”

    “等到你們大家都過來了,我瞧著還都是喘氣兒的,我這才敢冒出來,跟你說這番話的啊。”

    哎呀我的媽呀,這一番話的信息量也太大了吧。

    范老師當時就給驚的有些腿軟。

    他由著沈度扶著,就在小樹的后邊靠好嘍,然后鬼祟的左右瞧瞧,瞧著那黑慫慫的天,瞧著那陰森森的林子,整個人就打了一個哆嗦。

    “沈度,你說的都是真的?”

    “真的,比真金白銀還要真!”

    “范老師,咱們旁的不說,你說我這個人,從小到大就沒外出旅游過。”

    “這密云的山我這是第一次來。”

    “你就說我這個十六歲不到的孩子,是怎么一個人就敢進了山,還一進山就找對了人呢?”

    “這幾十口子人找了那么久都沒發現的隱蔽的山溝,我是怎么就一次就給人找出來了呢?”

    是啊,若不是這種詭異的方式的話,還真是沒法解釋了。

    但是一會若是有人問起的話,沈度他也不能用這個理由去解釋啊。

    這可怎么辦,沒人相信啊。

    若是再被一些有心人聽見了抓著問東問西的不放手了的話,那豈不是更加的麻煩了嗎?

    到那個時候,自己不也被牽連上了?

    想到這里的范老師就皺起了眉頭。

    突然,仿佛想起什么的范老師就從小樹的身后走了出來,湊近人堆里邊往底下的山溝的所在瞧去。

    然后,這位總是在不停的構圖繪畫的美術老師,就用肉眼測量出了一個大概的距離。

    接著他就估摸著往下山的路攀爬了幾步。

    “在這個位置,平行的視線距離應該在那塊石頭的縫隙之中……”

    說到這里,范老師就興奮了起來,他將兩只手相互一拍,又從坡底下爬了上來,然后原把沈度拉到樹后邊,湊在自己小學生的耳邊,嘀嘀咕咕的說了片刻。

    待到沈度點點頭應承了下來之后,這位老師才像是松了一口氣一般的,就從樹后邊溜達了出來,還饒有興味的站在人群的邊兒上,瞧著森林巡邏隊的人,用十分專業的鋼筋鐵絲捆在身上,在山坡上做了一個簡單又結實的固定裝置之后,就由兩個人一同操作著,將人一位消防武警給往山溝里放了下去。

    ‘啪啪啪!’

    幾個高瓦數的探照燈朝著山溝那邊照了過去。

    在這種強光的照射之下,底下那茂密的都可以當傘蓋用的樹林中人終于發現了他們頭頂上的動靜。

    “有人!”

    “是救援的人員!救命啊,我們在這里!”

    那些已經陷入到絕望的驢友們在看到了這一道隱隱綽綽的光了之后,就興奮的大叫了起來。

    因為又累又渴又餓而流失的體力,在這一瞬間就仿佛再次充滿了全身一般,給予了他們無限的精力。

    “救命啊!我們在底下啊!!”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