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我的帝國 > 《我的帝國》220家書
    廢墟還有彈坑,在這個小小的村莊里錯落分布,幾個小時之前,這里剛剛被愛蘭希爾的進攻部隊拿下。

    村后面還停著休息的坦克還有裝甲車部隊,村子的正前方擲彈兵們已經布置好了自己的防線。

    一個年輕的士兵正把一張信紙鋪在一塊撿來了碎桌面上,認真的書寫著。他的神情專注,字跡卻不是那么漂亮。

    親愛的琳娜:

    我在這里一切都好,實際上除了要時刻面對死亡,這里的生活其實還算過得去。

    我真的非常想你,想我們的孩子們,我愛你,也愛他們。我在這里拼命的戰斗,就是為了能夠讓你們在后方幸福的生存下去。

    這個月的工資我已經郵寄回去了,在接到這封信的時候,你應該已經收到了。

    你的來信我已經看到了,聽到家里面現在越來越好,我真的非常開心。你知道嗎,得知了你們現在吃得好穿的暖,我就覺得現在我做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

    因為我們在向前進攻,所以補給運輸的很不及時,除了可以按時拿到彈藥之外,什么東西都要晚上一些。

    如果我們不進攻的話,就有后方運上來的牛肉,味道相對來說就要好上不少。可昨天部隊只補充了一盒魚肉罐頭,這還是最近幾天我們拿到的最好的補給。

    之前我們都在吃土豆還有菜干……但是別誤會,部隊里吃的東西還是比較豐富的,只是在戰斗的時候,那些平時吃的好東西,都運不過來罷了。

    我們昨天在陣地上吃了一次難得的豐盛午餐,魚罐頭有點兒腥,但是比菜干好吃多了。

    聽說格瑞肯還在花大力氣進口這些魚罐頭,我真是不理解這種行為——他們不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魔法帝國么?為什么還要吃這種不太新鮮的東西。

    看到你來信說家鄉已經可以吃到新鮮的魚肉,這讓我非常高興。等我回去之后,我可以在我們家的院子里架一個木架,這樣你曬衣服的時候就會方便一些了。

    知道我的靈感來自哪里嗎?因為我看見一些坦克兵們把自己洗過的衣服掛在坦克炮管上。

    馬克七天前在山間城外圍的戰斗中負傷了,他的胳膊被子彈打中了,當時是我把他背到野戰醫院的,他在那里被鋸掉了那條胳膊剩余的部分。

    可以肯定,他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辦法寫信回家了。所以你看到艾希爾的時候,安慰一下她,這是馬克求我做的事情,我不能給忘了。

    因為我在山間城外圍戰斗中拯救戰友,頑強作戰的英勇表現,我拿到了一個銅鷹勛章。下次我可以給你看看,非常的精美,戴在胸前很威風。

    好吧,言歸正傳,我在這里過的還算不錯,如果在晚上休息的時候,可以睡在帳篷里那就更好了。

    我知道你想著我,因為我也無時無刻不在想著你。我們雖然不能廝守在一起,但是我們都知道愛在我們之間流淌。

    為了以后我們可以一直在一起,為了美好的生活可以延續下去,現在的我必須深藏起自己的思念,為皇帝陛下英勇戰斗。

    等我回去,琳娜,等我回去了……

    “傀儡反擊了!準備戰斗!”廢墟的另一端,一名士兵大聲的提醒著自己的戰友們。

    哈克將寫了一半的信胡亂塞回到了自己的雜物袋里,拎起了自己身邊的STG-44突擊步槍。

    透過武器上的照門,他看到了密密麻麻涌上來的傀儡,它們端著明晃晃的刺刀,身后還跟著幾輛傀儡坦克。

    “嘩啦。”哈克拉動了槍栓,做好了戰斗準備,他的身邊,一個端著毛瑟98K步槍的士兵,也同樣緊張的望著對面的敵人。

    就在那些傀儡逐漸靠近的時候,“呼!”的一聲,炮彈呼嘯著從哈克的頭頂上飛過,那巨大的破風聲嚇得所有人都縮了一下脖子,然后傀儡組成的海洋里,就騰起了一朵巨大的浪花。

    無數傀儡被這一枚155毫米口徑的榴彈炮炮彈掀飛了出去,愛蘭希爾的炮擊又一次在敵人發威的時候發出了自己的咆哮。

    只不過,對面的傀儡部隊絲毫沒有撤退的意思,它們繼續向前,跨過了被炮彈砸碎了的自己人的殘骸。

    機槍陣地在下一秒鐘開始了演奏,密集的曳光彈打進了傀儡士兵的人群。一輛傀儡坦克被一枚榴彈炮直接命中,爆炸開來在人群中變成了一團跳動著的火焰。

    透過自己STG-44突擊步槍的照門,哈克瞄準了一個正在端著步槍向另一個方向開火的傀儡,然后他扣下了扳機,將子彈打在了那個可憐的傀儡身上。

    那名傀儡搖晃著倒下,緊跟著就被后面的傀儡踩成了碎片。而這個時候,哈克身邊的一塊碎磚頭,被一發襲來的子彈打中,濺起了一片碎屑。

    灰頭土臉的哈克趕緊縮回了自己的腦袋,這可是子彈橫飛的戰場,說不清楚什么時候就有人向你開槍。

    很快迫擊炮就加入到了戰斗中來,隨著傀儡帝國的士兵的不斷靠近,更多的武器開火,更多的傀儡倒在了前進的道路上。

    一個被子彈打碎了腰的傀儡在地上艱難的爬行著,然后從他的身后沖過來的一輛傀儡坦克,就這樣碾過了他的身軀。巨大的包鐵的車輪碾碎了這個傀儡的頭部,只留下一段胳膊露在外面。

    在愛蘭希爾炮兵不斷轟擊傀儡部隊的時候,一發130毫米口徑的炮彈落在了愛蘭希爾士兵的陣地上。炮彈濺起了一片碎石,也讓所有的愛蘭希爾士兵都緊張了一下。

    敵人的炮擊也開始了,雖然大多數傀儡帝國的火炮都是130毫米口徑的,但是勝在量大管飽——對方的炮擊也很猛烈,有的時候可以壓得人抬不起頭來。

    “轟!”一枚炮彈落在了哈克所在的掩體前面幾十米的地方,巨大的爆炸在那里留下了一個彈坑,還散發著熱氣。

    緊跟著,一枚炮彈就在哈克所在位置的附近爆炸開來,巨大的爆炸聲讓哈克的耳朵一下子失去了聽覺,他只覺得有一只蜜蜂鉆進了自己的耳朵里,除了嗡嗡聲他什么都聽不見了。

    炮彈爆炸揚起的瓦礫還有泥土蓋在了他的身上,掉落下來的碎石打在他的M42鋼盔上叮當作響,他卻什么都聽不見了,只覺得天旋地轉,身體都不聽使喚了。

    我完了……這是他腦子里此時此刻的想法,他不知道自己被炸成了什么模樣,也許沒了一條腿,也許下半身都不見了。

    反正在戰場上這么長時間了,他什么樣的尸體都見過了,有的沒有了腦袋,有的沒有了雙腿……當然了,或者身上什么都沒少,只是腦門上多了個窟窿……

    琳娜,我可能無法回去看你和孩子們了……見鬼……他晃動自己的腦袋,掙扎著從浮土中掙脫出來。他聽不見耳邊的聲音,只能從模糊的目光里,看到遠處不斷逼近過來的傀儡士兵。

    槍呢?他摸索著身邊,找到了自己的步槍,他用力一扯,把步槍扯到了自己身邊。

    左手還在……真是一件幸運的事情。看著自己的一只手,哈克慶幸的在心中對自己說道,然后他試著動彈了一下自己的另一只手,發現另一只手也還能動彈。

    看來,就算是負傷,也是下半身的事情了……哈克努力從自己藏身的,被炮彈揚起了浮土中爬了出來,滾到了身邊不遠處剛剛爆炸了的彈坑里。

    這是一個天然的掩體,也是一個非常有效的躲避炮擊的方法:炮彈落在同一個彈坑里的幾率是非常小的。

    仔細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哈克發現自己竟然奇跡般的沒有受傷,出了耳朵還在不停的鳴響著之外,他總算沒有少一些“零件”。

    聾子至少比死了強不少,哈克端起了STG-44步槍,準備繼續戰斗下去,在他準備探出腦袋的一瞬間,他看見了另一側躺著的戰友的尸體。

    就在剛才,他還看見這個家伙端著毛瑟98K步槍向對面開火呢,此時此刻,前幾秒鐘還活著的生命,就這樣冰冷的,殘破不全的躺在那里,和泥土瓦礫沒有什么兩樣。

    搖晃了一下腦袋,哈克又一次把槍口對準了那些遠處的傀儡,他扣下了扳機,把壓抑的情緒還有彈匣里的子彈都傾瀉給了那些沒有生命的混蛋。

    “啊!去死吧!”他大聲的咆哮著,伴隨著槍口的火光,伴隨著那均勻細密的槍聲:“突突!突突!”

    他的身后遠處,又有炮彈落下,爆炸,掀起一片片沙土瓦礫,升起一朵朵黑色的濃煙。

    而在他的身邊,M4坦克履帶卷起了浮土,碾過了殘垣斷壁,將自己那長長的90毫米口徑坦克炮指向了不遠處的敵人。

    下一秒鐘,坦克的炮口噴出了一股濃煙,哈克總算是聽到了一聲炮響——他的聽力逐漸的恢復了過來,而遠處的一輛傀儡坦克卻再也恢復不過來了。

    多卡姆外圍,這樣的慘烈戰斗正在不斷的進行著,似乎根本沒有盡頭一般……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