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天下第一道長 > 《天下第一道長》第一百六十八章,這造型實在是太扭曲了...
    大家都一臉愕然。

    包括李果也是有些驚訝。

    連通冥界掉出來的鬼魂,身體里居然...有計算機?

    “雖然是我們市面上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款式,但無疑,這就是計算機的組件,硬盤,線路結構,和現代計算機雖然有些差距,可基本大同小異...我們可以理解這種結構。”楊搏庸雙手交叉,眼鏡反射寒光。

    而谷泰三也覺得遭受了不小的沖擊,他知道那邊是亡者的世界。

    “你的意思是...在亡者的世界,已經使用計算機了?”

    “恰恰不是這樣的,經過這種類金屬材質的衰變定律來初步鑒定,這玩意的歷史已經很久很久了,幾乎已經有六千年的時間應該是有的...”楊搏庸沉吟道:“所幸這‘未確定生命體一號’的身體有類似琥珀的保存效果,所以經歷了那么多年的時間,這計算機殘骸才保存的那么完整。”

    原本在不遠處,一直在保持沉默的科學院院長發話了,這是個看起來蒼老整潔的老頭子,正目光灼灼的盯著自己的學生。

    “能修復嗎?”

    楊搏庸說道。

    “正在嘗試中,如果關鍵零部件沒損毀的話,我們能用3D打印機打印出同樣的部件來填充,重要的是,這計算機的硬盤沒有損毀,如果我們能打開的話,就能得知,這究竟是使用的什么計算機語言...這六千年歷史的電腦里究竟有什么。”

    “我會從京城調借專家還有‘第九科’的衛隊過來的。”老院長沉吟道:“這東西,不僅是對于我們國家,甚至對于我們世界,我們人類都有著重大的意義。”

    在異空間中發現了歷史久遠的計算機,這已經不是什么‘重大發現’能夠形容的了。

    這是了解史前異界文明的機會。

    楊搏庸的臉上露出了絲絲好奇狂熱的表情來。

    “真是好奇,這歷史悠久的計算機會給我們帶來什么...”

    “無論什么,我們都要嚴陣以待。”老院長同樣露出了好奇的表情,卻沒有狂熱,反而是十分的謹慎:“這個東西,就好像潘多拉魔盒一樣...所以,大家應該知道的吧。”

    絕密,絕對保密...至少在研究出什么成果來之前,是絕對的保密。

    臨走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簽署了一份保密協定。

    如今,李果也用自己的行動,以編外人員的身份進入了接近核心的圈子里,成了真正的局內人,而不是半個。

    關于公輸菱的研究計劃,在商量了一通后以‘絕對人道’的實驗方式進行研究...按照官方的說法無非是抽取一些體液(如果有的話)還有使用X光照一下身體結構。

    關于會不會不人道實驗,祝嵐山在這一點卻是多余了。

    一個從古老銅棺中挖掘出來的自動傀儡,能跑能跳能動還疑似擁有感情的造物,官方也不會傻了吧唧的就想著將其拆卸掉,畢竟拆掉了也不知道裝不裝得回去...

    一個完好的實驗體,比一個不能動彈的實驗體價值要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理論上來說,公輸菱應該也算‘未確定生命體’。

    李果沒有再去管官方的彎彎道道,而是竄溜出來,清點自己的收獲。

    八九玄功(筑基篇)。

    還有兩張法器升級符。

    如今再使用修仙術的吞吐法門已然是有些落后了。

    并非修仙術不好,而是修仙術屬于十分基礎的法門,繼續吞吐這門功法,依然能夠直達天路是不假,可終歸是少了一點特色。

    八九玄功在吞吐靈氣的同時,本身也有極大的特點。

    肉身成圣,七十二變。

    唯一遺憾的是,這門功法只有筑基篇。

    思念至此,李果還是問道。

    “系統兄,這門功法只有筑基篇,那如果我突破了筑基期,是不是就不能修煉了?”

    “宿主,你這個問題就像在問賺夠一個億后,怎么才能賺到更多錢一樣。”系統古井無波道:“請先修煉,別想那么多有的沒的,雖然這只是筑基期的法門,可修煉至化神期是沒問題的,功法標示筑基期的意思是只有筑基期的八九神通。”

    久違的毒舌吐槽。

    不知道為什么,李果總覺得好久沒聽系統的奇妙毒舌,居然有些懷念。

    這下子是舒服了。

    “原來八九玄功是分為修煉法門和神通法門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這門功法也就能放心的修煉了。

    此時,李果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方寸山修習這一門功法。

    在回去之前,李果先是去面包店買了一包甜品,還有PS4的店里買了《戰神4》的卡帶。

    路過一小巷的時候,使用乙木仙遁,消失在街角...

    “老大,目標跟丟了。”

    “跟丟了?”

    “嗯,目標疑似有瞬間轉移,或者隱身的能力。”

    “那不用跟著了,回來吧。”

    偌大的辦公室里,幾個西裝革履的人坐在一起。

    其中就有楊搏庸,張天陽,還有科學院的院長。

    楊搏庸有些好奇的看著張天陽,饒有興趣道。

    “你們既然不信任那位李道長,又為什么將那么多事情告訴他呢?”

    張天陽說道。

    “我們不是不相信他,只是好奇他是什么人而已。”

    楊搏庸搖搖頭。

    “連他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你們又怎么相信他?”

    “是否信任一個人,得看他做了什么,而并非他是什么。”張天陽淡淡道:“當然,以我們的立場出發,最好還是要知道,他是什么?”

    “那么,你們知道他是什么了嗎。”楊搏繼續問道,覺得張天陽的看法有點意思。

    “不知道,我們甚至不知道他是武者還是覺醒者,他來自哪里,那一身強悍的實力上限在哪里,我們統統不知道。”張天陽話鋒一轉,又說道:“但,他就是值得相信。”

    “算了,我也不問那么多了,反正到時候出了什么偏差,你們第九科的人能夠負責。”

    楊搏庸聳了聳肩。

    另一邊,老院長則是看著眼前李果戰斗的視頻饒有興趣。

    “看起來有點像武破先天的武學家,又有點像覺醒者...兩個合起來,你們說像什么。”

    “像什么?”

    “像高次元生命體。”

    .......

    李果緩緩睜開雙眼。

    已經回到了方寸山間,這雖然看熟悉的好山好水,卻是看一萬遍都不足夠,聽著瀑布,清泉流響的聲音,一切戰斗后的疲勞都消散殆盡。

    “總算是能放松一下了...”

    李果長長的伸了個懶腰,像一條臭咸魚一樣躺在了大青石上。

    毫無形象可言,看上去像極了已經不想努力的小白臉——正在等待富婆的臨幸。

    當然,李果不是小白臉,也沒有富婆的臨幸,修煉還是功德值什么的還得自己來。

    此時,系統的聲音卻是響了起來。

    “叮,緊急任務發布。”

    “由于泰山府君祭,勾連陰陽的原因,地球空間也變得不再穩定,在15日后,地球會迎來第一次大型空間震,這一次空間震會打開通往異空間的通道,目前空間震位置正在檢查中。”

    “任務目標:在出現空間震之前疏散方圓十公公里內的凡人。”

    “PS:本系統會在空間震開始前兩日~四日之間檢測空間震位置。”

    “空間震...”

    李果聽著系統的提示聲,表情嚴肅起來,一個鯉魚打挺起來說道。

    “空間震會造成什么后果?”

    “以空間震爆點為中心,方圓十公里內任何物體將會被空間亂流吞噬。”

    空間亂流吞噬,聽著就不是什么友善的玩意啊...

    “提前三日,方圓十公里內,疏散人群...這事情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是有些難度啊,做起來需要官方來幫忙,可是官方會相信貧道說的什么空間震之類的勞什子話嗎?”

    李果冷靜的思考疏散的可行性。

    如果是惠洲發生空間震的話,惠洲的調查組會信任自己去疏散人群,可這空間震并非一定在惠洲發生啊。

    若是其他地方的調查組的話,會不會信任自己還兩說,八成還會把自己當成間歇性精神病。

    正當李果思考著13日后要如何疏散人群時,前方突然一道白影出現。

    李果正處于恍惚之境中,在那白影出現在眼前的一刻,下意識的拔出長劍。

    “妖孽,看劍!”

    然而,這道白影卻是大呼道。

    “哇!大貓,別砍我,是我,我是大白啊!”

    李果:“???”

    眼前這是...大白?

    我家大白長這樣?李果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白影終于現出原貌。

    粗壯,長滿了肌肉的雙手雙腿,有一種極致健美先生的粗壯美感。

    如果在地球的話,這身材肯定能去當健美先生。

    但是...

    “艸,你特喵的是怎么回事。”

    在看到大白身體的時候,很久不說粗口的李果還是爆了下粗口。

    虎頭,虎身,人手,人腳,此時正站立在李果面前,白色的尾巴還一搖一搖的。

    這造型實在是太扭曲了...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