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逃出柯伊伯帶 > 《逃出柯伊伯帶》第七十九章 精靈國度
    “難道拉鋸的聲音,是從原始森林里傳出來的?”海歌詫異地想。但就算他沒文化,也懂得普通噪音傳不了這么遠的距離。

    要不就是救贖之光總部所在地?這種可能性也不大,這兒除去韋德爾的作坊實驗室,基本上所有的生產活動都是在臥象山進行。

    他決定要將此事調查清楚,便繞過作坊前的灌木叢,一直走到了白天經過的,豎著美人魚雕像的噴泉旁。

    救贖之光總部,大多數樓宇里仍有亮著燈的房間,這時能借燈光分清窗戶與墻體了,窗戶上還不時閃現人的倒影,說明還有人在工作。

    但不同大樓之間的空地上,見不到誰在走動,所以亮燈的窗口反為這片區域平添出幾分空寂感。

    嗞嗞聲停了好一會兒,海歌便想:“是了,拉鋸的人一定就在這里。”

    可他又犯愁,樓宇眾多,那人要不發聲了,該怎么找出他來呢?

    考慮片刻,他看準最高的一棟樓就要往里進,不料沒抬腳,聲音竟又響了起來,并且和之前聽到的一樣遙遠,一樣富有節奏,就好像是某種聲波密碼。

    “啊?我判斷有誤!”伸出去的腳收回來,海歌這下急了。

    地下植物王國的夜晚,竟如此詭異!總部區域離原始森林更近,可以說就在森林邊上,所以海歌現在能確定了,聲音確實是森林所在的方位傳來的!

    “難道制造這噪音的人是韋德爾?他究竟在干什么?”海歌滿心狐疑。

    又來到了救贖之光總部的大門口,他很想走進去瞧瞧,只要不被AI安防系統阻攔就行。可此時追蹤怪音的意愿更強烈,他煩惱地跺跺腳,咬一咬牙,轉身朝森林方向奔去。

    借著天邊的銀光走出火炬區域,又將架設監控設備的高架甩在身后,他找到了來時走過的小徑。深吸一口氣,他大著膽子朝如一大團濃墨般的密林里鉆去。

    或許是因為樹木過于高大,矮小的人類站在地面給遮蔽了視線,難以隔著樹干看清森林里的情景,所以認為前方一定是漆黑一片。

    可等鉆進來,海歌整個人都愣住了,完全沒法把白天見到的森林與眼前這個相提并論。他所感受的震撼無與倫比,似乎是見到了由自然界打造的綠色精靈王國。聲光電三項奇幻元素在這兒完美結合,締造出遠超地球人想象的奇觀。

    蟋蟀與貓頭鷹在高聲對唱,歌聲此消彼長,連綿不絕,卻不象噪音,而更象靜夜眠歌。

    發光的昆蟲在草叢間爬行,成群結隊地拉出一串串流光,為細長的草葉鍍上乳色,遠看如天上的銀河流淌到了地心。

    海歌最關心的是紫杏樹林,它們能被天空的銀光照到,更容易看清形態。才一天功夫,紫杏樹的枝椏上已不只懸著一片樹葉,而是吐出了一排排尖尖的嫩芽。夜色包裹著它們,看上去如許多正從繭中長出翅膀的蝴蝶。

    再往里走,林子漸漸就密集起來,于是靜謐無聲的幻彩之光更加豐富了。

    這里落葉遍地,大多數都比海歌的腳掌大。一些葉子在枯萎前能發光,那弱弱的綠光,為泥土覆上了薄薄一層光毯。

    而能照亮黑夜的物體,遠不止昆蟲與落葉,整座森林都如同通了電,隨處可見發光體。那可能是一簇簇類似萬壽菊的黃花,也可能是連成排的巨型楓樹的紅葉。

    鳥類是移動最快的光源,海歌驚喜地見到一只很象傳說中的鳳凰的長羽鳥,頭頂的肉冠色彩之豐富,竟能數出六種不同的顏色。

    大多數昆蟲都大如地球表面的麻雀,鳥類則堪比恐龍族里的翼龍。但不管怎么看,這些生物都與巨樹的比例相當,假如存在一個全景視角,能整體觀看森林,鐵定不會產生出物種形態上的差異感。

    原始森林里唯一缺少的是水源,地下植物王國里只出現了河與海,暫時沒找到溪與湖。但海歌相信它們的存在,只是需要如冒險家那樣帶齊裝備,深入叢林腹地探險。

    “不遠處是一座山,山峰上飛流直下的是發光的瀑布嗎?”

    海歌一驚,奇怪明明喬木遮天,為何還能穿透樹干見到山。細長的褐色光瀑從山頂垂直落下,構成深遠的意境,也為這精靈之國增添了無限動感。然而等走近再看,他啞然失笑,果然是巨樹森林,不超過三米,視線就必然被遮擋!這兒怎么可能見到山?那所謂的光瀑,其實是一棵幾百人合圍才抱得過來的老榕樹,它深褐色的氣根沾著某種植物的熒光粉,從幾十米高的樹枝垂掛下來,制造出瀑布下落的奇異效果。

    “韋德爾說過,地下植物王國與臥象山是兩個獨立的區域。為防受地球啟動引擎的核輻射污染,植物王國整體有電離層保護。這些散發著光芒的神奇植物,是因為處于幼苗期時就捕捉到了游離在空氣中的電子,所以能發光,還是屬于U星的特異植物品種,生來就會發光?又或者,兩個原因兼具?”

    游走在奇妙的光幻世界,海歌百思不得其解。各種閃爍生輝的發光體無聲地合唱,似乎每一團光的點燃或熄滅都是按照藏于天地間的樂章進行,那種曲調的和諧感渾然天成,實在太引人入勝。

    不知不覺中,海歌竟偏離小徑,鉆進了濃密的樹叢。

    他一心欣賞這宏偉的地下奇景,以致疏于留意身周,直到左手邊忽然刮起一陣颶風,引發了不絕于耳的“嘩啦啦”的騷動。那是頭頂樹枝在瘋狂搖曳,肥碩的樹葉落下來打在身上,眨眼就把他給“活埋”了。樹葉越堆越重,他不及防備,眼前一下就黑了下來。

    但聽覺依然靈敏,他能聽見離自己不到十米的地方,有野獸在喘氣。喘聲如吼,說明那家伙一定巨大無比!

    等風吹過來,他聞到了濃重的腥臭味,于是也明白了,所謂的颶風應該是巨獸從鼻子里噴出來的氣……

    “糟糕,我怎么稀里糊涂就撞到了巨獸的爪下?”他驚恐地想,拿不定主意該拔腿就跑,還是這樣一聲不吭地呆著,借蓋在身上的樹葉做掩護。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