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最強非人類 > 《最強非人類》第一百零二章 初入天河
    “這就是天河大陸?”

    穿過虛空門,夏炎只感覺一晃,就來到了一個神秘世界。

    他出現在一片石林之中,正站在一座古老祭壇之上,四周立著九根破損的柱子,上面刻畫著密密麻麻的神秘符號。

    整個祭壇,高九尺,寬九尺,由五種不同性質的材料構造而成,散發著神秘的光芒。

    他抬頭望去,虛空上有兩顆碩大的太陽高高掛在天穹,一顆紫色,一顆金色,兩相呼應,散發著強烈的光芒和熱量。

    四周,荒涼的古林,一株株大樹參天,可惜已經枯萎,樹干巨大,足有數人才能合抱過來,上面盤繞著一條條粗若蟒蛇的枯萎老藤。

    一些老藤上面,還殘留著一些枯萎的花朵,灰白,死寂,充滿了詭異的死亡色彩。

    他深吸一口氣,只感覺一股壓抑的荒蕪之氣涌入口鼻,渾身壓抑,仿佛這里充斥著的都是荒蕪死氣。

    空氣中彌漫著一種濃郁的死亡氣息,荒蕪,死寂,沒有一點生機,只有灰白的荒涼世界。

    他一步一步走出這片神秘祭壇,驚駭發現,四周圍竟然鋪滿了各種各樣的可怕骸骨,巨型異獸,不知名的龐大兇獸骸骨。

    這是一個山谷,滿地尸骸,死氣森森繚繞,仿佛一個死亡禁地。

    從山谷出來,夏炎飛上了一座光禿禿的小山峰上,呆呆的眺望著這片陌生而恐怖的世界。

    嗚嗚...

    忽然一股危機感涌上心頭,夏炎立刻驚醒,幾乎本能的振翅一躍,飛離了這一座小山峰。

    轟隆!

    只聽一聲轟鳴,山崩地裂,煙塵滾滾激蕩。

    夏炎驚駭的回頭看去,頓時臉色大變,這才發現原本所在的小山峰,竟然被一只灰色巨手拍成了粉末。

    抬頭望去,一尊高達一千米的恐怖巨獸正收回手臂,剛剛就是它一巴掌拍碎了夏炎所在的山峰。

    煙塵中,那巨獸緩緩轉身,兩只眼睛宛若兩口血泉一般高掛,森森恐怖,透著一股暴戾,煞氣沖天。

    “這是什么?”夏炎驚悚,看著眼前這尊恐怖巨獸。

    從外表來看,好像是一只渾身灰白的巨猿,但身上長滿了一根根骨刺一般的鋒利灰毛。

    那腦袋光禿禿上,長著兩根骨質魔角,泛著驚人的魔光,渾身死氣環繞,兇威蓋世,一腳踏碎了山川大地。

    轟!

    它悍然一腳踩落,夏炎狼狽的振翅躲開,那里立刻被踩出一個巨坑,碎石混合著煙塵激蕩飛散。

    “嗷!”

    一聲咆哮,滾滾聲波吹飛了一株株枯萎樹木,手臂一揮,將大片枯萎的巨木連根拔起,兇悍的嚇人。

    夏炎驚駭,快速的躲閃,振翅飛上了千米高空,這才真正見識到了那尊千米高的恐怖巨獸的可怕。

    它轟隆的一掌拍下來,空氣都傳來一陣陣音爆云,宛若炸彈爆炸一般,強大的沖擊波化成的掌風將夏炎打進了前方荒蕪古林之中。

    咔嚓的一聲,一株空心大樹倒塌,化作無數碎屑紛飛,被夏炎直接撞了個四分五裂。

    他神情凝重無比,心里驚駭,剛剛這尊可怕巨猿的一掌,竟然隔空將他打下來,受了一點傷。

    若非他本身實力足夠強大,身體防御足夠,很可能剛剛一巴掌就直接被秒殺了,當真恐怖。

    “好強,最少八階巨獸,堪比真王,甚至更強。”

    夏炎凝重的看著那尊千米高的灰白巨猿,太恐怖了,沒想到剛剛來到神秘天河世界,就遭遇這樣的可怕巨獸。

    就他現在的戰斗力,雖然能夠對付4階乃至抗衡普通的5階異獸,但面對眼前這樣一尊恐怖巨獸,真的不夠看。

    “逃!”

    心里唯一的念頭就是逃,夏炎背后翅膀一震,整個人騰空飛起,爆發出最大的速度直接逃走。

    他不敢停留下來,那尊死亡巨猿太可怕,真正的兇威蓋世,最少是八階真王層次的巨獸,乃是天河大陸上面的兇獸。

    這可不是地球上剛剛變異的那些異獸,而是天河大陸的恐怖兇獸,兩者無法相提并論。

    轟!

    “嗷...”

    巨猿咆哮,大片枯寂山林被一股大風吹倒,一些枯萎的巨大樹木連根拔起,卷上高空,可怕的一幕讓人毛骨悚然。

    夏炎急速振翅飛上高空,躲過了一劫,看著那尊可怕巨猿沒有追上來,心里莫名的松了口氣。

    但是還沒等他輕松下來,只感覺頭頂一片烏云蓋頂,一大片黑影籠罩過來,遮天蔽日。

    “危險!”

    夏炎心神一顫,只感覺一股死亡危機彌漫心頭,靈魂都傳來一絲絲顫栗。

    呼!

    頭頂虛空劃過一道龐大黑影,遮天蔽日,滾滾黑云激蕩而來,一股滔天之氣席卷八方。

    “這...”夏炎瞳孔擴大,看到了極其驚悚的一幕。

    自己的頭頂千米高空上,竟然飛過一大片恐怖黑云,這不是他驚悚的一點,而是黑云里面隱藏著一只恐怖的魔禽。

    那只魔禽,通體長滿了骨質一般的羽毛,渾身散發著濃濃的死氣,宛若一只地獄使者一般。

    “啼!”

    一聲兇鳴,震得夏炎腦袋差點要炸裂,靈魂嗡嗡的顫抖著隨時崩潰,可怕的氣息籠罩下來。

    “逃!”

    來不及細想,夏炎內心自由一個念頭,那就是逃,逃離這個恐怖的地方。

    他振翅加速,一個服從從高空沖了下來,還好,那只可怕的魔禽似乎沒有注意他這個小小的螻蟻。

    仿佛不屑一顧,并沒有攻擊他,讓夏炎逃過一劫,或者,這只魔禽的目標不是他,而是另外一個。

    “吼!”

    巨猿兇吼,咆哮聲驚徹山林,沖下來的夏炎臉色驚駭,回身望去,就見巨猿揮動雙臂,轟隆的一躍而起。

    它竟然跳上高空,一拳打向了那只可怕的魔禽,兇威之盛駭人無比。

    咚!

    一拳之威,天塌地陷,虛空上爆出一大片血雨灑落下來,點點滴滴,泛著灰黑色的死氣。

    那是魔禽的血,被一拳打傷了。

    “啼!”

    魔禽兇厲,雖然被巨猿一拳打傷,渾身骨質羽毛脫落不少,一只翅膀竟然被打出一個窟窿,血水灑落天空。

    它兇戾一轉,卷著滾滾死氣黑云俯沖下來,兩只恐怖利爪狠狠抓向了那只可怕的巨猿。

    轟隆!

    巨猿身軀龐大,雖然一躍數千米高,但似乎不會飛,仿佛受到了某種神秘的壓制,無法飛行只能墜落下來。

    正是如此,巨猿墜落的一剎那,被魔禽狠狠抓在胸口,嘶啦的抓下了一大片血肉,骨骼都露了出來。

    “嗷!”

    兩只兇物在大戰,千米高的灰色巨猿,竟然被那只展翅兩千米的可怕魔禽硬生生擊穿了胸膛,開膛破肚,抓出它的一顆心臟。

    它死了,強悍的巨猿,竟然就這樣死掉了。

    這一幕讓夏炎手足冰涼,心里驚悚,靈魂里面都傳來一絲絲顫栗,簡直不可思議。

    “啼!”

    魔禽啼鳴,兇威赫赫,雙爪狠狠抓住了巨猿的尸體,直接振翅一躍,崩碎大地飛了起來。

    它帶著那一尊高達一千米的巨猿尸體飛走了,卷著滾滾死氣黑云消失在遠空,只留下這一片破碎的山林。

    夏炎只感覺手足冰涼,渾身冷汗淋漓,剛剛真的被震撼到了。

    “好恐怖的魔禽。”

    “這就是天河大陸?”

    這一刻,夏炎終于深深的意識到天河大陸的危險和恐怖,剛剛到來,就碰上這樣一場大戰。

    難道,在天河大陸上到處都是這樣可怕的巨獸?若是這樣,那他就真的危險了。

    因為夏炎感覺識海里融合靈魂的天晶令沉寂,竟然毫無動靜,甚至無法溝通,更不懂得如何返回地球。

    或許,跟那個神秘祭壇有關,夏炎心里暗暗記住了這個祭壇的所在區域,不得不轉身離開這。

    也就是說,他暫時回不去了。

    這讓夏炎感到了強烈的危機,怪不得,曾經許多城主都神秘失蹤,顯然是死在了這片神秘的天河大陸之上。

    “趕緊離開!”

    夏炎深吸一口氣,轉身一躍,振翅低空飛行,以最快速度逃離這里,尋找一個有生靈或者人類存在的地方。

    畢竟在這樣未知陌生的可怕環境里面,真的很不安全,特別是深山老林之中最容易遭遇兇悍巨獸。

    剛剛的灰色巨猿,還有那只恐怖的死亡魔禽就給他上了生動的一課,若是不小心,他可能會隕落在這里。

    夏炎可不想死,來這里是為了尋找機緣的,而不是來這里送死,盡管危險但小心翼翼一點應該沒事。

    嗖!

    一路疾飛了足足三個小時,荒蕪死寂的世界,山川高聳,卻沒有一點生機,仿佛就是一個死亡世界。

    而這一路上更是險象環生,遇到了不少可怕的兇物,其中有大山一般的巨龜,通體灰白,身上背著一座山一樣的龜殼,高達兩千米的身軀上面,竟然還有著一條瀑布,那場面真的震撼到了。

    還有一條恐怖骨蛇,身軀盤繞在一座數千米死寂高峰之上,吞吐死氣,遠遠望去就感覺一股死亡壓迫感。

    甚至有一次,夏炎碰上了一條通體烏黑的可怕毒蟲,生有千足,毒性猛烈,一口毒液能腐蝕任何東西,差點遭了秧。

    這是一個充滿死亡的危險世界。

    一個小時后,夏炎終于飛出了這片一望無垠的荒蕪古林,來到了一片荒原之上,整個人松了一口氣。

    “終于跑出來了。”

    看著身后連綿的荒蕪死寂的古林,夏炎有種劫后余生的心悸,一臉的慶幸,總算走出來了。

    他喘了口氣,平復了內心的緊張,總算能夠好好地打量著眼前的一切,入眼的是一片浩瀚無垠的荒蕪。

    荒涼,死寂,跟身后荒蕪古林一樣,充滿了死亡的蒼涼之氣,沒有任何的綠色生命氣息。

    轟隆...

    從遠方突然傳來一股驚天爆炸,荒原之上卷起一股沖天的沙塵,滾滾激蕩,形成一股沙塵暴,仿佛那里有強者在激戰。

    那可怕的氣息泄露出來,在這里都能清晰感受到濃濃的死亡威脅,讓夏炎都忍不住心寒。

    “趕緊走。”

    夏炎滿是凝重和警惕,立刻掉頭,朝著另外一邊荒蕪大地飛躍而去,不敢靠近那股可怕的氣息所在。

    然則,那一股可怕的沙塵暴隆隆震天,透著一股毀天滅地之勢滾滾襲來。

    “該死...”

    看到這一幕,夏炎忍不住低罵一聲,顧不得許多,翅膀一震,整個人化作一道光沖了出去。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