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劍從天上來 > 《劍從天上來》第73章 仙音
    看著這巍然巨峰,宋云歌感慨嘆息:“好高的山!”

    他前世見過珠穆朗瑪峰,也不如此山之高,半截山腰被云層遮住,無法得見真容。

    如此高峰竟然無雪,入眼所見只有光禿禿的紫色石頭。

    一株野草也無,好像純粹由紫石堆壘。

    他們還沒靠近,已然感覺到心頭沉急甸甸的,呼吸不暢。

    卓小婉道:“師兄,你出來之后,先等等我,一起回去!”

    宋云歌似笑非笑:“師妹你這是要送佛送到西,了結咱們的人情啊。”

    卓小婉輕輕點頭。

    “好,依你。”宋云歌嘆一口氣,心下惆悵。

    他發現自己靈覺格外的敏銳,這便是萬魂煉神符的妙用,已然能趨吉避兇。

    所以避開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險,可卻絲毫沒有興奮之感,卓小婉就像化不開的冰山。

    兩人一路走來,她只是沉默的施展輕功疾行。

    宋云歌投其所好,與她談論武學,她仍無動于衷,顯然是特意如此,故意冷淡自己。

    既與自己一起來殞神山,又保持冷淡,這顯然是為了還人情。

    看來自己還沒入她的眼,無法動其芳心。

    “進山吧。”卓小婉道。

    宋云歌道:“師妹你先進去,你要呆得更久。”

    “……也好。”卓小婉輕頜首。

    她胸口忽然泛起一道綠光,綠光擴散開來,籠罩她周身,她身形陡然加快,化為一道綠光射進巍然巨峰。

    宋云歌看她離開,莫名的惆悵,卻沒急著往里沖,而是伸手入懷,取出了那兩盒胭脂。

    這兩盒胭脂必有古怪。

    倆胭脂盒都是方形小盒,他一手拿一個,掌心輕輕一吐勁,盒子碎裂,胭脂簌簌灑落。

    宋云歌露出笑容。

    左手出現一顆黑色珠子,如一顆眼珠,黑中有一團白,好像瞳孔。

    宋云歌忍不住想放聲長笑。

    難道自己的運氣如此之好?是氣運之子?

    旁人一直在苦苦追尋而不得的大天魔珠被自己無意之中找到了?

    他把玩著這顆珠子,觸手溫潤,好像玉質,不由的運功進去。

    元力注入,毫無反應,內里朦朧一片,無法被元力所探知。

    他精神不由一振。

    如果是玉,元氣一入,自然的探明了內里,每一點瑕疵都查得清清楚楚。

    元氣無法探查這個玉珠,更表明它的不同尋常。

    他深吸一口氣,慢慢壓下興奮,強迫自己質問懷疑。

    這是不是假的?

    至于為何有這般懷疑,是因為當初便生出這份心思,要造幾個假的大天魔珠。

    只要得到真的大天魔珠,便可以造出幾個假的,以假亂真,必能攪得魔門六道血雨腥風。

    中土武林各宗,除了六大宗,可能對這大天魔珠都沒什么興趣,可對于魔門六道來說,卻是重要無比。

    因為據說得大天魔珠者,能夠一統六道,成為真正的六道之主。

    魔門再精明,遇上這種寶物也無法自持,一定會追奪慘烈,廝殺不絕。

    最終必然元氣大傷。

    這一計不可謂不狠毒,但天岳山與魔門的血海深仇可不少,他絕不會手軟。

    他仔細搜索李青池的記憶,還有周玄機的記憶,最終搖搖頭。

    他們都沒見過大天魔珠,僅知其存在,不知其真正模樣。

    只是據說,大天魔珠只有魔門中人能夠得到。

    至于外人為何無法得到,宋云歌猜測是需要魔息的催動,才能真正化為己用。

    他用望氣術,此珠毫無反應,好像尋常玉珠無異,試著用大魔天祭元術的氣息,也是毫無反應。

    甚至催動萬魂煉神符,也是毫無動靜。

    看上去它普普通通,可就是元氣無法窺探。

    他閉上眼睛,開始摒棄一切的喜怒哀樂,一切的雜念,心意純粹,捕捉冥冥中一絲直覺。

    半晌過后,他睜開眼睛,目光復雜。

    直覺這一次也失去了效用,竟然無法判定它到底是真是假。

    宋云歌搖搖頭,將這珠子收入懷里,然后緩緩往殞神山走去。

    越走越覺得吃力。

    好像這座山壓到了自己身上,呼吸不暢,心跳緩慢而至停止,軟綿綿使不出力來。

    心跳讓自己軟弱無力,龐大的壓力卻越來越強,幾乎要把他壓跨。

    這個時候,胸口的玉牌忽然一熱,淡淡綠光一下擴散籠罩自己,周身倏的一輕。

    宛如羽毛般飄掠出去,眼前景物以驚人的速度后退,他眨眼間落到殞神山上。

    宋云歌瞪大眼睛好好打量殞神山,生起見面不如聞名之感,有些失望。

    不是自己想象的鳥語花香,繁花似錦,樹木郁郁,反而是濯濯童山,寸草不生,生機全無。

    這里好像是一處沒有生機的世界,無形的力量在盤旋,天空隱約飄蕩著奇異聲音。

    飄渺悠遠仿佛自天邊傳來,又似地底響起,悠揚悅耳,讓人迷醉。

    奇異聲音一起,巨峰輕輕顫動,與這聲音相合,他也不由自主的顫動起來。

    聲音仿佛傳進了身體內部,血肉與骨骼甚至骨髓都在跟著顫動。

    麻酥酥的感覺升起,開始是舒服,到了后來則是奇癢無比,如萬蟻噬骨。

    他恨不得把自己的骨頭扒出來狠狠撓一撓。

    他已然不知不覺的躺在地上打滾,雙手死死攥著,青筋賁起如游蛇。

    如果不是拼命攥住自己雙手,恐怕這會兒已經把自己撓碎,殺死了自己。

    他忍不住苦笑。

    難道這便是仙音滌體。

    說得這般好聽,還以為如何的美妙。

    其實卻是如此的痛苦與折磨是。

    自己精神強大,所以能硬生生的克制住,換了一個人過來,恐怕這會兒已經成了血葫蘆。

    他忽然“嗤”的一下劃傷自己胳膊,要試驗一下這殞神山會不會修復,甚至會不會有格外的好處。

    半晌過后,仙音消失,殞神山停止顫動。

    他胳膊上的傷口猶在,沒有任何的異樣與修復之舉,讓他頗為失望。

    但片刻后又露出笑容。

    身體這會兒輕盈了一分,就像服用一次明寒果與大紫陽丹。

    現在看來,即使如此痛苦,收獲卻足夠巨大,稱之為仙音滌體也不為過。

    就是不知道這仙音多久一次。

    他這念頭剛起,奇異聲音再次響起,然后山峰再次顫動,他身體也跟著顫動。

    這一次的顫動更厲害,更持久,他幾乎要忍不住時才停下來。

    身體再次輕盈一分。

    他大喜過望,如此下去,身體的提高將是可怕的。

    但隨后的幾次仙音,讓他明白,身體的提升還是有極限的。

    一次又一次的仙音出現,他身體已然不再感受到輕盈。

    他隱約明白,這是提升到圓滿之境。

    想要繼續提升,那就要提升境界,跨過劍尊到達劍圣,身體才會繼續提升。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