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崛起1892 > 《崛起1892》完本感言
    光緒皇帝聽了慈禧太后的話久久無語,然后才對著慈禧問道:“親爸爸,那就是和日本和談之后,依照林大鑫定北軍的實力,不是還一樣可以造反嗎?”

    慈禧太后說道:“北京城傳來消息,林大鑫派兵追日軍南路軍的時候,已經把吉林省和黑龍江省都給占了,然后上折子讓朝廷把他的奉天總督,改為東北三省總督,總管奉天、吉林和黑龍江三省的軍務和民生!哀家準備答應他,冊封林大鑫為東北三省總督,先穩住這個林大鑫。至于林大鑫會不會造反,只能靠祖宗保佑了!”

    在北京城的恭親王奕欣和李鴻章,雖然沒有把林大鑫上奏折的消息告訴慈禧,但是慈禧太后在北京城內可以說遍布眼線,林大鑫的電報折子剛到北京,就有人給在在直隸省邢臺城的慈禧太后發密電報告了此事。

    光緒皇帝一聽林大鑫如此膽大妄為,竟然敢向朝廷直接索要東北三省總督之位,頓時怒聲道:“真是豈有此理!親爸爸,林大鑫等于把咱們大清的龍興之地都給占領了!”

    慈禧太后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隨后說道:“攘外必先安內!所以哀家就是明知道日本已經堅持不下去,也給恭親王和李鴻章發了電報,讓他們和日本議和!不然時間拖久了,林大鑫要是以打日本人為理由,出兵關內,就糟糕了!”

    光緒皇帝恭聲說道:“親爸爸英明!”

    慈禧繼續說道:“哀家是看明白了,沒有一支強軍,我們大清朝不要說什么抵抗外寇,連國內都已經快要鎮不住了!這次回到北京城,皇上你馬上在朝堂上商量編練咱們大清的新軍,一支掌握在朝廷手中的新軍!”

    其實慈禧太后是杞人憂天了,林大鑫現在真的沒有推翻滿清朝廷的想法。

    雖然林大鑫有了一支可以打下北京城的定北軍,但是打江山容易,坐江山就難了!林大鑫的手下幾乎都是軍人,推翻了滿清朝廷,林大鑫手下連治理這個國家的人都沒有,還得用原來滿清的官員治理國家,就滿清這些九層都是**無能的貪官污吏,不是等于換湯不換藥嗎?

    而且現在的大清朝沒有經過歷史上甲午戰爭的慘敗,大清朝在老百姓心中還有一些影響,終究是一個已經延續了近300年的王朝。

    所以林大鑫還真沒有馬上推翻滿清朝廷的想法,他接到了朝廷和日本人簽訂的“清日停戰條約”后,把心思放到了被滿清朝廷放棄的朝鮮身上。

    在盛京的林大鑫命令定北軍第八師繼續駐扎在盛京,然后帶著定北軍第九師和第十師順著本溪至鳳城一線,趕赴鴨綠江。同時命令在旅順基地的幾艘小型炮艇,也馬上開赴鴨綠江。另外林大鑫還給第二艦隊的姜輝發了一份密令。

    6月10日,“清日停戰條約”簽訂的4天后,林大鑫帶著定北軍第九師和第十師趕到鴨綠江北岸,匯合了張大熊的第六師。

    張大熊見到林大鑫后,敬禮問道:“校長!這時候您帶著第九師和第十師過來,莫非是要打過鴨綠江,向朝鮮進攻?”

    林大鑫點頭說道:“你小子說對了,我就是要進攻朝鮮,把朝鮮的日軍趕到海里去!”

    張大熊疑惑的問道:“校長,朝廷不是已經和日本議和了嗎?我們定北軍打過鴨綠江,朝廷那里怎么交代?”

    林大鑫大手一揮:“朝廷的事情我來解決,現在鴨綠江對面的情況怎么樣?”

    張大熊聽林大鑫如此一說,就不再考慮什么朝廷了,反正一切事情都由校長兜著,馬上回答道:“校長,我們對面應該有日軍第六師團的一個旅團,我們當時攻擊這里的時候,這個旅團的日軍主動退到了鴨綠江南岸,沒有和我們第六師交火。”

    林大鑫接著問道:“海軍的炮艇到了沒有?”

    張大熊點頭說道:“海軍派來的6艘小炮艇昨天就到了!”

    林大鑫大聲說道:“好!傳我命令定北軍向鴨綠江南岸的日軍發動進攻!打過鴨綠江,把日本人趕下海!”

    10日下午1點,在定北軍的炮火下,和6艘海軍小炮艇的掩護下,3個師的定北軍突然向鴨綠江南岸的日軍發起了進攻!

    面對3個定北軍整編師沒有預兆的進攻,就是擁有8個滿編師團的原來的南路軍,也不敢說能抵擋的住,不要說守衛鴨綠江南岸的日軍,才是第六師團的一個旅團。

    鴨綠江南岸的日軍根本抵擋不住定北軍潮水一樣的進攻,沒有用上半個小時,整個日軍的鴨綠江防線就被攻破,而且定北軍的時間大都浪費在渡過鴨綠江上面。鴨綠江南岸的日軍潰兵,狼狽的丟棄了所有鴨綠江南岸的陣地,向旅團部的所在地新義州潰逃。

    新義州內的旅團長柏原寬桐,剛剛接到定北軍攻擊鴨綠江南岸的消息,守衛江邊的潰兵就逃到了新義州,柏原寬桐驚恐的喊道:“快給平壤的酒井師團長送信,定北軍過了鴨綠江!”

    在新義州并沒有發報的電臺,柏原寬桐只好派出騎兵快馬向平壤城報告,然后柏原寬桐組織旅團剩下的日軍,利用新義州的城墻抵抗定北軍。

    定北軍攻到新義州后,發現日軍利用城墻頑抗,馬上把師屬重炮團運過了鴨綠江,拉倒了新義州城下,用105毫米榴彈炮對著新義州的城墻和城門就是一頓炮火。

    火炮過后,新義州的城墻倒塌了好幾處,城門也被炸開了,定北軍的官兵從城墻缺口和炸開的城門沖進了新義州,旅團長柏原寬桐看到新義州城被攻破了,馬上驚恐的喊道:“快!全軍向后轉進!”

    然后旅團長柏原寬桐就帶著不到1500名日軍從新義州的南門逃走,不顧一切的往平壤方向逃竄。

    定北軍占領新義州后,林大鑫留下第十師一個團守衛新義州,帶著3個師沿著日軍逃跑的方向繼續向朝鮮縱深前進。

    在平壤城的第六師團師團長酒井奉仁正在自己的指揮部內吃晚飯,突然有一名日軍少佐驚慌的跑了進來大聲喊道:“師團長不好了!定北軍向我們進攻了!已經突破鴨綠江防線,這個時候可能新義州都丟了!”

    “什么?定北軍過鴨綠江了?不可能!大清已經和我們簽訂了停戰條約!朝鮮已經歸屬于我們大日本了!定北軍怎么可能進攻我們?確定了嗎?”酒井奉仁驚訝萬分的急聲問道。

    日軍少佐回答道:“柏原寬桐旅團長派來的信使已經到了平壤!”

    第六師團師團長酒井奉仁“嘩啦——”一下子把一桌子的飯菜推到了,撒了一地。酒井奉仁急聲說道:“馬上給日本大本營發報!定北軍向朝鮮進攻了!”

    然后酒井奉仁考慮了一下嘆了口氣說道:“朝鮮只有我們第六師團,根本抵抗不住強大的定北軍,請大本營給我們第六師團指導!”

    然后在平壤城的第六師團士兵,開始在師團長酒井奉仁的帶領下,建立陣地準備在平壤城抵抗定北軍。

    但是整個第六師團守衛一個朝鮮,使得兵力非常分散,在鴨綠江沿岸有第六師團的一個旅團6000余人,在漢城附近還有第六師團的1個聯隊3000余人,還有1個聯隊分散守衛朝鮮一些重要的城鎮。

    整個平壤城就只有師團部、騎兵大隊、炮兵聯隊和工兵大隊近8000人,面對強大的可以擊敗8個日軍師團的定北軍,酒井奉仁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日本大本營接到第六師團師團長酒井奉仁的電報同樣大吃一驚,不是已經停戰了嗎?而且朝鮮已經歸屬了日本,定北軍怎么還攻擊呢?

    明治天皇怒氣沖天的喊道:“這是怎么回事?伊藤首相馬上向大清抗議!讓定北軍必須立刻停止攻擊朝鮮,退回鴨綠江北岸!”

    日本首相伊藤博文急忙說道:“我馬上就向大清提出抗議!另外我也馬上向英國、法國、德國、美國和俄國報告此事!讓5個條約見證國來主持公道!”

    明治天皇點頭說道:“對!停戰條約是在5國的見證下簽訂的,馬上讓5國出來主持公道!”

    新義州的日軍敗兵逃到朝鮮重鎮新安州后,匯合了新安州的一個日軍大隊,主動放棄了新安州,繼續往平壤方向逃跑,定北軍隨即占領朝鮮重鎮新安州。

    林大鑫讓第十師在新安州又留下一個團,然后大軍繼續向平壤方向追擊日軍。

    旅團長柏原寬桐帶著2000多名日軍一路晝夜狂奔,第二天一早逃進了平壤城,旅團長柏原寬桐見到師團長酒井奉仁后哭喪的說道:“師團長,定北軍幾萬精銳大軍突然渡過鴨綠江,我們旅團根本抵擋不住!屬下只好帶著幸存的士兵向平壤城轉進了!屬下丟失鴨綠江防線和新義州,請師團長治罪!”

    第六師團師團長酒井奉仁苦笑了一下:“柏原君,定北軍的強大是用幾十萬大日本士兵的生命印證過的!你們一個旅團能在幾萬定北軍的攻擊下,還跑出來幾千人,已經是不容易了!現在的問題是定北軍正向我們平壤城而來,而我們在平壤城內,加上你柏原君帶來的人,也不過1萬多人,我根本沒有信心能守住平壤城!”

    旅團長柏原寬桐咔吧了一下小眼睛,低聲說道:“師團長有句話屬下不知道當說不當說!”

    酒井奉仁說道:“柏原君,依照我們的關系有什么不能說的!你說!”

    柏原寬桐說道:“師團長,既然我們平壤城根本抵擋不住定北軍的攻進,不如我們師團撤離平壤城,減少帝國士兵的損失。然后我們師團就一路向南撤退,如果定北軍繼續追擊我們,我們就一直退到釜山,乘坐運輸船離開朝鮮,回到日本!”

    酒井奉仁皺眉說道:“可是我們這么逃走了,讓朝鮮落入定北軍手中,我們師團回到日本,大本營會放過我嗎?”

    柏原寬桐又說道:“現在我們最早的7個常備師團,除了一直在本土的近衛師團和第五師團,就是我們第六師團還保持著強大的戰斗力,如果我們一個常備師團白白損失在朝鮮,才是對大日本陸軍的不負責任,相信大本營會明白我們的苦心的!”

    酒井奉仁勉強點了點頭說道:“好吧!傳本師團長的命令,在平壤城的所有第六師團士兵,馬上向朝鮮漢城方向轉進!”

19歲女子直播平臺直播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