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三國之召喚猛將 > 《三國之召喚猛將》一千一百四十七 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二月的雍涼,寒風依舊刺骨。

    星垂野闊,西風朔號,不時夾雜著砂礫拍打在臉頰上,讓人感到火辣辣的疼痛,稍不留神就會被風沙瞇了眼睛。

    從狄道突圍之后,一行三百余騎快馬加鞭,狂奔了半夜,直到確定追兵被遠遠甩開之后,這才猶如驚弓之鳥般下令喘口氣填飽肚子。

    雍涼地處西北,氣候干旱,好不容易找了一條接近干涸的小河流,放了戰馬一窩蜂的去河邊飲水。又砍了許多樹木點燃照明,讓戰馬在河邊吃一些枯萎的雜草充饑。漢軍隨時都有可能追上來,容不得在此處久留,人吃飽馬喝足之后還得繼續逃命。

    馬可以吃枯草喝溪水,但人卻必須靠食物充饑。趙匡胤從幾百匹戰馬中挑選了幾匹負傷的戰馬,讓士卒們宰殺了,就地支起大鍋煮肉。雖然馬肉干澀生硬,但總比餓著肚子逃命好上許多,還要什么美味佳肴?

    派了數十騎在西面巡邏,趙匡胤這才放心的讓士兵們生火煮肉。

    一堆堆篝火生起,松樹枝發出噼里啪啦的燒裂聲音,將士們一撮撮的圍著火焰,在等待大快朵頤的同時,一邊烤火御寒。

    半個時辰之后,肉香的味道就開始彌漫,平日里苦澀生硬的馬肉此刻竟然也散發出了誘人的味道,讓這些饑腸轆轆的士兵下意識的舔著嘴唇,肚子鬧得更兇了。

    趙匡胤抬頭仰望星辰,唏噓不已:“我雖有王霸之志,奈何天命不在我,徒喚奈何?”

    常遇春卻一臉憎惡之色,用冰冷的目光盯著趙匡胤,冷聲問道:“姓趙的,別在這里怨天尤人了,我問你下一步打算何去何從?”

    俗話說貧賤夫妻百事哀,現在的趙匡胤與常遇春就像一對落難夫妻,日子好過的時候還能湊活著過,等到諸事不順的時候以前的恩怨,陳年爛谷子的事情便全部浮上了心頭。

    常遇春看著趙匡胤不順眼,趙匡胤又何嘗看著常遇春順眼?此刻聽了常遇春的詢問,裝作沒聽見,朝身邊的士兵吩咐一聲:“把我馬鞍上掛著的牛角壺拿來,在這落難之際,唯有借酒澆愁!”

    “諾!”

    士兵答應一聲,迅速的跑步來到趙匡胤的驊騮馬面前,麻利的解下了懸掛在馬鞍上的酒壺。

    易名為吳三國的齊國遠正躲在離趙匡胤不遠的地方吧唧嘴,一雙賊眼不停的盯著趙匡胤和常遇春:“奶奶滴,自從做了劉趙聯軍的俘虜之后就一直沒有找到逃走的機會。現在趙匡胤已經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這次齊爺我一定找個機會開溜,臨走之前還得把我的驊騮馬順走啊,豈能便宜了趙匡胤這小兒?”

    去年齊國遠不遵軍令,強行命令傘兵逆風起飛,造成了重大傷亡,被文鴦彈劾,惹得劉辯勃然大怒,下令把齊國遠梟首示眾。

    怕死的齊國遠被嚇得魂飛魄散,情急之下拿出一對紙糊的大錘震懾漢營,搶了徐晃的坐騎落荒而逃。只是齊國遠不知道的是,自己前腳剛剛出門,宇文成都就去天子那里求情,赦免了他的死罪。可憐齊國遠到現在還被蒙在鼓里,見了漢軍猶如老鼠見了貓一般不敢照面!

    離開漢營之后,齊國遠本來打算前往雍涼地區游俠,過一天算一天,但要離開成都必須穿過蜀軍把守的雒縣。恰好半路上撞見龐統,見齊國遠生的魁梧雄壯,便加以招募。齊國遠為了穿過雒縣,便虛與委蛇,跟著龐統進了雒縣,伺機逃離。

    誰知齊國遠前腳剛進雒縣,就遇上了吳三桂因為劉備把李師師許配給張清而沖冠一怒為紅顏,主動獻關投降了趙匡胤、劉裕,使得劉趙聯軍兵不血刃的拿下了雒縣。

    齊國遠躲在龐宅,本想伺機逃命,卻看到吳三桂意圖玷污龐娟,想起龐氏兄妹待自己還算不薄,齊國遠手持一對紙錘唬住了吳三桂,與龐娟齊心合力殺死了吳三桂。

    齊國遠意圖出關遁走雍涼,因此找借口讓龐娟先行逃命,自己在后面換上了吳三桂的甲胄,準備趁亂開溜,只是還沒出門就被常遇春率大軍堵在了龐宅之中。

    無奈之下,齊國遠靈機一動,自稱吳三桂的哥哥“吳三國”,一頓嚎啕大哭騙過了常遇春,從那以后就在常遇春麾下效力,而且還頗受常遇春信任,慢慢的被擢升到了軍候的職位,只是一直沒有找到開溜的機會。

    雒縣城破之后,齊國遠拴在龐宅馬廄里面的驊騮戰馬格外引人注目,被趙匡胤的親兵牽去邀功請賞。齊國遠恨得牙齒癢癢,卻也只能好漢打掉牙和血吞,在劉趙聯軍中隱姓埋名,默不作聲。

    過了沒幾天,被齊國遠用紙錘戲耍,并且搶走了坐騎一字板肋癩麒麟的大仇人阮翁仲忽然從遙遠的貴霜跑到了巴蜀,只把齊國遠嚇得魂飛魄散,心驚肉跳,趕緊夾著尾巴做人,生怕被阮翁仲認了出來。

    阮翁仲因為勇猛過人,又是貴霜派來的使者,成為了趙匡胤的座上賓;而齊國遠只是一個無名小卒,底層軍官,又刻意躲避,因此大半年的時間下來倒是一直平安無事。直到今天趙匡胤窮途末路,齊國遠總算找到了逃命的機會。

    就在齊國遠悄悄盤算之際,士卒已經把趙匡胤的牛角酒壺呈了上去:“主公,你的酒!”

    趙匡胤還沒有伸手去接,就被常遇春一巴掌擊落在地:“我呸,他算個屁主公!當年只是我手下的一個偏將,現在窮途末路了,還敢在我面前擺架子?”

    “我算個屁?”趙匡胤冷哼一聲,“我好歹也是洛陽朝廷冊封的宋王,我要是算個屁,你連個屁也不算!”

    常遇春勃然大怒,惡狠狠的道:“要不是你策劃了一出黃袍加身的陰謀詭計,逼的我在劉辯手下待不下去了,我也不至于淪落到這般落魄的地步?”

    附近的幾個將校參軍急忙上前勸阻:“主公、常將軍請暫息雷霆之怒,現在大家已經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應該同舟共濟,齊心協力,互相埋怨只能背心離德!”

    趙匡胤的城府畢竟不是常遇春這種武夫可比,聽了部下的勸解,決定退讓一步。親自起身撿回牛角酒壺,拿了兩個酒觥,吩咐士兵們搬過來兩塊石頭當做凳子,準備和常遇春“一杯泯恩仇”。

    “常兄啊,事到如今咱們誰也不要埋怨誰,應該同心同德,將來才能東山再起。”趙匡胤給常遇春斟滿酒觥遞了過去,“在逃命的途中,有酒有肉,豈不也是一件快事?”

    常遇春心中煩躁,接過趙匡胤的酒觥一飲而盡,也不答話。

    趙匡胤親自動手,端著大碗挑了幾塊煮熟的馬肉,遞給了常遇春一碗,自己留著一碗,一邊吃一邊念叨:“突圍的時候與則平他們失散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巨無霸、阮翁仲在一塊?否則他一個文弱參軍,只怕不是被漢軍抓了就是死在亂軍之中了。”

    常遇春舉起酒觥又是一飲而盡,冷聲道:“我現在不關心趙普的死活,只想問你打算何去何從?”

    趙匡胤轉動著手里的酒觥,抿了一口:“呼延贊的兵馬已經全軍覆沒,天水城內只剩下寥寥無幾的士卒,面對著十幾萬漢軍,只怕連一個時辰也守不住。雍涼是待不下去了,只能去投靠其他勢力!”

    “你打算去投奔誰?”常遇春的雙手不動聲色的落在了屁股底下坐著的石頭上,看似無意實則有心。

    趙匡胤掏出手帕擦拭了下嘴角的油漬,肅聲道:“現在劉辯一家獨大,早已不是當初群雄爭霸的局面。除了曹操之外,我們別無選擇,我想常兄一定不愿意去投靠李世民或者項羽這些異族吧?”

    “為何不去洛陽投靠西漢?”常遇春面無表情,唯有目光中的殺氣在加重,“雖然劉辯一直拿著我們當叛徒,可我等尊洛陽朝廷為帝,有朝廷的文書、印綬,誰也不能拿著我們當反賊。可如果我等去投奔了曹操,那可就是真真切切的反賊了!”

    “哈哈……”趙匡胤搖頭大笑,“常兄,恕我說句不客氣的話,你現在還糾結是不是反賊,實在是愚蠢至極。是反賊又如何,不是反賊又如何?在這亂世中活下去才是王道,只有保住自己的性命,將來才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你可以背負反賊的罵名,但我常遇春卻不行!”

    常遇春忽然暴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舉起坐在身下的石頭,惡狠狠的奔著趙匡胤的腦門砸了下去。

    “你敢……”

    趙匡胤左手端著酒杯,右手掐著煮熟的馬肉,嘴里還在咀嚼,突然看到常遇春暴起行兇,不由得大驚失色,嘴里含糊不清的吐出了兩個字,就被常遇春手中的巖石擊中了腦門。

    “噗通”一聲,趙匡胤額頭血漬汩汩流出,整個人登時癱軟在地,四肢不停的抽搐,眼見只有出的氣再也沒有進的氣,哼哼唧唧的呻/吟了幾聲,趴在地上再也不能動彈。(未完待續。)
蓝月亮免费资科期期公开